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χⓨцℍцщц⒍ōℳ 44一日游
    “可是我要回去拿换洗衣服。”

    他闲闲揣着裤兜,“去吧,我在这等你。”

    “那你不是没有带衣服吗?”

    “去买就好了啊。”“新的衣服都没洗过”“拿给酒店洗啊。”他干脆将她手一扣:“好啦,你也别这么麻烦回去拿了,去买新的就好了。”

    “可是”

    怎么可以这样去住酒店呢?她身上只有一只手机而已,没带衣服,也没带充电器、洗漱用品

    可是他拖住她的手。十指紧扣,在人生地疏的城市,盲目往未知的街道去了。

    大学旁的公园有出来遛狗的年轻人、打太极的老伯、推着婴儿车的夫妇不断有陌生的面孔在周身来了又去,然而他紧握着,没有一丝犹豫。好奇怪,怎么他会比她高这么多,有一双比她大这么多的手。

    “喂,你放松一点好不好。”

    他故意晃了晃她的手,扭回头来笑她的手臂都快僵成机器人。

    她愣了一愣,看见一对擦身而过的情侣。也是手拖着手,那女孩的笑声近了又慢慢飘得很远。

    “徐闻。”她忽然叫他。

    “嗯?”他回过头来。

    “没什么。”

    没有谁。ℤγuzんáiwu.©om(zyuzhaiwu.com)

    只有徐闻和徐言。

    她快走几步就到了他的身边,凑前去看他的手机荧幕:“我们去哪?”左手松开了他,却自然而然地挽住了他的手臂。

    这样挨得更近了。于是轮到他变成机器人,心跳砰砰,幸亏夜晚,也许不至于被她看见耳根子发红。

    “呃,嗯,去这里?”

    他点开导航里显示的商圈,“坐地铁,两个站就到。去买衣服,还有你不是饿吗,买点东西吃。那附近也有好的酒店。”

    “好,走吧。”

    只是这样而已。可是怎么有浪迹天涯错觉,拖住手的一瞬间,她是不是想:哪里都可以去。

    大城市金光灿灿的mall里,二层以上的专柜光是念都不会念的品牌名就够将大学生劝退。但只是逛第一层的平价快时尚也觉得幸福,因为男女装都在一家店内可以购齐,打扮芭比娃娃般给彼此挑衣物。

    衣服可以将就,酒店却要住顶好的。明明只睡几个小时,他却要订昂贵的豪华酒店,还拿她说事:“你这么娇气,小酒店不干不净的,服务又不周到,住了还不膈应死你?”

    “什么啊,那不要出来住不就好了,又不是我提议的。”

    “有人这么可怜,要住破破的老宿舍都委屈到哭鼻子了,我还不带她奢侈一下吗?”

    “呿!”

    但高级酒店的服务确实细致又妥帖,单是可以俯瞰夜景的落地大窗就足够吸引。新衣服交给客房服务,承诺一小时后就清洗烘干送到。徐闻关好门回来,看见她倚坐在窗边沙发凳上,怔怔望着窗外。

    刚想过去,手机却在这时响了,是妈打来的视频通话。两人都吓了一跳,徐闻手忙脚乱换成语音,“喂,妈?”

    徐言则是恐声音暴露,慌里慌张将手机提示音关闭,连接听都不敢。

    “闻闻,我们落地啦,”小窗里姚桂月在拍机场的行李传送带,“你宿舍东西收拾好没有,怎么不开视频来看看?”

    “啊,那个——我舍友没穿上衣,叫我别开,他不好意思。”

    “哦,你们这么快混熟啦?”

    徐建洲此时在旁边插一句:“言言呢,怎么不接?”“哪晓得,可能在洗澡吧。”

    徐闻趁势道:“我还没洗澡呢,轮到我洗了,那我先挂了。”

    “好,那你去吧,我们行李也来了。”

    这边匆匆结束,徐言才又单独打回去:“妈,我刚刚在洗澡没接到,你们到了?”

    “嗯,到了,现在准备从机场回家。”

    又来回说了几句,这谎言才终于落幕。

    徐言心中仿佛一根弦猛地绷紧又松开,脱力般陷回了沙发凳里。

    窗外万家灯火,真真正正是离家千里之遥了。既觉得自由,又觉得落寞。

    沙发凳太窄,只能容下她一人。徐闻干脆盘腿坐在她腿边,将她搁在膝头的手拢在掌心。

    “徐言,我们自己出来住好不好。”

    “自己出来?”

    “嗯。我们在外面租个房子,两个人住。”

    “怎么可能”无数个“可是”立刻嗡嗡地涌入脑中。“不是马上,”徐闻无奈地一笑,“大一大二课还太多,还是住学校方便。等我这两年假期可以去实习,赚了钱就带你搬出来。”

    她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他说的这样笃定,是早有谋划的样子。然而她喉头梗住,掏不出任何东西去回应。

    徐闻见她愣愣失语,没有再说什么,总归一切还未有定数。“不是饿?还不吃东西。”

    他们窝在沙发上,边看电视机里随意点开的电影边吃打包买回的寿司。徐闻夹一块鱼子军舰呈到她嘴边:“啊。”

    徐言腹诽怎么这家店军舰寿司做得这般大,张了半天嘴只咬下一半。其实是不好意思冲他狰狞地张开庞然大口,还被他笑,“哪有这样吃寿司的?”转头就将她剩下的一半吃了。甚至顺手拈走她唇边沾到的一颗鱼子,放进自己嘴里。

    电影还没看到多少情节,他又要来喂,幸亏这回只是小卷。徐言推推他手:“好了好了,我自己能夹,又不是小孩子。”

    “是,你不是小孩子,你是大姐姐。”还没等她怒视,又补上一刀:“来跟弟弟哭鼻子的大姐姐。”

    “喂!”徐言气得险些将一碗酱油泼到他身上。然而他很快见风使舵,讨好地又夹来鱼生:“行——你不是大姐姐,你是小宝宝,可以了没?”

    “神经。”

    徐言被叁文鱼塞得两颊鼓鼓,气呼呼地侧回脸去不同他争这无聊问题。

    “你慢慢吃,我先洗澡。”徐闻从纸袋里翻找买来的旅行用内裤,“等会洗好的衣服可能就会送到了,有人敲门的话你从门洞看清楚了再开。”

    “唔。”

    过了半晌,果然有服务员敲门递上清洗好的衣物,明明只是廉价t恤也贴心地熨平挂好。她还在暗自感慨这一晚的房钱贵得有理,服务员又问:“请问这个香味您觉得可以吗?”

    “呃,香味?”

    “对,就是我们使用的洗涤剂的香味。”

    徐言莫名地,凑近嗅了嗅。“呃还可以,挺好闻的。”

    送走服务员,徐闻正好挂着浴袍从浴室出来。

    “这个酒店服务也太夸张了吧?连洗衣液的味道都要问我满不满意”

    “哦?”他拈起衣服来看了看,好笑地道:“他们还真照办了啊?”

    “什么,你要求的?”

    “对啊。我跟他说,不要用香味太冲太浮夸的洗衣液。他还一脸为难地问我有没有指定的,我其实也就随口一提,让他随便就好了。没想到还真放在心上。”

    “你干嘛提这么变态的要求啊?”

    他擦着头发漫不尽心道:“还不是为你?怕你觉得不舒服。”

    徐言拎着衣服说不出话来。

    这人,幼稚起来是真幼稚,体贴起来又好像是真体贴。

    —————————

    说一下好了,因为总有宝子心焦哈哈哈

    do是会do的,但要再稍~微等等

    严谨来讲还没成年啊!(敲黑板

    但是这样考驾照就成了bug严谨来讲驾照是要过了身份证上18岁生日才能考的orz

    原谅我,身为男主给闻闻开个提前几个月考驾照的金手指不过分吧tt

    个人看法哦,在我看来边缘行为是一回事,真的doi是另一回事。

    他们都还没有过实际的经验,真刀真枪的性对他们来说是无法很随意地去看待的。加上背着姐弟的身份,这是一个很大的坎,我觉得如果很轻易就跨过去了可能不太符合逻辑吧。

    んaitangsんuщu.u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