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18雪球
    “徐言徐言徐言!”

    乔兴蕊课间兴冲冲地拿着报名表来,“哎哎,徐言我们一起报校运会吧?”

    “开什么玩笑。”徐言从卷子堆里抬一抬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连体测及格都费劲。”

    “不是,这不是图出去玩嘛!”高三年级,校运会也变成自习课,没有报项目的都得待在教室里。“就报个什么跳远,到时随便跳跳就行啦。”

    “那怎么行。我跳个倒数第一,不给我们班丢人吗。”

    乔兴蕊软磨y泡半天,又说:“那就报阳光伙伴!这个简单,又没技术难度,我们俩还能一块儿参加。”

    “这个这要花时间练习吧?”

    阳光伙伴是五男五女绑在一块儿的十人十一足。每年校运会最热闹的传统项目,她从没参加过。

    “就赛前几天抽时间练练就可以了。你看这个又简单,又没什么压力,而且我们还能一起玩。”乔兴蕊见她又要埋进试卷堆里,一个劲晃她的手:“哎呀高中三年,连校运会都没参加过一次,多遗憾呐。你也该出去锻炼锻炼了,总闷在教室里做题,眼睛都要做坏了。”

    乔兴蕊费尽唇舌,徐言最终被说得心动。报名表交上去,很快组成了一支十人小队,约定每天中午放学后在c场短时间练习。校运会前的两周,日头最猛的时候,c场上都能听见此起彼伏的“一、二、一、二、一、二”

    一开始,要男女穿插绑着腿、g肩搭背,还觉得有些尴尬。后来磕磕绊绊次数多了,彼此熟络起来,每次练习都笑声不断,奔跑的默契也越来越足。

    结束了练习,徐言坐在草地上解小腿的绑带,颈边的碎发被汗浸得微湿。旁边搭档的男生伸手拉她一把。

    “谢谢。”

    众人七嘴八舌地,“走吧走吧,一块吃饭!”“走走,饿死了。”“好热好热,快去食堂吹空调。”

    徐言背上书包,同乔兴蕊并肩往食堂去。

    食堂排队的人已经少了大半,一群人到窗口排队,刚才的男生回过头来问:“徐言,你们要饮料吗?”

    “哦,可以啊,我喝豆n吧。兴蕊,你要吗?”

    “要!我也豆n!”

    “好。”男生统计了大家的点单,和另一个同伴往小卖部去。

    乔兴蕊目送他走了,忙冲徐言挤眉弄眼:“喂,魏成枫不会对你有意思吧?”

    徐言下意识地皱眉,“开什么玩笑。”

    “哇,人家特意问你想喝什么哎!”

    “明明每个人都问了好不好?”

    “这你就不懂了,你看他第一个回头找的就是你。而且也不问‘乔兴蕊你们要不要’,而是‘徐言你们要不要’!”

    “那是因为我们两个排在最后。叫哪个不就是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吗,你数学第一道大题分不要啦?”

    “行行行,什么都能扯上学习。你的心中只有学习,可以了吧?”

    徐言立刻想起他也说过这句,“我的心中只有学习”。恼恨自己记性好在不该好的地方,努力将这念头赶走。

    “我看是你对你的大长腿有意思。”

    阵型里徐言和乔兴蕊中间夹着个魏成枫,乔兴蕊的左边是陆北。陆北和魏成枫个子都高,因此站在中间位置,刚开始训练时常拽着队伍跑成了突出的u型,没少受大家怨怪。乔兴蕊因此给陆北起了个“大长腿”的外号,平日里没少和徐言提他。

    果然一提路北,她神情马上扭捏起来,“那、那我又没不承认,我确实觉得他,嗯就还行。”

    “‘就还行’吗?”

    “哎呀你别说了!”乔兴蕊急得要跳起来,“他俩回来了回来了。”

    众人打了饭在长桌落座,魏成枫和陆北提着两袋子饮料回来分发。

    有意无意,魏成枫将瓶盖撬开,插好了吸管才递给徐言。原本她难以发觉,经乔兴蕊刚才几句揶揄,这一举动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幸而那丫头眼珠子都跑到了陆北身上,没逮住这一幕来开她玩笑。

    训练的时间很快乐。与伙伴们团结一体地在阳光下奔跑,跑得头发蓬乱、衣服汗湿也不必在意,连摔跤了也可以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笑。

    他们彼此还都起了外号,除陆北的“大长腿”,还有魏成枫的“电线杆子”,因为他底盘稳,总是大家跌跤时站得最定那个;乔兴蕊是“尖叫j”,因摔跤时惨烈的尖叫声而得名;徐言则是“雪球”,源于大家都羡慕她生得白晒不黑,又运动细胞缺缺,旁边人一带必定会一块儿摔倒

    这成为了他们十个人枯燥而艰苦的高三生活里,为数不多的肆意时光。

    最后一天练习结束时,徐言边解绑带,边看着大家说说笑笑的样子,不知怎么眼睛就湿了。

    有眼尖的女孩子发现她两眼红红,“雪球怎么啦,摔疼了?”

    “没有。”

    大家都渐渐地围了过来。徐言摇着摇着头鼻子更酸了,扑在乔兴蕊肩上:“我舍不得”

    乔兴蕊大笑道:“啊呀,是谁当初还嫌这嫌那不乐意报名的?你看看,‘真香’了吧?”

    众人都聚到她身边,“雪球哭什么呀,我们还在一个班呢,没事儿!”“校运会结束还是可以一起玩啊。”“对对,我们不是还约了这周末要一起去聚餐吗?”

    日光很烫,刚跑完步的少年人,身上都散发着蓬勃的热气。连同她的心也烘得滚烫。

    魏成枫笑着拢她耳边一缕乱发,“小雪球就是容易化的。”

    她破涕为笑。

    这句话到吃完午饭回宿舍时,被乔兴蕊翻来覆去地抖j皮疙瘩。

    “我的妈呀,‘小雪球’,喔唷——肉麻死了!”

    -------------

    电线杆好苏妈呀

    就这样吧四人cp结局吧哈哈哈

    (弟弟:拳头硬了aγusんuщu.com(ayushu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