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33雏鸟
    短短两周寒假,转瞬即逝。

    徐言划掉计划本上的日子时,恍然觉得时间像变了形,年后的几天过得这样快,像是一眨眼就没有了。

    然后才明白过来,觉得慢的那几天,大概都是跟他或明或暗,待在一起的那几天。

    临近开学时,徐闻仍偷偷去买了一支手机。

    总归压岁钱没处花,他这样告诉自己。

    不到半年就要高考的紧要关头,游戏确实是不能再下载了。号码一个也没存,爸妈的和家里的他都背得出。

    原本是背不出她的。可他害了种奇怪的病:每天去搜她的微信,搜了也不加,仅仅为看她的头像、签名和朋友圈背景。只有这三样可以看。虽然这三样,她都没换过。

    搜得多了,居然也背下来了。

    开学不多久,就到百日誓师。

    各个教室里拉着各班口号的横幅。班主任叫过几个男生到讲台上,安排等一会这个拿礼炮、那个举班旗。底下的学生吵吵嚷嚷,有的在写心愿,有的在打气球。一只气球飘出来,在空中传来传去,被从教室这头拍到那头。难得的一派热闹景象。

    一中的誓师仪式反而很简单,也许是比起这些仪式,更乐意让学生多上几节课。每人都发一个红信封,写上自己的目标装进去,放进孔子像下的许愿箱里。然后到c场列队,校领导、学生代表讲几段话,各班喊喊口号、宣誓,就是这样了。

    但就是这样,也足以让被憋坏了的学生们兴奋一阵。

    天气并不是很好,有点硬硬的,幸好倒是没下雨。孔子像下学生们排队在投信封,乔兴蕊挽着徐言,“哎,你写了什么?”

    “说出来就不灵了。”

    “你这是唯心主义——哎,你告诉我,我也告诉你呀。”

    徐言往队伍后方抬一抬下巴:“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乔兴蕊往后方飞快地一瞟,是陆北排在后面,目光和她撞了个正着。她脸上的笑立刻羞怯起来:“什么嘛你又知道你知道。”

    “行啦,快点投完找他去吧。”

    “哼。”

    今天难得放松管制,老师和校领导们也都聚在c场,从后山孔子像到c场的短短一段路,能看到不少争分夺秒的情侣。

    徐言手里还拿着笔记本,正想低头背几个单词时,远远地在人潮里看见了江川。

    也许因为到户外,他没戴眼镜,她一时没认得清楚,看得久了些。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看见。

    只是短暂对视,没想到他停住了,站在路边草坪的石条上等她经过。

    “走路还要看书?”

    “一百天了,时间紧迫啊。”

    “这种移动的时候还是少看吧,”他左手握圆,在眼眶上b了b,“不然就要跟我一样了。”

    徐言合上本子,“好啦,知道了。”

    “你投完愿望了吗?”

    “是啊,不是刚从那边过来吗。”

    江川沉y半晌,“你写了想考哪里?”

    徐言一时想不到应该如何回答。片刻沉默,他已经把话接上:“说出来就不灵了,是不是?”

    她笑了一下:“啊,是啊。”

    “好吧。那祝你心愿成真?”

    “谢谢,你也一样。”

    她的手指夹在笔记本里,是在准备翻开的动作。江川在心中哭笑不得,她还是一样的倔。他没有想到,确实朋友也做不回。如果当初知道会疏离至此,也许

    “那我先走了。”他知道她不自在。没有忍住,走前依旧指了指她的笔记本:“别看啦,不差这会功夫。”

    “知道了知道了。”

    到开阔的地方,江川去同朋友合流。很快乔兴蕊接替上来,还残留着雀跃,“徐言!我回来啦。”

    “约会结束了?”

    “什么约会嘛喂,刚我在后面看见了啊,江川来找你?”

    “就是刚好碰上。”

    两人下到c场,排在班级队伍的后面。有几个同学搬着两箱打好的气球到了,从前往后一人一只地传。徐言分到一只粉色的,百无聊赖地捏在手里晃。

    乔兴蕊往身后张望了一下:“真是,十六班离得这么远啊,还想顺便把上次跟借邹昕的充电宝还给她。”

    年级共二十个班,在c场排两排方阵。无需计算,十二班正排在二班后。

    徐言没跟着她扭头去看,只是目视前方,“中午约她一起吃饭呗。”

    “问题是我现在放在兜里好沉,裤子都要被拽掉了。”

    徐言见状,坏笑着作势要去扯她的k袋,乔兴蕊怪叫着往同学身后躲。

    前面传来班主任的叫声:“后面的乱动什么呢!按队形站好!”

    两人立刻恭恭敬敬背手站住,彼此偷看一眼,使劲憋笑。

    校领导的讲话无聊,从徐闻的方向,能看见她站在队伍末尾,一直微低着头在看手里的笔记本。

    全年级气势汹汹地宣誓后,各班的礼炮纷纷砰地喷出纸花,有拿气球的此时也松了手,呼啦啦地一片熙熙攘攘的彩色飘上了天。

    她起初被礼炮的爆声吓了一跳,而后很快又仰着头瞧,小孩子一样,视线追着飞上天的气球跑。

    他也仰面去看。不知道是哪个班这么有仪式感,气球都打的是氢气。那些气球上大多用马克笔写了字迹,视线所及,写的都是“梦想成真”、“x大等我”诸如此类。

    天气不好,没有多少阳光,天空像块被墨水洇久了无法完全洗干净的毛毡毯。反而更显得那些气球五彩斑斓,像怀着一腔孤勇的、一颗颗彩色心脏。

    地上的人用目光极力地追,仿佛可以将做过的梦都投射在那上面,就此天高地阔,腾飞去了。

    徐闻见她手上捏着的那颗粉色气球,是无法升空的那种,也没有写字。心中替她遗憾,她大概也想这样放飞的。

    徐言,你没有写在上面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那天晚上,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他们隔着半臂距离。

    “你今天,去投心愿了吗?”

    “嗯。”

    “写的什么?”

    问得太生y,他原本不预备得到她的答案。

    “什么也没写。”

    徐闻疑惑地看向她。

    她没有回视,慢慢地说:“不想靠孔子。我的愿望,我想自己实现。”

    徐闻怔了怔。

    他想起她仰面看气球时的神情,忽然懂了她那时在想什么。也许她看的根本不是气球,而是天空。

    她想要高飞的天空。γuzんaiwu点asia(yuzhaiwu.as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