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02假面
    军训那会儿不是在学校,是要一个年级分成两批,拉到一个基地去磋磨上一周。不巧,年级共二十个班,徐言和徐闻同在前十个班里,第一批。

    毕竟年纪还小,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训练项目,无非是站站军姿、走走方阵。稍微苦点的是站军姿。大下午的天,日头火辣辣的,得一动不动站上半小时。也有顶不住的,站的时候个个就盼着前后左右的人晕一下、软个腿,因为这样就能上前扶着去医务室,顺带着自己也就能吹吹空调、躲个懒。

    c场静得只有零星虫鸣,还有教官时不时吼上一句:“身体前倾——!”

    哪怕一点风都是好的。吹过树叶子哗啦啦的细脆的响动都让人觉得是天籁。

    这么长的时间里要保持不动,脑子里难免要胡思乱想,以转移聚焦在身体疼痛上的注意力。徐闻定定站着,一件件想早饭吃的什么,午饭又吃的什么,今晚要学唱军歌,昨晚那局游戏自己哪哪没发挥好

    想着想着,视线忽然被远处一个游移小点摄住。

    太阳照下来,亮得人发晕。明明只是背影,他也不知怎么就能一眼认出是徐言。她出了队,正搀一个同学往医务室走。

    他心里小小不爽。她倒好运气,这下能沾光享福。

    没想到只过一会,她便从医务室又出来了。明明自己腿也软着,下台阶时慢腾腾,小腿打抖。被教官看见,斥道:“散步来了?迅速归队!”

    “是!”

    她咬紧牙,握拳脚步虚浮地小跑回位置。

    徐闻目光凝在她身上。看她从树荫下跑进c场,被一身浓绿军训服衬托的脸色很白。跑至重新被阳光沐浴,晃人眼睛,像一颗公转的雪白星球。

    真蠢。他暗自嗤笑一声。

    明明自己也一副要死的样子。往医务室的方向全c场人都看得见,去了就没一个还回来的。大家心知肚明,教官也懒得去管。只有她这一个傻子,兢兢业业送完人还跑回来。回来怎么样?又没有奖赏得,还要被教官骂走太慢!

    “手不会放?”

    徐闻吓了一跳。教官站定在他面前,帽檐在麦色皮肤投下一片阴沉沉的黑影。他愣神两秒,是他手放松了,要求十指绷直紧贴k缝线的。

    “手夹着这个。”教官把手里一片薄薄的g叶片撕了两半,“不准掉,不准弄破,站完交给我检查。”

    他抿抿嘴接下了。蛮丢脸,自己还在心里笑她。被晒g了的叶片脆得不堪一握,夹在手指和k缝间,被汗水慢慢浸透,使人胆战心惊。他绞尽脑汁使自己不去想,混乱间,与刚才被教官打断的思绪接上线——

    他刚才居然想,怎么不是她要晕倒?

    徐闻吓了一跳。叶片在指缝发出极细微的咔嚓声,叶脉生出一点裂纹。

    为什么?他与她关系不好,但不至于憎恨她至此。

    恰好一阵风吹过了,哗啦啦啦,带着沁人的凉意,周围人都暗舒一口气。唯有他像被老天戳穿y险心事,热汗都像被吹成了冷汗涔涔。

    他作自我检讨:他们是亲生姐弟,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血脉亲情,无论如何不该生出这种诅咒,这不是孩童时的小打小闹

    “哔——”

    尖锐哨声打断他,半小时结束了。

    那晚唱完军歌,是短暂自由活动时间。每个班都聚了一群人围成圆圈,坐在c场上做游戏、说笑、唱歌。新同学彼此熟悉的最好机会。

    他远远看见她们那一群人在玩丢手绢。军训不让带智能手机,被捉到要t罚,都只敢熄了灯在宿舍被窝里躲着玩。索性都回味童年玩起小孩子的游戏了。没有手绢,干脆用一包纸巾代替。

    傻子,都落到她身后了还没发现,还在同旁边人说笑。

    乔兴蕊在抱怨这里食堂的饭菜难吃。清汤寡水,没几点油荤,每天c练已经累得半死,三餐还吃得半饥不饱。徐言深以为然,“我现在觉得泡面都好好吃。天啊,好想吃红烧牛肉面”

    “对啊,泡面b食堂好吃多了!我想吃海鲜鱼板面”

    “别说了,说得我都饿了。”

    “唉,我们军训好无聊啊,就知道站军姿、踢正步。我听说有学校会教戴防毒面具,我初中同学学校还教原子弹爆炸怎么躲呢。”

    “啊?这都教,凭什么啊,原子弹爆炸了就他们会躲?”

    两人笑作一团。乔兴蕊身子一斜,才发现徐言身后落了纸巾,忙大笑着推她:“哎哎,是你!快跑啊,快把她捉了!”

    徐言慌里慌张站起来去追。和那人的距离拉锯着,近了又远,远了又近,总差那么一点碰不着。

    他的目光粘住她,b追逐还胶着。将要抓到时徐言正对着他的方向,突然瞥见他在盯着自己,立刻像被人猛从身后推了一把,绊脚跌下去了。连同那个被追的女孩。

    “啊!”“没事吧!”“没事吧,受伤没有?”“扶一下扶一下!”

    顿时一片嘈杂。

    邹昕跌在地上嚷嚷:“哎哟,你差点把我裤子都拽下来啦!”徐言正稀里糊涂忙着道歉,也被她逗得直笑,两人一同笑歪在地上。

    他望出了神。这是徐言吗?他头回见她笑得这样自在、开心。跌到地上沾了一身灰也全然不管了。与他记忆里那个冰冷的、漠然的“姐姐”判若两人。

    原来这样。原来他所见的徐言一直是假的。

    他收回视线。roцwēnnp.mē(rouwennp.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