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χㄚǔáīωǔ②ōⅿ 28失言
    “徐言,”徐闻追上她,“你晚上想不想看电影?”

    “今晚?”

    “看别的也行。难道你想看春晚?”

    “是你没有手机玩没事情做了吧?”

    “那你的手机借我玩?”

    “可以啊。”徐言满不在乎地要往房间给他拿,被他一把拉住:“喂,你还真给?”

    “这有什么,我本来也打算今晚复习期末考的错题。只是我手机没游戏,你要自己下。”

    “拜托,你这也太狠了。大过年的,就不能让自己放松放松?”他握着她的手,“看嘛,我之前买的视频网站会员还没过期呢,手机没了这么久都没看,亏死了。”

    往上是徐卉在的房间,往下是长辈们的谈话声,前后夹击。加之他紧攥着她的手不放,眼睛热切地盯住她,仿佛能看到他身后摇啊摇的毛茸茸长尾。徐言被这联想弄得想笑,“那好吧。”

    年夜饭桌上坐得满满当当,男人们都倒了酒,徐建民拿多一只杯子:“徐闻喝不喝?给徐闻也倒上!”

    “哎哎,”姚桂月放下碗来拦,“哪能给他喝!”薛琴也说:“他小孩子,你带着他干什么!你也不要喝,等会不开车?”

    徐建民脸上浮着油滑的笑:“有代驾怕什么。徐闻没喝过?我不相信。”

    徐言在旁边看着,默默地倒了杯可乐推给他,在桌下轻轻碰他的手。徐闻心领神会,举一举杯说:“大伯,我喝可乐就行了。”

    “行吧行吧,你喝可乐。”徐建民仰头将那杯要给他的喝尽了,“成年啦,要上大学了,能喝酒了。”

    “哪有,才刚过十七。”

    “什么时候,十二月的生日?”

    “是,他们俩读书早嚜,明年上大一才十八呢。”

    方景明坐在桌旁饮了口酒,意味深长地道:“他们两个长大了,倒像一点。”

    “好像是。”徐颖也去看他俩,“小时候不觉得,现在看确实——”“男孩和女孩,始终还是有点不一样。”“要是同卵双胞胎又不同——”

    徐闻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只得配合着做些笑脸。刚要拿筷子递给身旁的徐言,却见她一言不发地走开了,在徐卉身边落座,嘴角紧绷。

    他攥了攥手里的筷子,突然很想喝酒。

    “景明,你不是有好事要跟大家说?”徐颖笑yy用手肘拱一拱儿子。方景明脸上洋溢起喜气:“也没什么,就是小若怀孕了”

    桌上的气氛立刻沸水一样烧滚了,薛琴乐不可支:“啊呀,这么大的喜事!今天又过年,双喜临门了!”

    姚桂月忙伸手将梁若碗旁的酒杯拿走:“那小若你可不能喝这个,我给你换杯果汁去。”

    徐颖又添上一把柴:“还是双胞胎!”

    顿时所有人都吵嚷着,向方景明敬酒、道喜,徐建洲说:“可以啊景明,恭喜恭喜,一次完成任务!”

    “什么任务?”

    徐言突然问,语气很冷。

    “下一代嘛,你没听大姑说?嫂子怀双胞胎,两个!”

    “两个就是一次完成任务?那一个呢,任务不达标?”

    饭桌上顿时像被泼下去一杯冷水,沸腾的气泡统统偃旗息鼓了。

    令人窒息的沉默山一样压下来。徐言察觉到自己话说得太过,在桌下指甲掐进了掌心,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哥,恭喜你,”徐闻站起来,将可乐喝光的杯子里倒上一点酒,“我敬你。”

    “好好!谢谢谢谢,也祝你金榜题名!”“啊唷,你拿可乐代不就是了,非得喝酒!”“没事,今天高兴,让他沾点!徐闻,怎么样?”“嘶——又苦又辣!”

    众人同声大笑,水又重新沸了起来。

    徐言心脏隐隐地发颤。

    姚桂月一个劲使眼刀子谴责她乱讲话,她却在偷瞟徐闻皱起的眉。他大概不全是为了佯装第一次饮酒,大人喝的洋酒烈,八成他也是真没喝过。他这样替自己解围

    一餐热热闹闹年夜饭,徐言只在饭桌角落扒进几根青菜和两块豆腐。

    吃毕饭,众人都坐到客厅喝茶吃水果准备看春晚,只有徐言沉默地上楼回房。

    方景明斜睨一眼,混着瓜子皮吐出一句:“徐言怕不是天天读书,人都读傻了。”

    姚桂月和徐建洲顷刻间都黑了脸。

    梁若难为情地揪丈夫的衣袖:“你怎么说话呢”

    徐闻暗自捏紧拳头,竟为自己刚才给他敬了酒觉得恶心。如果不是这么多长辈看着,如果方景明不是他们的表哥,就为刚才他说徐言那句,他就想上前给他一拳。

    “呃,我意思是,你们也别给他们太大压力,一中都考上了嘛,不会差的。”

    话题成功转到高考上,眨眼间又会转到房地产、国际形势、晚会明星

    徐闻顿时感到厌烦,趁着所有人都还聚在客厅,上楼去找徐言。

    “你刚才怎么了?”

    “没有。刚才谢谢你。”

    “谢什么谢,你要真谢谢我,就告诉我怎么回事。”她就算烦这些人情世故,可并不是乱来的人。

    “我只是觉得那样说,对嫂子不妥。”

    徐闻细想了想,“虽然也是,那样说确实不太对但,”“我知道,是我反应过度了。”

    门外忽然传来声音,两人同时噤声,站在门边一动不动。是爸妈要回房开保险柜包红包。

    “你听他说的那叫什么话呀!”

    “他也是无心说的,还不是你女儿那坏脾气。”

    “他明明知道——言言就算说错话,那也不能那么说!人都还没上到二楼呢,也不想想万一让她听见?还有你,你也是,什么叫完成任务——”“好啦好啦,大过年消消气,你现在说这些,又不怕言言听见?”

    “真是的。”

    窸窸窣窣,看来是在包红包。又小声讨论了一阵大概各人要给多少,声音渐渐地远了。

    徐闻低头看她,徐言的眼睛有一点红,飞快地垂下眼帘不同他对视。唇紧紧抿着,眼下那颗小小泪痣在此刻看来尤为的倔。

    “对不起。”

    “不就随口一说吗,有什么,爸妈不会怪你。”

    徐言缓缓吐出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表情,轻轻推他:“你先出去吧。我再看会书,等会房间找你。”

    他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仍回过身:“喂,你真没事?”

    “嗯。”

    “那九点见?”

    “好。”fuщěnщu.mě(fuwenwu.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