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χм 19感应
    多人多足是校运会最后一个比赛项目,紧接着就是闭幕式。c场因此聚了不少的人,热闹非凡。

    徐闻坐在台阶上,隔再远也看得清她同旁边男生g肩搭背搂得紧紧。明知是运动,仍十分扎眼。手上假意在饮可乐,眼睛早快把人洞穿了。

    心跳也快得异常,不知道是替她紧张,还是他们真有所谓心电感应,她的忐忑也都同步成他的心率。

    “走啊,坐这干嘛。”

    刚一块打完球赛的队友招呼他,“去看看我们班情况。”

    “不了,我”十二班和二班隔得太远。“我太累,在这看吧。帮我跟谢杨带声加油。”

    “行。”

    怎么还不吹哨?准备时间多一秒,她和那人就要绑多一秒。

    那天也是在草坪上,那男生将她拉起。多礼貌平常一个动作,可是她衣领微微敞着,他没有那样好的目力,却仿佛能看见她皎白锁骨,是强装无意掀开蛋糕盒一角偷看时窥见的n油,明知吃不得却无法克制地想象有多甜。

    她还冲他笑!

    连阳光都灿烂得犯罪。

    手中空易拉罐被握成跟他同样拧巴的一个球。

    这项目只算计时,不必同时起跑,队伍准备好就可以示意裁判吹哨。陆陆续续有班级已经跑完,此起彼伏的呼声传过来,更使人紧张。

    “哔——”

    开始了!

    他心骤然提到嗓子眼。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他们班跑得极快、极默契,连围观的人都纷纷惊呼。

    然而从迈出第一步,徐闻的眉就皱紧了。短短几秒,队伍已经扑到终点的软垫上,裁判说了个数字,周围爆发出巨大欢呼声。

    可是她人呢?队友都在击掌、庆贺,她迟迟没有起身。

    谢杨过来找到他,“你在这!刚跑完,我们班估计是没名次——哎你去哪?”

    是训练时从未有过的好成绩。

    徐言挣扎着从软垫上支起自己,四周像剧烈摇晃后扬起密密彩带的玻璃球,被狂热的气氛落了满身。大家都像是往日的重压在这一刻找到了释放的出口,她也笑起来。

    可是迟迟无法站起来。左脚腕传来剧痛,是肾上腺素飙升下所有人都起步得过猛,刚一出发就扭到了。

    短短不到十秒里,无法停也不能停,一旦摔倒,这么多日的训练就算白费。她是强撑着、被左右硬生生拖拽裹挟着跑到了终点。

    “大长腿,可以啊,你这腿总算没白长。”“那是。”“雪球好在今天没摔,要是今天摔了可就——”“呃,雪球呢?”

    终于有人回头来找,“雪球,怎么还坐着啊?”

    魏成枫见状要来扶。

    徐言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就被一个黑影罩住——

    “你脚怎么了?”

    背着光,她也能看清他脸上的恼怒。

    她顿时词穷,张了张嘴,脑中一片空白。

    众人才注意到她的左脚,犹犹豫豫地悬在半空,以有些别扭的姿势。

    “雪球脚怎么了?”“没事吧?”“扭到了吗?”

    他像是被周围人的喧闹吵得更加不耐烦,直接长臂一伸,搂背将她整个扶起。

    徐言说不出话来,靠在徐闻身上被他紧紧带着,跌跌撞撞地往人群外走。她心中分明千百万个不愿意,但仰脸望见他盛怒中的样子,那不情愿就卡了壳,连婉拒都不敢。好像她多说一句,就会在这当场被他骂个狗血淋头。

    到c场边的台阶,他直接蹲下身,“上来。”

    她瞪大眼睛:“不用了吧?”

    “那不然你自己慢慢蹦?还是要拿木板来搭个坡把你拖上去?”

    他语气凶得要死,她竟一时不敢反抗。

    真窝囊。

    在他背上往校医室去时,徐言暗自忿忿地将自己骂了几百次。

    他一言不发,倒更使她心里发怵。手垂在他胸前无依无靠,指绞成一个无解的结。

    “你怎么突然在那?”

    “我突然在那?”他将她狠狠往上颠了一颠,像是被她气得。“我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做了,给你们班呐喊助威?有钱赚?”

    “那你怎么知道我脚”

    “我能看不出来?你是不是一起步就被旁边那家伙扯得扭到了?还忍、还忍!不知道喊停?就要忍着被拽到终点?”

    他一通机枪扫s似的,将她呛得哑口无言。

    从她迈出第一步,他就看出她神情不对了。也不跟着喊口号,一直死咬着唇,左脚很明显跟不上旁边那男的的节奏。还不出声!这项目到后程很容易跑得越来越快,他们班起步就猛,果然越到后面她眉头皱得越紧。

    蠢!蠢得没药救!aγusんuщu.com(ayushu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