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38重逢
    第二天清早,徐闻朦朦胧胧醒来,天才微亮。

    他转头看去,她微侧向他这边,脑袋歪在枕上,睡得很熟。暖水袋滚在一边,早已经凉透,大概是不疼了。

    外面隐隐传来人走动的声音,这个点,是李阿姨起床做早餐。不过多久,爸妈也会起来出门上班。

    徐闻侧身望向她呼吸浅浅的侧脸,被这一幕蛊惑了。

    被窗帘筛过的光照进房间里,变得蓝蓝的。被子皱起的形状是水波,影影绰绰,他们仿佛置身水底。阳光只能隐约地照亮这里,四周是真空的,连空气都没有的密室。

    他静悄悄地,在她微启的唇上印下一个很轻的吻。

    徐言动了动,像是察觉了,眼睫微颤。他避也不避,看着她皱着眉揉眼睛,小猫洗脸一样的动作。半睁着眼,不明就里似的,脑袋还过分留恋枕头,最后只模模糊糊地叹:“早”又一歪脑袋阖回了眼。

    然后他就被巨大的安心感笼罩了。像个幼稚小孩占有最爱的毛绒熊,他伸臂揽住她,将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使她可以完完整整地嵌在他的怀里。她并未反抗,舒服地蹭了蹭他的肩膀就重回了梦里。仿佛一切本该如此。

    徐闻闭上眼时想,他将无法接受任何一个男人,得到此刻他所得到的。

    今天的早餐是鸡蛋豆芽炒的河粉。李阿姨觉得奇怪,今天给徐闻盛好了他却不动筷子,只从冰箱里拿了一盒豆奶,咬着吸管发呆。还以为是他不爱吃,正打算再给他做点别的,过一会徐闻却进了厨房拿新的碗筷。

    “怎么了,筷子掉地上了?”

    “不是,我装一碗给徐言。”

    “哦,”李阿姨回头一瞧,徐言正从楼上下来。“你怎么不吃,我记得你之前挺爱吃呀?冰箱里还有馒头,要不给你炸个馒头片儿?”

    “不用不用。”他笑着,看那碟被他铲得乱糟糟的河粉居然像看情人。“我爱吃,我就想喝点奶垫垫再吃。”

    “行,随你。”

    徐言走到餐桌边时,徐闻正好将河粉摆在她面前,服务周到。还问:“你喝奶吗,冰箱——哦,你不能喝凉的。”

    “那一点凉没事。有豆奶吗,我想喝豆奶。”

    她正要往厨房走,被他挡在身前:“那也不行。你要喝啊,喝我的吧,拿出来半天了,热乎。”

    徐言顺着他抬下巴的方向望去,那盒豆奶的吸管早被他咬得皱巴卷曲,像李阿姨晒在厨房窗台的干豆角。

    “谁要喝你的。”

    李阿姨在厨房喊:“闻闻,你那河粉放那么久都凉了吧,拿进来放微波炉里热热。”

    “不用,天气这么热,烫的我也吃不下。”

    李阿姨边擦碗边心想,这姐弟二人今早怎么怪怪的。又说不上是哪里怪。外面徐言压低声音道:“你刚才干嘛不吃?”

    “等你啊。”

    “有什么好等”

    明明还刻意地错开时间下楼。

    对话又遭打断:“对了言言,我今早看见洗衣机里有你的床单,你昨晚拆了要洗?”

    “对,我昨晚不小心弄脏了”

    李阿姨意会过来,“哦哦,没事,我等会上去帮你洗了,这几天天气好,很快就干。”

    趁着李阿姨上楼,他立刻将碟子在桌面上一推,直接滑到她旁边位子。也不顾她推阻,凑上去在她身边落座:“我还没问你,昨天干嘛喝这么多冰的?”

    “吃烧烤当然要喝冰的啊。”

    他目光一斜,“没喝酒吧?”

    徐言仅仅片刻闪躲,就被他揪到了错漏:“你还喝酒?!”

    “干嘛?你不也喝过。”

    “那好,我从今天起再也不喝,你也不准。”

    “神经。”她低头吃一片炒蛋,“你喝不喝关我什么事。”

    他越想越觉得焦躁,筷子也停了。“喂,我说真的,你在外面喝醉了怎么办?多不安全。”

    “我自己心里有数。”

    “连自己生理期都忘了,还喝到痛经,你有个屁。”

    徐言气结。要不是因为他,她哪里会莫名其妙灌下那许多冰啤?

    从那次之后徐闻就落下个坏毛病,有事没事,总爱往她房里钻。

    过了几日,饭桌上爸提议周末一家人回老家小住,说高考后阿公阿婆都还没见过两人。

    然而徐言说:“我约了同学要出去,你们回吧。”

    “跟同学什么时候不都能玩,你都多久没回过老家看看了?”

    一桌俱静,只有徐言和徐建洲一来一回,不咸不淡地争了几句。

    姚桂月察觉丈夫隐隐在发怒边缘,忙说:“过几天先吧,今天才周二呢。我周末还不一定有人帮忙顶班,过几天再说。”

    晚饭后,徐闻敲开徐言房间的门。徐言开门时还未来得及错愕,他就已经闪身进来。

    “干嘛不想回老家?”

    竟是来问她这事的。

    “老家有什么好玩的又没网,又没什么。”

    他噗嗤一笑,“谁说的,现在都有网了。而且爸刚才还说要回去装wifi,你离不了网,你以为爸妈离得了?”

    她不说话,只倚在桌角静静望着桌面,并不看他。台灯的光蔓到玻璃花瓶上,折出细碎的光。里面的一支洋牡丹已经开得有点败了,底层的花瓣卷曲地枯掉,有一两片掉在桌上。他仍在说。

    “干什么,老家很好玩的。等回去了,我带你去转转啊。你确实很久没回过了,我算算你好像上高中之后就没回去过?不对,初中也没怎么回,上一次回好像还是那年全家在老家过年——”“你干嘛这么想我回去?”

    他顿住,用一种极认真的神情望向她。她顿觉自己是那只玻璃花瓶,就算刻了细密花纹,在他面前仍是透明的。

    “没什么,就想带你看看我小时候待过的地方啊。”

    他竟真的说出来。徐言避开他过于炽热的眼,偏头重看回那片卷枯的花瓣。

    小时候他们分开过几年。他是在乡下阿公阿婆带大的,好像是身体弱,而乡下空气好的原因。又或许是阿公阿婆疼爱孙儿吧。直到上小学,才接回爸妈身边了。然后第一次和自己的双胞胎姐姐见面——见到自己魂魄的另一半。

    首发:danme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