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闻言(骨科) > 正文 46假想敌
    还是去了。

    那日彭思云化了淡妆,长直黑发精心打了微卷,让徐言在日暮时分的校门口见到她扎染的缤纷裙摆时,想起“目眩神迷”这个词。

    “哇,你这件薄荷绿马甲好可爱。”彭思云先这样说。

    对吧,为今天,特意去逛了好几次街才看中的。

    “你的裙子也好好看,不冷吗?最近降温了。”

    “有一点噢,晚上还真的有点冷。唉,为了美嘛。反正我们出地铁就到餐厅了,一路都会有暖气吧?”

    她这样说,反而更使美人有些烟火气,显得可爱。徐言心里惴惴地想,连她都觉得可爱呢。

    徐闻一路都在和她发微信,一会问她穿哪一件衣服好,一会说在地铁上看见什么什么有趣的人。徐言手上回他,一边还要同彭思云聊天,有种偷情错觉。

    逐渐靠近目的地就是逐渐快要和他见面了,心脏又在簇新的衣服里加速地跳。

    到饭店包厢,除有一两个是徐言曾经的同班同学,满桌皆是生面孔。进门落座,徐闻坐在圆桌对面,不着痕迹地笑。

    席间众人零散地在聊天,夹一筷脆皮鸡时彭思云忽然压低声问:“你认识他吗?”

    徐言筷尖停住,“谁?”

    “墨绿卫衣的那个男生。”

    她强作不经意地瞥一眼,徐闻正扶停餐桌转盘,微抬下巴示意她夹。徐言慌忙错开视线,夹回碗里埋头去吃,“啊,好像见过吧。”

    他那件卫衣还是她挑的。他问她穿哪一件,她说墨绿的吧。

    因为她今日的针织马甲是薄荷绿色。

    “叫徐——哎,你们同姓呢,他叫徐闻。”

    徐言只能囫囵地答:“这样。”

    饭吃饱了还有第二趴,说要去ktv唱歌。一群人熙熙攘攘离开饭店,下楼时彭思云捏捏徐言的手心,眼里熠熠有光:“我去找他说几句话。”

    徐言还在错愕,眼见她裙摆袅袅娜娜,在出饭店门时快步到了徐闻身边。

    “嗨,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

    “真巧,没想到都会来合江。”

    两人并肩而行,有来有回。原本在同徐闻说话的人识趣地撤下来,正好瞧见徐言身边尴尬的空缺。

    “嗨,你是s大的吗?”

    “对。”徐言收回目光,“你也是?”

    “我是管院的。你好,我叫”

    徐言无心记他的姓名,草草地聊了几句。直至走到ktv,彭思云也未回归。

    包厢里,灯光变幻,照得玻璃杯里的液体五光十色。徐闻坐在立麦后唱歌,微垂着眼睫,射灯自他头顶照下来,深情款款的样子。

    徐言啜着橙汁在玩牌,却没在花心思筹谋。忍不住要去瞟他,又想起高一军训那时他唱歌的样子。他是俊朗的,在这么多人里也是难以不引人注意的好皮相。她欣赏他的地方,自然也会有别人欣赏。

    果然,彭思云点完歌,靠过来小声说:“他是不是有一点帅?”

    “唔还行。”

    “帮我看一下,我的口红有花吗?”

    她的脸凑上来,这时有一点小女孩的娇憨。徐言替她看过,她又用手机去照,可惜光线昏暗,看不清楚。匆匆整理完,彭思云拿过另一只话筒,为他和音。徐闻望过来,意味不明地一笑。

    下一首是彭思云点的,低柔的粤语情歌,极衬她的嗓音。其间有人拿出手机拍视频,但徐言听来,句句都仿佛在唱给具体的某一人听。

    徐言烦闷地回去看牌面,一手不错的牌也被打得稀烂。手机屏幕亮起,是徐闻发来:玩得怎样?

    她用力地敲下一个字:烂。

    包厢吵闹得很,却仿佛能听见他笑了一声。

    “加我一个?”他施施然落座,在她对面。

    她玩得并不好,但他处处让她,也不知怎么,他坐在对面后她就没输过。倒是他,弃了几把牌,喝下好几杯酒。

    学校宿舍都有门禁,过了十点众人便纷纷地往学校赶。他又发来信息,让她等他,于是徐言只好胡乱编一个借口,甩掉彭思云。然而她偶遇一般,问徐闻:“你坐几号线?”徐言看见她裙摆轻飘飘一旋,拂过他的膝盖。

    “我不回学校,还约了人。”

    “好吧,那有机会再联系。”

    自然另有人对美人献殷勤,叫了车提出送她。她没有推拒,礼貌地道谢上车,摁下车窗同徐言摆摆手道别。徐言回以招手,车子驶走时却思忖,也许她根本是在冲徐闻。

    人渐渐地散了,转过下一个街角,他终于上来牵住她的手。

    出租车上,他握住她的手心贴在自己脸颊,有一点热。徐言另一手又去探他额头,“干嘛又喝这么多酒?”

    “不多。有一半还不是帮你输的。”

    “我就算输了也不用喝啊。不会喝酒的都是喝饮料,我杯里的是橙汁。”

    “哦”他此刻看起来有些懵懂,又摸一摸她的脸,“嗯,很乖。”

    徐言移开他的手,沉默地望向窗外。

    其实他什么也没有做,她就是吃味,也找不到根据。

    也许她是羡慕。像羡慕魏成枫犹犹豫豫说“在”,羡慕彭思云问自己的口红有没有掉时,那一点旁若无人的在意。

    “干嘛,不高兴?”他挨过来,紧凑在她身边,“又没输钱。”

    输人!徐言心道。但他又蹭一蹭她的毛衣:“新买的?好看。”

    “嗯。”

    她心情陡然愉悦了一点,憋不住,极小声道:“彭思云不好看?”

    “她?”他奇怪地,像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提起此人。“对了,你怎么会跟她一起来。”

    “之前在服务队认识了。她挺漂亮的,不觉得吗。”

    徐闻这时酒意散了一些,才明白过味来。“啊,吃醋了?”他笑得开怀,“言言,你现在懂我看你和江川打电话时的感觉了?”

    “什么呀。”她推推他,“你坐好,这样不安全”

    他脸上仍是憋不住的笑意,得知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似的。“真是,我跟她讲了十句话都不到!”

    “我也没说什么啊!我确实觉得她挺可爱的,不行吗”

    “行、行。”

    对话戛然而止。车里没有开广播,因此静得出奇,徐言想到司机刚才把他们这对话都听在耳里,后知后觉地涌上难为情来。

    过了半晌,他忽然说:

    “徐言,我们在谈恋爱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