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流年 > 正文 第14节
    “他在医院里,哮喘发作。”

    周习凤抓住陈拓的衣角,好不容易维持住的神态瞬间分崩离析,她咬着牙控诉,“殊还在医院里,你就迫不及待带女人回来过夜?”

    陈拓冷笑,“那又怎样?”

    周习凤终于崩溃,“陈拓,你还是不是人?你亲生儿子躺在医院里,你还有心情寻花问柳?”

    陈拓厌恶地拨开周习凤的手,那感觉就像是赶走一只让人作呕的苍蝇,他的声音冰冷彻骨,七月的天气,却让人仿佛坠入寒冷的冬天。

    “亲生儿子?好一个亲生儿子。我没想到我陈拓,从二十岁重回陈家就发誓绝不让人负我的陈拓,竟然会有一天,不是落在陈家人手里,不是折在对头手里,而是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周习凤跌在台阶上,脸色从惊讶到衰败,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她讲不出一句话,从头到尾只是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那还是一九九三年,周习凤刚刚大学毕业,留着时下最流行的童花头,薄薄的刘海,圆圆的脸蛋,一笑就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因为成绩优异,她一毕业就被包分配去了宁海厂,岗位是厂长助理。

    她睡在四人一间的宿舍里,宿舍终年不见阳光,衣服晒在走廊尽头的长绳上,时常因为阴雨季节而泛着湿气,她穿了几个月那种衣服,很便发了荨麻疹。

    宁海厂的厂长便是在那个节骨眼上趁虚而入,他许了她一个美好未来,他说会娶她,会带她住大房子,让她衣食无忧。

    周习凤是真的天真,她心甘情愿付出自己,最后却发现,那个厂长,连帮她换个宿舍的诚意都没有付诸实现,她心灰意冷,好在很就遇见了陈拓。

    陈拓把她安置在“桂阁小区”,替她辞了工作,每个月定时将一万块打到她的账户上,她从来没有对这一切感到过难堪或是愧疚,她安慰自己,女人生来就该被男人宠爱,她不想出卖劳力不想看人脸色不想同三个车间女工挤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阴暗宿舍里,她难道错了吗?

    她确实有过一段好时光,每天出去逛街、洗头、然后做脸吃大餐,之后回家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穿上各种性。感睡衣躺在床上等待陈拓,他来或是不来,她都不会提前知道,她唯一需要做得就是躺在那里,偶尔也会看看电视,排解排解寂寞。

    直到有一天,她偷偷跑去厂区,在那里看见杨宝莲,烫着大波浪,涂着血红的口红,迎风招展。

    她站在陈拓的车边,微微俯下腰,露出一大半的乳。沟,对着车里的陈拓,不知在说些什么。

    周习凤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后来她也曾经回想过,如果能晚几年遭遇这种事,她会不会成熟点,会不会不那么幼稚,最起码,不会在大闹一场之后因为陈拓的那句“请你滚蛋”而发疯打电话给宁海厂厂长,并在那之后,同他保持了将近五个月的肉。体关系。

    后来知道自己怀孕,她也心存过侥幸,她算过日子,受孕的前后几天,她同陈拓和厂长都上过床,所以她不能确定孩子究竟是谁的。

    她想自己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坏,后来随着孩子的出生,一天天长大,她竟然渐渐忘记了这件事,直到今天,她终于知道报应不爽,种下过什么因,终会得到什么果。

    她脸色惨白,嘴唇失去血色,那副孱弱的样子,终于激怒了陈拓,他在她眼前蹲下身子,伸出铁钳一样的右手,捏住她的下巴。

    “周习凤,玩弄别人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周习凤神情呆滞,泪水涟涟,篱笆墙上的喇叭花和月季花,甚至还在散发着清香,她笑起来,那对酒窝,还是跟从前一样漂亮,夜空明亮,繁星如许,四周安安静静,可她周习凤的人生,却停止在了今天。

    她从陈拓的桎梏脱身出来,她想,她总得保有一点最后的尊严,她挺着背脊,慢慢往外走,经过那辆已经熄了车前灯的小汽车,里面的女孩,有些面熟,一双眼睛,默默地注视她。

    她竟然还有心情同她点头,她想,一切都结束了,从今天开始,她只和她的孩子相依为命,往事随风,就让这一切狗娘养的都随风吧。

    第31章 岁月里的留沙(六)

    杨妮儿陪着陈拓, 在小别墅外坐到天亮,七月份的天气,天亮得早, 六点刚过, 阳光就开始晃眼, 杨妮儿靠着篱笆栏睡了会儿,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小别墅一楼的客厅沙发上。

    她四下里打量了下这栋小楼, 她第一次进来, 因着陈拓办公室的简陋,所以对陈拓住宿的地方充满了好。

    小楼内部的装修极其考究,地板是亚麻色的, 不仅散发着木头清香, 还留着木头原纹,各式家具都看得出做旧的痕迹,客厅的沙发款式国内很少见, 是一个类似于字母“L”的形状, 座位极低,几乎接近地面。

    整个一楼几乎都是相通的,客厅极大,纵横最深处连接着餐厅,餐厅延续了客厅的风格,宽敞,简易, 风格低调却不失格调。

    餐厅上方倒悬着一排酒架, 上面同样倒悬了几只高脚玻璃杯,餐厅南北侧的墙面上,装了两盏吊灯, 是世纪欧洲的仿古风,暗哑的金属色,圆筒形的灯罩,虽然已是早上,但却还开着,灯光被早晨的阳光稀释,只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晕。

    陈拓正坐在餐桌后面,手里把玩着半杯红酒,他隐在阴影里,看不清神色。

    杨妮儿揉着头,站在客厅正当,她茫然四下环顾,很就看见餐桌后面的陈拓。

    陈拓伸出右手,在自己身边的位置上拍了拍,示意她过去,杨妮儿很乖,她低着头,如他所愿,走到他身边,坐在那个没有靠背,同地板一样颜色的凳子上。

    “昨天晚上,你都听见了?”

    杨妮儿点了点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把头转向同陈拓相反的方向,那里,有一扇窗,同样是和地板一样的材质,亚麻灰的颜色,浅浅的窗格,将整面玻璃窗格成小小的方格。

    玻璃窗是开着的,早晨凉爽的风从屋外吹进来,篱笆上的牵牛花和月季花比前一天更加娇艳和含苞欲放。

    陈拓伸出手,按在杨妮儿的脑袋上,用了几成力气,将她的视线掰回来,他看着她,那双深沉如海的眼眸里,落了些许失意。

    “你就不打算安慰安慰我吗?”

    杨妮儿淡淡地笑了笑,她初毕业,一贫如洗,二十五岁了却一事无成,她没有能力安慰别人。

    陈拓俯下身,杨妮儿眼睁睁看着那张清瘦的脸慢慢靠近,但他只是碰了碰她的嘴唇,很就离开。

    身子却保持着接吻时的姿势,他用眼神示意她,让她主动些。

    杨妮儿伸出双臂,环住陈拓的脖颈,她闭上眼,给自己打气,最后却还是颓然放开手,“我不会。”

    陈拓笑起来,微微弯起的唇角泄露他此时的高兴,他单手揽住杨妮儿的腰,将她整个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

    “其实我也没那么难受,我本来就不喜欢小孩子,也没在殊身上放多少感情。”

    杨妮儿并不意外,却对此时的亲昵有些排斥,她用一只手的手肘顶住陈拓的胸膛,却换来他更加蛮横的压制。

    “我活得很累,你也瞧见了,我那个鬼一样的办公室,处处简陋,其实我随便拿点钱出来就能让自己过得舒舒服服,可惜我和陈建民,大家都在演戏,观众只有一个,就是陈高鹏。”

    杨妮儿不知该说什么,可陈拓的眼神紧逼,似乎在等待她说些什么。

    她羸弱地动了动嘴唇,还没发出声音,就被另一双温暖的双唇覆盖,他吸吮她,深入她,她被动的感受和反应,忘记了反抗和时间,他们湿漉漉地在那样一个废墟后的清晨接吻,闭紧双眼,忘记一切。

    第32章 岁月里的留沙(七)

    陈拓和杨妮儿在小餐厅吃了早饭, 是西宁市常见的灌汤小笼包,配了豆浆和油条,陈拓已经从陈殊的事件里走出来, 或许是因为原本就没倾注感情, 所以抽离的时候并没有伤筋动骨。

    办公室里一片忙碌, 陈拓和杨妮儿刻意隔了些前后脚的距离,陈拓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走进他自己的办公室, 门在他身后合拢, 他的身影便也消失在杨妮儿的视线里。

    杨妮儿在原地呆站了会儿,肩膀上搭上一只手掌,上面戴着一只硕大的金戒指, 她不需要回头, 也知道那人是谁。

    郑红萍果然探上头来,“在看什么?”

    杨妮儿不置可否,突然对郑红萍这种不见外的态度心生厌烦, “没看什么。”

    毫无营养的对话, 不知所谓的语言,将杨妮儿的好心情全部打破,她被郑红萍拉着往办公室方向走,迎面又遇见了杨宝莲。

    杨妮儿本来以为杨宝莲或许会问她一句为什么昨晚没有回家,可看上去杨宝莲春风满面,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多想,她笑着同她们打招呼, 还像花蝴蝶一样在她们眼前转了个圈圈。

    连衣裙像花瓣一样展开, 杨妮儿不想扫兴,默默地去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她把需要整理的件拿出来, 又拿出一支笔,从昨天午的那场午餐,一直到现在,整整二十个小时,就像做了一场梦,直到此时此刻,杨妮儿似乎才从梦里摆脱出来,她睁着眼睛问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得到了什么,现在陷落得又是什么。

    杨宝莲和郑红萍却抑制不住地兴奋,叽叽喳喳说起昨天前来拜访的“丽海集团”成员。

    “那个王思海,真是看不出来要五十岁了,保养的真好,唇红齿白,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

    “有钱人不都这样,听说王思海还有个妹妹,叫做王思丽,我有回在集团大会上见过,人是真的漂亮干练,走路都带着风。”

    两人嘀嘀咕咕八卦个没完,办公室的座机却在此时响起,杨妮儿有种预感,那只电话是陈拓打来的,她生了胆怯之心,不敢去接,杨宝莲没有发觉她的异常,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接了起来。

    “喂?陈总。”

    “昨天打你大哥大?对对,因为丽海集团的王总过来了,说是要重签那份水泥合同,我打你电话是想问你要不要来会议室看一眼。”

    “后来?后来你没接,我就自己过去看了看,合同条款基本没变化,付款方式啊,单价啊这些,都没动,我就给盖了公章和法人章。”

    杨宝莲挂了电话,又跑去同郑红萍叽叽喳喳,杨妮儿打开手头的件册,看着上面布满自己密密麻麻的字迹,叹了口气,想这么多做什么,她从小便明白的道理,到了今天,更加没有什么好怀疑,命运这件事,从来没有一次被她自己真正捏在手掌心过,从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想必也不会有。

    临近下班前,她被杨宝莲派着去陈拓办公室送了一次件,本来她想找借口推脱,后来转念又想,有些事,总要面对的。

    可惜敲开陈拓办公室的门,她立时便又后悔了,王浩男竟然也在,掰着手指头算算,他们好像也有一段日子没见了,王浩男还是梳着大背头,背着手站在陈拓的办公桌前,脸上没有笑意,眉头紧锁。

    杨妮儿想不好要不要同王浩男打招呼,毕竟上一次,他们算是不欢而散,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五米远外的陈拓,含了根已经吸到一半的香烟,时不时从嘴唇里冒出浓浓的烟雾。

    他就这样眯缝着眼,透过烟雾打量她,时间凝固住,头顶的吊顶风扇,有气无力地转圈圈,时不时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杨妮儿僵着脸,把件放在桌上,正想说一句什么化解尴尬,好让她尽离去,可惜还没等到她开口,王浩男已经移步往她身边靠了靠,或许是出于下意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

    “杨妮儿,你又瘦了。”

    杨妮儿有些仓皇,她不知道王浩男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眼神下意识往陈拓方向散了散,看他面无表情,将座椅转向身后的窗户,在透过玻璃窗而入的金黄色光线里,又给自己点了根香烟。

    杨妮儿偏了偏头,躲开王浩男的手,寒暄了句,“浩男哥眼神不好,我昨天才称过,明明还胖了一斤多。”

    王浩男眨眨眼,“胖了一斤?胖在哪里了?”

    杨妮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误会或是多想了,她脸孔不受控制地绯红,往后退了几步,下意识捂住胸口,“浩男哥,我过来送个件,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打扰你们了。”

    杨妮儿轻轻合上门,最后听到王浩男问了句,“刚刚说到哪儿了?”

    杨妮儿在门口站了几十秒的时间,却没有听到陈拓的声音。

    “拓展实业”五点多下班,杨妮儿早早收拾好东西,像做贼一样从后门偷偷溜去班车上坐好,后来班车坐满,司机发动巴车,直到“拓展实业”的灰白色厂房和几米高的砖瓦烟囱慢慢消失在身后,她这才舒了口气,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怕什么。

    日子过得飞,一周的时间匆匆在指缝间滑落,杨妮儿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杨宝莲陪着陈拓去了南方出差,她独自在那个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大的公寓里醒来,完成一天的工作,然后重新回到那个公寓里,等着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她便可以躺上床睡觉,虽然通常时间她都睡不着,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大脑里面一片空白,就像午夜的电视频道,布满了雪花点,还有无休止的噪音。

    礼拜要结束的时候,她在办公室里接到一通固定电话,电话是杨宝莲打来得,让她找一份资料,告诉她上面的数字,她找得有点久,终于拿起电话时,那头的声音已经变成陈拓的。

    他只说了一个字,“喂。”杨妮儿便被窒住了呼吸,他们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却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看不见的电流在他们之间“滋滋”地冒着火花,他们谁都不肯讲话,明明分开的那个早晨,他们还动情地深吻过。

    郑红萍花枝招展地在身边进进出出,杨妮儿抬头环视了一圈办公室,三张小小的办公桌,两只并列放置的铁皮件柜,办公室的南边,是一扇半个平方米大小的木头窗子,窗户大开着,盛夏的阳光肆无忌惮地落进来。

    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决定结束这段可笑又莫名其妙地怄气,她尽量用很平常的语气说话。

    “陈总,宝莲姐在您边上吗?她问我要几个招标的底价,我费了点时间才找到,想要告诉她。”

    “你说。”

    杨妮儿将几个数字念了一遍,念完后颇为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礼貌地结束这场通话。

    “陈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陈拓却挂在了她的前面,“嘟嘟”的忙音在电话听筒里盘旋,杨妮儿呆了会儿,慢慢将话筒扣在电话机上,阳光将她半侧脸孔映得滚烫,她笑了笑,终究是下定了决心。

    没几天之后,陈拓和杨宝莲出差归来,杨宝莲给她和郑红萍都带了礼物,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热带水果,还有木头雕刻的饰品,颜色斑斓,形状奔放。

    杨妮儿笑着收下,同杨宝莲在桌子底下牵着手,她们感情已经十分好,几乎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

    杨妮儿轻轻靠着杨宝莲的肩膀,“我帮你把床铺都收拾好了,早晨还买了猪排骨和牛里脊,晚上做大餐给你接风。”

    杨宝莲笑嘻嘻,拱着手不好意思,“香港人过来了,我晚上要去陪他。”

    杨妮儿有些失望,但心里也知道,到了杨宝莲这个年纪,好不容易找到个合适的,自然是要牢牢捉住,更何况,西宁这个城市,承载了她的太多不堪回忆,如果可以跟着丈夫远去香港,从头开始,对杨宝莲来说,是何其幸运的事。

    杨妮儿下班回家,对着一厨房的食物叹气,猪排骨收拾收拾,塞进冰箱,牛里脊搭配青椒和咸菜,又另外炒了个西红柿鸡蛋,做完两个菜,后背薄薄起了一层汗。

    她去卫生间拿了毛巾,拧了把凉水擦了把脸,洗手台前的镜子里,映出她洁白光滑还算年轻的脸孔,她左右照了照,暖黄色的灯光下,几乎可以看见脸颊上的细碎绒毛,小鹿一样清澈的双眼,泛着潋滟水光,红嘟嘟的双唇,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