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ρò❶捌⒲òⓂ 35真心
    刚高考完,各种谢师宴、同学聚会纷至沓来,徐言和徐闻都很是疯玩了一阵。徐言并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场合,去了几次就觉得索然无味,渐渐便只和玩得要好的出门了。徐闻倒是来者不拒,还报了名去学车,计划上大学前把驾照给考下来。爸妈每天都说他堪b猛兽出闸,一考完就成天不见人影。

    这样倒好一些。否则每日在家,这屋子里便只剩下他们二人,太难捱了。

    徐言要不就是同阳光伙伴时的小队,要不就是和乔兴蕊、邹昕三个人一块出去。但也有不好,阳光伙伴的那群朋友或许是察觉魏成枫的心思,眼见成了陆北和乔兴蕊这对,总想方设法撮合他们。方法也老土,玩来玩去,就会真心话大冒险那套。

    十个人在江边吃烧烤,酒足饭饱后,竹签子悬在倒置的小酒杯上,多转几圈总能转到其中一个。

    “我来问我来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

    一片起哄声。再转到一次,角度偏差了一点,不是魏成枫也要说是魏成枫。他脸上微红,大概也有借此机会暗表心迹之意,半推半就。

    “再问再问!”“那你喜欢的人在现场吗?”

    “在。”

    欢呼声更大了,夹杂着叮叮咣咣敲酒杯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在他们之间交换,不懂的也要懂了。

    徐言心中毫无波澜,定定望着对面的人。他有些不敢看她,却又忍不住想窥探她的神情,视线飘飘忽忽,若即若离。她只觉得羡慕。

    又转几圈,竹签尖端终于冲向徐言。所有人摩拳擦掌,然而她说:“我选大冒险。”

    “啊——”众人都失望地怪叫。乔兴蕊说:“不行不行,每次你都是大冒险!必须选一次真心话了!”

    徐言无奈地一笑。“好吧,那我选真心话。”

    问题早已经预备好:“请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百转千回,无数个画面在她脑中掠过。她不会说谎。

    “有。”

    没顾得上周围人如何欢呼、高叫,她仰头灌下一大口冰啤酒。难喝的很,又涩又酸,一如此刻心境。

    玩过两圈,果然又转到她。

    “上一次我选过真心话了,所以这回我总该可以选大冒险了吧。”

    众人大失所望。但立刻有鬼灵精的说:“好好好,那任务就是:打给你喜欢的那个人!”

    “别了别了,换一个,这多尴尬呀。”

    乔兴蕊摆摆手替她说话,大概读懂她脸色,心猜她说的那人多半是江川,总之不可能是魏成枫。

    她苦笑一下,“那我还是选真心话吧。”

    “好好好!”“快问快问——”“你喜欢的人,在现场吗?”

    她张了张口,喉头梗住,又仰头将剩下的大半杯冰啤尽数喝下。周围人都以为她是因要真情告白而紧张,心提到嗓子眼,手已经举到胸前预备振臂高呼。然而她说——

    “不在。”

    她的声音很镇静,因而十分可信。众人面面相觑,自觉好心办了坏事。

    乔兴蕊挽着陆北,偷偷冲他吐舌头,以为是自己猜对。

    “好好,哎下一个下一个!”“再转再转——”空气片刻凝固,很快又被刻意地搅活了。推杯换盏间,徐言对魏成枫歉意地一笑。

    他像是也有些预料到了。即使没能笑出来,仍微微点了点头。

    徐言的心情不可避免地低落了下去,不知不觉间喝掉许多冰啤酒。不至于醉,但也面色微红。

    陆北负责送她们两个女孩子回家。出租车上,乔兴蕊和她坐在后排,车里开着空调,车窗紧闭,徐言整个人软软地陷在车座里,眯着眼看江边高高站着的路灯,明晃晃地在眼前闪过。

    乔兴蕊悄悄挪过去,低声问:“徐言,你跟江川,有联系吗?”

    陆北在副驾驶座,识趣地扣上了耳机。

    “高考前一天,他跟我说加油,聊了几句。”

    乔兴蕊听她语气淡淡,漫不经心似的,拿不准她是个什么态度。也许又不是江川?

    “你刚说的不是江川呀?”

    她勾了勾嘴角。仿佛被窗外的灯迷了眼睛,沉醉了。

    是他多想说是他呀,要是他倒好了。

    不可说,不可说。

    “秘密。”

    乔兴蕊看她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怔怔失神的样子,当她是有些醉了,谋划着日后再盘问。

    先送到徐言小区,她下车后,陆北从副驾驶下来坐到后排,和乔兴蕊拉着手说话。

    “怎么说?”

    乔兴蕊啧啧摇头。“你可得好好安慰安慰电线杆子。”

    “难高。他,直啊,跟电线杆子真没两样。”

    “他真喜欢徐言啊?”

    “那不然呢?”陆北和他在学校同宿舍,这时从两人微信聊天记录里一搜“徐言”两字,哗啦啦出来许多条。“徐言不是都不怎么发朋友圈么,他总从你朋友圈里偷存你俩的合照。”

    “好啊,你居然都没告诉过我?”

    “我之前也不确定嘛阳光伙伴那时候也就看出有点苗头,但我心思不都——”

    她嘻嘻笑:“都什么?”

    “都在你身上,行了吧?高考完我们宿舍出去看电影的时候,他才问我,说也想约徐言看电影,又不知道她喜欢看什么。我说帮他问问你吧,他又说怕你告诉徐言。”

    “啊?那他约了吗?”

    陆北挠了挠头,“没,他还计划着今天假装顺嘴跟她提呢,谁知道玩这出。你跟徐言这么好,你分析分析,他真没希望?徐言真有别的喜欢的人?”

    “我觉得应该有。”

    “谁啊?她前男友?理科重点班那个?”

    乔兴蕊望向窗外,仿佛想看明白刚才徐言在看的是什么。

    然而什么都没有,只是夜晚的街道,街灯寂寥地照着,用暖h的光线将灰白的路面照得大亮,上妆似的,要掩饰一个人苍白的脸色。

    “不知道啊”

    ————————

    你是我永远说不出口的真心话(?γuzんaiwu点asia(yuzhaiwu.as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