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о壹⑧ΚΚ©ом 16家人
    刘灏最终屈服了,三人往文科班的楼层走。到楼层拐角的打水间,谢杨冲他摆摆手:“去吧去吧大情圣,我俩不打扰你。”

    刘灏踢了他一脚,臊着脸往三班门口去。徐闻摸摸鼻子张望一会,忽然说:“那个,我们去那边等他吧。”说完指了指走廊尽头的另一侧楼梯。

    “啊?干嘛?”

    “在这离太近,怕他不好意思。再说给他女朋友看见我们几个在这偷看,也不好。”

    “行吧。”

    两人从四班走到一班这头,倚在矮墙上等。谢杨还伸长了脖子去看:“嗬,灏子也够可以的,东西送到手还要腻歪。”

    久没得到反应,回头却见徐闻蹙着眉,若有所思地,盯着某处在发呆。

    不一会刘灏回来了,三人吵吵闹闹地往教室回。徐闻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灏子,你高考完,跟你女朋友不在同个地方上大学怎么办?”

    “我们估计,都想留在省内吧。就算不在一个地方也挺正常的,异地呗。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假期还是可以见面的。”

    “不过,你可真行,”谢杨揽着他,“人家都是高三为了学习暂时分手,你倒好,高三谈恋爱。”“谁?”徐闻极快地问。

    谢杨一头雾水:“什么谁?”

    “谁为了学习暂时分手?”

    “我这就随便这么一说,我哪知道谁啊。”

    “哦。”

    第二天晚上,徐闻见到了徐言。

    下晚自修后到宿舍门禁的这段时间,常有家长来食堂给学生送夜宵、补品或零食、衣物等等,尤其高三学生的父母。学生们都把这戏称为“探监”。

    徐建洲和姚桂月平日里尽量地不那么娇惯姐弟俩,但到了这压力重重关头,也开始加入“探监”队伍。徐闻收到妈发来说晚上到食堂喝汤的微信时,还觉得这有些矫情。但转念一想却能见到徐言,三节自修抬头瞄时钟的频率又高了起来。

    姚桂月一进生活区的校门,就看见食堂斗大的led屏上显示着鲜红色的高考倒计时,边将保温壶从棉布袋里拿出来边啧啧摇头:“你看看这给孩子们高的,多吓人!吃饭都吃不安生。”

    “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倒计时了,”徐建洲见了也是皱眉,“还挂在食堂。”像监视人进食的大红眼睛。

    下课铃一打,远远地听见教学区逐渐喧闹起来的声音。

    有低年级的吵吵嚷嚷地往食堂跑,要抢热乎的宵夜。高三楼层最安静,打了铃也仍有不少人按兵不动在座位上学习。

    徐言背起书包时,同桌诧异地望她一眼,小声道:“你今天这么早走呀?”

    “嗯,去食堂。”

    “你自己去吃夜宵?”

    “不是。我爸妈今晚来了,给我送点吃的。”

    “真好。那你去吧。”

    徐言又同乔兴蕊挥了挥手,抱着书包静静地从一片书山笔海中走出教室。

    下了一层楼才觉得热闹起来。成群结队的朋友、混在人群中偷偷拉一拉手的情侣,嘈杂的人声一点点都涌进她的耳朵里。徐言抬手捏了捏自己僵硬的肩膀,这一刻才有些活过来的感觉。

    去生活区的这条路上有一段的路灯坏了两盏,夜里只有惨淡的一点闪烁白光苟延残喘。学校迟迟没修,徐言望着昏暗的校道上人头攒动,彼此的脸都十分模糊。忽然心中有一种慌乱。

    是知道有一个人正与她去着相同的地方,或许走着同一条路,或许正在她身旁却没能发现。或许正藏在哪儿,要发作他突然窜出来吓人的臭毛病

    遗憾或是幸运,一路上无事发生。上到食堂二楼才看见他,已经坐在那儿吹排骨汤的热气了。

    “言言,这儿。”

    徐言走过去,徐闻想喝一口放下勺子,却被热汤烫得一激灵,汤溅出来弄脏了领口。姚桂月急忙拿纸巾塞给他擦:“你看看你,急什么呀!你姐姐都还没来,烫不知道放凉了喝?”

    “好喝嘛,我急着喝不行吗?”

    徐建洲盛了一碗摆到徐闻旁边,“来,言言来喝排骨汤,李阿姨煲了好久的。”

    徐言片刻犹豫,脱了书包搁在二人中间,默默地拿起勺子来吹。

    “好喝不能慢慢喝?汤又不会蒸发了。言言,怎么样,好不好喝?”

    “嗯,好喝。”

    “好喝回去让李阿姨多给你们煲。”

    徐闻又说:“下次能不能煲椰子j?我好想喝椰子j。”

    “就知道喜欢椰子j。行,下周给你们送。”

    徐言喝了几口,抬头问:“怎么突然来送汤了?”

    “嗨,这不是看你们高三这么辛苦吗,我跟你爸晚上在家又没什么事,以后就隔几天给你们送点吃的慰劳慰劳你们。”“怎么了,给你们送汤不好?”徐建洲揶揄道。

    热热的汤入胃,整个身子都像是被烘暖了。妈妈还在不断地摆出家里的餐具,除了排骨汤,还有饺子、水果、零食

    连眼眶也要被暖汤熏热了。

    “好,当然好了。”徐言喃喃地说。roцwēnnp.mē(rouwennp.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