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χㄚǔáīωǔ②ōⅿ 27偷偷
    “来来,闻闻把这些快放冰箱冻着,还有这些,放厨房里。”

    徐闻帮着从车子往家里搬东西,都是乡下运回来的蔬菜水果、j鸭鱼肉。

    “啊呀,闻闻真是长高了,”薛琴笑眯眯地捏捏孙子有力的小臂,“又高又帅,一米八有没有?都是大人了!”

    姚桂月在一旁接茬:“有,以前他长个子多晚,还怕长不高呢,结果上了初三窜得多快!现在估计没得长了。”

    “哪里,现在还小,有得长呢。也别长得太高了,以后找媳妇可麻烦。”

    姚桂月捂着嘴笑,“大学都没考,哪里这么早就考虑找媳妇的事!”

    一家人热热闹闹进了家门。徐建洲停毕车子上来,环顾四周问:“言言呢,出去了?”

    徐闻从厨房出来,脚步顿了一顿。

    “没吧,应该在房间看书。我去叫她下来。”

    房门紧闭着。徐闻轻轻叩了几下,“姐,你在睡觉吗?”

    里边过了几秒,传来闷闷的一声:“没。”

    “阿公阿婆回来了。”

    又过了一会,她才打开房门。楼下婆媳俩在说:“他们两个现在亲一点啦?”“好多了,不是都在一个学校嘛。”“那就好。”

    徐言打量他脸色,疑心他难道没有听见。然而他只是皱眉盯着自己,压低声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

    “走吧,我跟你一起下去。”

    她神色淡淡,跟在他身后下楼,客客气气喊阿公阿婆。徐礼已经戴着老花镜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只点头应了应,薛琴上来就一左一右将他俩拉到一块儿:“言言也高了,跟你弟弟bb——”

    “哪能跟闻闻b,他男孩子,”姚桂月搂过徐言的肩膀,“妈你看,言言b我都高了。”

    “是哦,那肯定也b我高了。”

    “现在小孩长得都高。”“那是,现在营养多好,跟我们以前没法b。”

    今天难得,徐建洲下厨做饭。姚桂月坐了一会,要去厨房帮忙。徐言也跟着站起身来:“我上去看书了。”

    “言言,这么久没见,你不陪阿公阿婆多聊会天?”

    “没事没事,”薛琴直挥手,“要高考了,学习紧张,言言上去读书吧。闻闻你也快去,等会吃饭再叫你们。”

    徐闻心中暗喜,想着同徐言一块,逮着跟她说几句话。刚要抬脚,却又被薛琴拉住:“哎闻闻,你先帮我调一下这个电视,你们家这个网络电视阿婆不会用”

    “哦。”

    没有办法。徐闻边用遥控器搜索阿婆指定的那部电视剧,余光偷偷瞥徐言上楼的背影。她从刚才叫了人后就没说过话,沉默地坐着,心情不好似的。

    她大概不喜欢过年吧,徐闻好笑地想。她向来不太会和长辈、亲戚们周旋,和阿公阿婆也不b他亲,同她在学校和朋友们完全两个样子。

    可惜他没了手机,在家始终危险,不敢作出什么出格举动。正好过年,徐闻琢磨着收了压岁钱偷偷买部便宜手机,不为别的,就为和她联络。现在的人,就算每天见面也犹嫌不足,要伸进虚拟世界里,沿着网络通到各个社交软件,才算全方位霸占那人的一切。

    今年爷爷奶奶回来,一大家子都聚到徐建洲家过除夕。徐建洲上边有大姐徐颖和哥哥徐建民。徐颖的儿子方景明在省会城市成了家;徐建民三十好几才二婚,女儿徐卉b徐言徐闻还要小几岁,一年前再次离婚判给了前妻。

    年夜饭从下午就开始忙忙碌碌。徐闻贴完春联回来,看见徐言房间空着,转念一想上了三楼。三楼有间小的电脑房,开了一扇老虎窗,下午和晚上显得尤为闲适。果然她就在里边,戴着耳机坐在长毛地毯上看书。

    “就猜你在这里。”徐闻盘腿挨到她身边,看见桌上摊着一叠试卷,“你作业做完了吗?”

    “嗯。”她耳机被他拿去一只,也不恼,由得他听。

    这间房向艳,又在顶层,夏天会被晒成蒸笼般的热。冬天却正好,下午在这坐一会就要使人身上暖洋洋地发懒。

    “干嘛躲在这?”

    “下面吵。”

    “哦,”他噗哧笑,“大姑去敲你门了?”

    她一向要午睡,刚才徐颖来了见她房门反锁着,砰砰砰直砸门:“言言!都几点啦还睡!起来贴春联高卫生了!”

    徐言想起大姑尖厉的嗓门,皱眉小声嘀咕一句:“烦死了。”

    这话不自觉说得又软又轻,撒娇似的,像猫咪的肉垫踩在他心头软处。她低头在看书,一缕碎发垂下来闪着细碎的光。徐闻伸手拈起它,笨拙地要替她挽到耳后。半天不得章法,徐言斜他一眼,自己伸手拢好。

    终于是露出完整的侧脸。他看这一幕入了迷,以手撑地,要偏头去亲她。

    徐言呼吸一窒,还不知道该不该推开他,门外传来徐建民在楼梯间的说话声:“你去找哥哥姐姐玩——”

    那层泡泡猛地被撞破了,两人都慌里慌张站起来,欲盖弥彰地整理衣角。徐卉推门进来,怯怯喊:“姐姐,哥哥。”

    徐言和徐闻心虚地应,徐建民跟在后面:“言言闻闻,长大了,来来,给你们的红包,好好收着。”

    “谢谢大伯。”

    “嗯,徐卉也快中考了,你们多教教她,有问题多问问哥哥姐姐!”

    终于等到这难捱的寒暄过去,房间里剩下三个小孩,尴尬地相对站着。他们并不常见到徐卉,徐建民对这女儿也不太上心,离婚前就一概全丢给妻子,离婚后更是除打赡养费不管不问。

    徐卉翻了翻地上看到一半的书觉得无趣,趴在地毯上晃着脚问:“姐姐,一中是不是压力很大?”

    “还好吧。”

    “高中作业多吗?”

    “挺多的。”

    “能谈恋爱吗?”

    徐言喉头一梗。“不能。”

    徐卉撇撇嘴,“说是这样说啦偷偷谈啊。你们俩都没谈过?我又不告诉小叔。”

    “没有。”徐闻先抢着答,脸上是笃定的笑意。徐言手上收拾桌上的试卷,面无表情地:“当然没有。”

    “没意思。”徐卉东瞧西瞧,没找到能玩的东西,房里的两个“大孩子”更无聊,在一中读书读傻了似的不说话。“我能玩那个电脑吗?”

    “可以,我开给你。”徐闻求之不得,给她开电脑。徐言已经拿着试卷和书要下楼了。fuщěnщu.mě(fuwenwu.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