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χцℍцщц⒍ōℳ 41天意
    徐言一贯要午睡的,洗完澡后便像只餍足小猫,毛巾将湿发胡乱一裹,扑在床上要睡觉。还是徐闻契而不舍地要拍醒她,“吹完头发再睡,你这湿头发被空调一吹,不怕头痛?”

    “不要等下吃晚饭了,没时间睡了。”

    “起来,我帮你吹,你靠我身上睡,行吧?”

    徐言困极,半闭着眼睛圈住他的腰。轰轰的暖风里,他手指轻轻搓揉发根的动作把她变成一只全心依赖的小动物,只任他摆布。

    徐闻蹙着眉,神情专注到像在气球顶上切豆腐丝,生怕稍有不慎灼伤她的头皮。动作太温吞,等到吹干的时候,她已经挂在他身上睡着了。放她躺下时嘴里不知道在哝哝什么,他俯身凑近了才听清:

    “小闻,记得擦干头发”

    “嘁。”

    自己都懒得管,倒还来惦记他。

    他抓了抓头上早已经风干的短发,还是对“小闻”非常介意。

    窗外的烈日已经黯淡,暑气退潮般消散下去。房内坠入朦胧的光线里,与她清浅的呼吸一同织成一张困住他的网。

    醒来的时候,大概会被她骂吧。侧躺到她身边时他轻飘飘地想。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单车上她问起的缘故,那个午后他梦见小时候他们第一次见面。

    彼时他五六岁,很矮的视角。坐在车里看窗外的楼房越变越高,再怎么极力仰脖子也看不到顶。

    他走进一座漂亮的房子,爸爸和妈妈说,闻闻,欢迎回家。

    他感到一种懵然的害怕,不自觉往阿婆那里靠,还不懂他从今以后都将要在这里生活。ℤγuzんáiwu.©om(zyuzhaiwu.com)

    有人问,言言呢,言言怎么不下来。

    直到晚饭,他才见到谁是言言。

    沉默落座的女孩,连身上的睡衣都是精致可爱的一套。旁边大人迫他,要他叫姐姐。

    他整个人昏昏惑惑,这是姐姐?这怎么会是他的姐姐?一眼即知,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像两块不同形状的积木永远无法嵌进同一个凹槽里。

    陌生的环境使他顺从了。大人们迭声夸他乖巧,而“姐姐”,却始终沉默。

    这个孤高、安静的女孩从此在他的生命里无限复制,共同刻下冰冷的、名为“姐姐”的烙痕。

    直至今日,她也没有叫过他一声弟弟。

    从老家回来没几天,就是高考出分的日子。

    那天徐建洲连班都没有上,在家同他们一起惴惴不安地数着终点等时辰。

    电视新闻也在播,一家人都被那主播呆板无波的声线念得心烦。拿起遥控器啪地摁灭屏幕后,死寂般的沉默似乎更难熬。

    徐言仍装得镇静,输考生信息时手心却一个劲地冒汗,心头的鼓敲得一下重过一下。

    原本以为这么天大的一件事,查分系统应该会卡顿的。结果没有,汗湿的手指刚摁下那个键,一列数字就立即显示了出来。

    她心脏都仿佛停跳,盯着最底端的那个数字,久久愣住没有动弹。

    那边徐闻的分数也已经查出,终于是好结果。徐建洲高兴得直拍大腿:“好啊,你小子,还真让你考上!这排名h大肯定稳了吧?”

    “按前几年的分数线,应该是稳了。就是专业不一定。”

    “唉,专业没所谓!能进就好能进就好!你这分数,就算h大录不到,也肯定是去好大学!没事!”

    徐闻一直在拿余光偷偷看她。她盯着手机,手指却没有在操作,愣神似的,让他心悬得高高,连为自己高兴都不能完全。

    徐建洲很快也察觉女儿的沉默,很快猜测是否考得不好,声音里的兴奋也压制了下来。

    “言言,怎么样?”

    徐言咬着唇不答,只将手机屏幕翻转给他看。

    徐闻急急前倾身子要凑过去,却被同样心焦的徐建洲遮挡了视线。还未看清,就听他爆发出连声高呼:“啊呀!好!好!言言你——你考过最高的分就是这次!好好好,爸爸恭喜你!”说着站起来将女儿紧紧抱了个满怀。

    徐言似乎有些惶然,视线与徐闻在半空中擦个正着。他轻笑,为她此刻迷茫求助般的样子,原来刚才是被自己的好成绩吓傻了。

    “好好,你们两个都考得好!我赶快打电话告诉你们老妈,还有阿公阿婆——”

    徐建洲攥着手机往外赶,边赶边忙着拨号码。

    徐言在此刻仍有一种不真实感。仿佛从过山车的最顶端往下坠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失重得想要惊声尖叫。

    s大,她可以去s大了。

    客厅只余他们二人。他站起来说,“姐,抱一下?”

    她欲哭地扑进他张开的臂膀里。

    远远能听见爸在阳台说:“老婆,分数出了好着呢!两个人都好得不行”

    他抱得很紧,紧到她能感觉心脏在胸腔汹涌地捶打,一下一下。

    不能抱得过久,也许爸一转头回来就会发现,也许李阿姨从厨房走出就会发现。但两个人都没有动,徐言想,就当是补偿高考结束时,她未能得到的那个拥抱吧。

    晚饭时家里已经开始商议填志愿的事。s大和h大成为最优解,都是他们彼此的分数能够上的最好学校,又都同在合江市。即便离家远,姐弟两个依然能相互照应。

    一家人高兴得滔滔不绝,连菜都没夹几筷子吃。徐建洲甚至开了一瓶新的洋酒,一向限制他饮酒的姚桂月不单今晚轻饶素放,自己也沾了几口。

    烈火烹油的一日,唯有徐言的情绪显得尤为寡淡。以致徐闻饭后火烧眉毛似的跑进她房间:

    “你会填s大吧?你一志愿要填s大的,对不对?”

    “又不是填了就会被录取。”

    “我研究过了,你看,s大这五年各专业的分数线——”

    他掏出一张稿纸,“你不要看分数,看省排名,这几年s大的分数线一直比较稳定,你的名次是一定可以进的,除非今年突然分数线大涨——”

    徐言只是垂头看他写的那张a4纸,指尖触到纸的一角,雪白的颜色,想起在学校时所有的稿纸都是灰扑扑的绿,粗粗糙糙不需要珍惜的质感。

    回视他时,他仍从她脸上读到茫然和困惑。像是他那句话说得太复杂,她咀嚼了半天还是咽不下去。

    “怎么了?你不高兴?”

    “没有。我只是感觉不太真实。”

    他轻舒一口气。

    “我也是。我之前以为我们——我以为我们大学会分隔很远的。没想到,我们可以一起去合江市。”

    徐闻想起徐言在百日誓师的操场上望着天空的眼神,她说自己没有写愿望时,眼里的澄明与坚定有如不可消融的坚冰。那时候他真觉得她和要乘风而起的气球一样,是捉握不住的。可是幸好、幸好,他们如此幸运,他如此幸运。

    转瞬他又悔悟,归功于老天是不对的。没有人想过她能考s大,她甚至高二时还在班级的中下游徘徊。这是她自己挣来的,一步一脚印地踏过那趟苦旅走来的。

    “宝宝,你真的很棒。”

    徐言的心脏酸绞成一团,手从桌面上离开时指尖擦落了那张纸,飘在他们的脚下。徐闻瞟了一眼,欲拾起时被她踮起脚来搂住自己的动作打断。

    “抱一下吧。”她软绵绵地说。

    “多少下都行。”

    徐言在失眠的夜里翻出手机查合江市的地图,将s大和h大置于起点和终点的两端。横穿而过的两条江将市区划成了几瓣,s大在这块,h大在那块。

    合江市,一个因两江交汇而得名的地方。

    没有想到,他们人生的洪流,竟然要在此处,再度交汇。

    姐姐挺矛盾的。

    一方面她不可能放弃自己梦想的学校,一方面她梦想s大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要远离徐闻。

    即使是现在同徐闻某种程度上已经像恋爱中,姐姐对未来的迷茫、恐惧还是可以用那两句诗来解释: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