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43离巢
    常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后来徐言辗转得知,彭思云虽然发挥失常,仍录取了s大的王牌专业,是她没能够着的汉语言文学。

    徐言想到当时在篮球场的那一幕就会变身豌豆公主,隔了再厚的鸭绒还是觉得那一颗小小豆子,有那么些许的膈应。

    江川顺利去了首都,念应用物理,一个对文科生而言听起来就高深莫测的专业。徐言倒真和他不咸不淡地见了一次面,期间他大概或多或少地,懂她的礼貌和到此为止。她在电话里没能听清的那句话到底没再说出口,只是留下一句,欢迎随时去首都找他玩。

    乔兴蕊的第一志愿未能如愿,好在最后仍和陆北同在省会。

    徐闻录了h大的建筑学,从此开始走哪都臭屁地对着周围的房子装模作样地评头论足,惹来徐言的白眼。开学前倒是紧锣密鼓地将驾照考了下来,拿到本子的第一天就兴冲冲地拉着徐言要载她兜风,可是真等她坐在副驾驶座上扣好安全带,他车速却慢得有如科目二过弯道时的温吞。

    徐言都忍不住催:“喂,你开快一点好不好,旁边骑单车的阿伯都要超过你了。”

    “你别跟我说话了,就是因为你在我才不敢开快!”

    夏天的一切都美好而模糊,仿佛喧闹后就被漫天的彩带迷了眼睛,走马观花般飞逝了。

    姐弟俩上大学时的阵仗十分大,爸妈请了年假,连阿公阿婆都从乡下回来,举家坐飞机前往合江市,行李车上的大箱子堆得近似人高。

    先是下榻酒店,带着阿公阿婆在合江市游玩两日,最后才是送他们去学校。新生入学又是好一番折腾,徐言顶着烈日心里烦躁不堪,四个长辈跟在身边又不免啰嗦。叁十几度的高温里忙忙碌碌地参观、办手续、收拾宿舍,直到一切落定,已经是夜里。

    家里人今晚的飞机回家。徐闻的待遇总是坏些,上午送他和行李到h大,便由得他自己收拾,下午都送姐姐去了。也不知她那边是什么情况。晚上同新舍友一起吃了饭回到宿舍,想起打个电话给徐言。

    “吃饭了吗?”

    “嗯。”

    那边她背景音似乎有点吵闹,像是宿舍的女生在聊天。却衬出她声音低低的,显得落寞。

    “爸妈应该快上飞机了吧。你怎么样?”

    她停顿了一会,有推拉门的声音,应该是走出了阳台。再听见她说还好时,声音却似乎带点哭意。

    “干嘛?”徐闻登时焦躁地原地踏了几圈,“怎么了,想家?”

    他提到家,徐言的眼泪哗一下溢出眼眶。

    “我今天在宿舍、自己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看到妈妈一直站在宿舍门口,看、看着我”

    她抽噎起来,声音像只病弱猫儿,令他心神俱乱。

    “喂,你别哭啊。你现在在学校宿舍?”他瞥了眼手表,即刻戴上耳机切换打车软件。

    宿舍人问:“徐闻,你要出去吗?”

    “啊,出去一下。”

    “你干嘛”徐言吸吸鼻子,极力克制住了。“你不用来,又没什么事”

    他边系鞋带边说,能让我姐掉眼泪的,可是天大的事。

    徐言真的在校门口见到他时,整个人还恍如梦里。直到他迎面跑过来猛揉她的发,她才醒过来挂掉电话。

    “傻了?”

    “你你干嘛过来啊。”

    “你离开家这么难过,不得让你见见我这个亲人啊。干嘛哭?舍不得爸妈?”

    徐闻一提,她刚消下去的眼圈就又红了回来。

    他张臂将她揽进怀里,“哦——好好好,不说不说。”

    “今天他们送我来,我还嫌他们好唠叨,觉得好烦”她埋在他胸膛闷闷说着,整个人就变成爱哭娇气的小朋友。“爸妈说再见的时候,我还觉得,终于让我自己来了可是我铺床的时候,就看见妈站在门口不走,一直在外面默默看着我”

    妈眼中的关切如软钩般,将她自以为坚硬的心耙出密密伤口。明明一直天真幻想的都是离开家、离开家,到那一刻才懂自己是永飞不离的风筝,被父母的牵挂系得牢牢。

    徐闻低叹,能想见是怎样场面,自然能懂她这突如其来心酸。

    “好了好了,多大事呀。”他摩挲着她的后颈,像安抚一只闹脾气的猫儿。“很快就放中秋国庆假了,不就买张飞机票的事情。到时我跟你一起回家,行吧?”

    没想到徐言却搂住他的腰没停,带着不争气的哭腔:“还有、还有我们宿舍楼好烂怎么这么倒霉,分到最老的一座,比一中的还不如别的楼都好新,甚至还有电梯”

    他越听越笑,原来s大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校区的翻新与维护工作这些年没停过。徐言她们院的这届女生却不巧,分配到一栋较老旧的宿舍楼。

    难怪委屈,他姐姐可是家里宠大的宝贝。

    “行啦,这可是s大的楼,多么有历史沉淀啊,你还嫌。搞不好就是哪位着名的大学者、大文人住过的地方。”

    唧唧哝哝了这一阵,没出息的坏情绪退潮,徐言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软弱与不讲理。终于步子退开一点,垂着头低声道:“我没事了,你应该要回去了吧你学校离这好远。”

    怎么如此没有良心,得完了安慰就要甩手走人。徐闻在心里暗啧一声,可是这只猫儿向来自矜又倔傲,只有受了委屈才会软绵绵地给人抱。抱也不能久的,再久就要伸出爪子来挠人了。

    但他偏偏乐意凑上去,挨这一爪。

    “远啊,当然远了,打车花了我叁十几块钱呢。”

    徐言一只手的食指还勾在他衣角,是将要抽离时犹豫了,自己没知觉这小小动作多么撒娇。“那你那我请你吃饭?”

    “我早吃过了。你还没吃?这都几点了?”

    “我吃了呀。跟舍友去吃的,都还不熟,有点尴尬感觉没吃饱。”

    “宿舍真的很破?”他忽然话锋一转。

    “还好吧其实。就是有点旧床咯吱咯吱响,床架子都锈掉漆了,卫生间也好小。但设备挺齐的,也不是很糟”

    “那今晚想不想出去住?”

    徐言愣了愣,“出去?”

    “对啊。明天你们还没开学吧,那就去外面享受一晚。”

    “这,怎么能行”

    “徐言。”

    他直直看住她,街灯将他眼底照得灼灼有光。

    “我们在合江。”

    夜风似有感应,将她的发尾拂向他。她猛然顿悟,这是只有他们二人在的城市。没有谁,没有父母长辈,没有姐姐弟弟。

    只有徐闻和徐言。

    ———————

    姐姐内心其实是软妹啊嘤嘤  老母亲拭泪

    终于上大学了

    追更:f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