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05雷雨
    徐言躺在床上,发微信给江川,说自己下月要开始上课,大概不能再常常见面。江川回了几句鼓励和支持的话,两人互道晚安,便结束了聊天。

    徐言摁熄屏幕,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虚盯着天花板。

    江川是个好人。她无端端想出这句话,笑起自己来。分班考结束那天,他微信发来长长一段文字,大意是与她做朋友的一年时间,感觉到她逐渐成为了自己生活里无法缺失的一部分云云。连告白都与他本人一样,带着理科男的文质彬彬。

    她同意了。其实她有类似感受,与江川的相处,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

    然后暑假他们开始经常见面。大概都是去看电影、吃饭,或是一起去书店、图书馆。人们不是常说么,一段好的关系,就是彼此可以什么话都不说,也觉得自在。她想,他们大概就是这样的良好关系。

    没想到今天会碰见他。

    一想到徐闻,像磁带突然卡了壳,思绪拧出一个别扭的结。

    江川每次都很绅士地打车先送她回家,而她每次都选择小西门,从未出错。谁知今天,陡生变故。

    然后就无法继续再想江川了。她笃定他不会告诉爸妈,但只要想到“他知道”,仍旧没来由地心慌。

    想回忆江川的面容,可是满脑子都是徐闻在饭桌上了然的神色;想回忆江川第一次握住她的手腕,可是满脑子都是微凉日暮时分,他黏在身上的、微湿的黑色t恤。

    高二。一中偏重理科,文科班较少。徐言和徐闻一文一理,教室一东一西、一上一下,隔得更远。

    江川分进了理科重点班,里面清一色都是按考清北培养的资优生。徐言发挥平常,二班紧跟在文科重点一班后面,据说是次重点,但这种事向来无处求证。她也没有考清北复旦那么大的野心,只想脚踏实地将这两年走完。

    高中生情侣,课业重压下的短暂相处总有种无比单纯的乏味。徐言和江川每日的见面就是下晚自修后,江川送徐言回寝室楼下。这一段路他们可以走得不紧不慢,细细向对方讲述一天的生活。回了寝室,熄灯后还能再在被窝里发上几条微信。

    仅此而已。

    徐闻撞见过他们几次。毕竟校规森严,还不敢在校道上明目张胆地牵手。但仅仅是并肩而行,仍旧怎么看怎么碍眼。

    有一回下雨。

    是已经入秋了吧。那几天早晚已经偏凉了,中午和下午艳艳高照起来,还是热得像夏天。

    晚自修上到第三节,轰隆隆下起雨来。突如其来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上,引得教室里学生都纷纷停了笔侧头去看。连日晴朗后的第一场雨,不少人都没有带伞,四下传出压低了的细小抱怨声,嗡嗡嗡,扰得人心烦。

    教室里有人推开了窗。徐言抬头望向窗外,树叶被雨帘遮掩,重重叠叠,变成一片模糊的暗绿。潮湿的水汽混合着草木和泥土味道扑进来,使人分神。

    直到晚自修结束,雨依旧没有停。

    一楼廊下站着不少等雨停或是等同伴送伞的学生。徐闻离开教室快下到二楼时,楼梯间就变得有些拥堵起来,原本一块儿走的谢杨也被挤远了。

    徐闻单肩背着包,百无聊赖地跟着人流慢慢挪。将要下到一楼,

    她站在回廊的阶下,撑着把透明的伞,意兴阑珊地仰着头,转伞面上的水珠玩。手里还拿着一卷蓝色的伸缩伞,在等人。

    她在等人。他蓦地焦躁起来,急切地要往人群外挤。一级,一级,慢腾腾,终于是下到一楼——

    对面忽然走出一个人。走到她面前,她笑了一笑,将伞递到那人的手里。

    哦,给江川送的伞。

    他站在那不动了。人来人往中,像一尊摇摇欲坠石像。

    咔嚓一声响雷,激起周围一片惊呼。他的心脏也被吓得用力一跳。仿佛老天察觉了,察觉他变质的丑恶心眼——凭什么?

    凭什么?

    “我天,真够挤的。”谢杨好不容易脱身,见徐闻站着不动,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喂,我借到伞了,灏子他们俩人一快走,正好给我们匀一把——你看什么呢?”

    “没有。快走吧,趁雨小一点了。”徐闻迅速地别开了头,拉谢杨踏进雨幕里,连伞都还没来得及撑开。谢杨莫名其妙地踩了一脚水,伞举到头顶时雨点子密得像锅中炒豆。

    “有吗?我怎么觉得是越下越大了”

    “你的伞。”

    江川一笑,“幸好上次忘在你那,不然今天要淋成落汤j。”

    “你应该常备一把在教室,才有备无患啊。”

    “好的,徐军师,向你学习。”

    他用伞沿碰一碰她的,模拟额头相贴。

    雨太大,不适合两人一把的浪漫。江川下了台阶,预备走时见她正朝某处张望。她的伞是透明的,寻觅的神色因此看得分明。

    “怎么了?”

    “没事。走吧。”

    ----------------

    好高笑

    上章江川同学坐的“私家车”其实我脑子里想的是滴滴打车,毕竟高中生还考不了驾照。但又感觉直接写滴滴专车很奇怪,像广告植入...最后变成了私家车

    避免引起歧义,乖乖改成出租车了

    *希望珠珠能像这章的雨点一样砸向我!(在做梦roцwēnnp.mē(rouwennp.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