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一只咸鱼已上线
    随着巨响,巍峨宫殿随之坍塌,漫天黄沙中青衣少女缓缓走出,裙袂飞扬腕部银铃叮当。随着手指在虚空轻轻敲击几下,一道蓝色传送门出现在面前,随着少女迈入其中,身上的繁复的青色衣衫转变为极具现代科技感的紧身服装,纳米级材料保证在传送的时候不会受到伤害。

    在传送门关上前,云锦又回头看了眼还未完全摧毁的城池,这已经是她第叁十个任务,嫁给古国的最后一位君王,帮助母国摧毁这个国家。其实这次任务她不过就是走个流程,她就是个可以被随意使唤和摆弄的棋子,无论是原身还是她自己。一切都只根据系统的安排走,只要她不会被其中的情感左右,那么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不过这次的任务让她想起些,深藏在记忆中的已经有所淡忘的回忆,难免会有些触景生情。

    云锦点了下自己的任务面板,后面还有长长一条空白等待填满,扣着手指盘算着还需要过多少次任务。小言任务组整体难度都不大,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指标,可是想要得到高分任务就需要手速够快,每次任务出来还没到两秒就被瓜分,按照她这个咸鱼性格,想要完成目标不知道还有多久。

    她打着哈欠感觉有些困顿,用积分给自己兑换一瓶动力饮料回复体力,靠着墙壁毫无形象喝着,反正这是她的意识场,也没有其他任务者。翻看着任务面板抬手选了个任务等待进去。小言人多系统少,一个系统同时匹配好几位任务者,云锦在组内一直都是潜水状态,系统对她也是放任自由政策,只要没大事根本不会理她。因为任务众多,大体分为意识传送和身体传送,身体传送的任务得分一般都不高,因为为了保护任务者,身体传送任务给任务者迭加各种buff值,确保不会死在任务里。

    云锦好不容易抢到一个意识传送,能量饮料还没喝完,人就已经站在一扇巨大的欧式铁门前,白色大门上部满是镂空雕花,在看清里面的情况后,她微微睁大双眼不由感慨厉害。一望无际的花墙已经远处只能看见屋顶的庄园,哪怕她已经被各种小言荼毒,估计也没有一个能够与此比拟。

    两位身穿燕尾服的执事打开门向她鞠躬,被两米高玫瑰花墙包围的宽阔道路边停着一辆圆型马车,马车整体金光闪闪上面镶嵌着红色蔷薇花,顶部四角突起雕刻成雄鹰,口中衔着红宝石,车门边身穿骑马装的车夫,一位身穿白西装长相俊秀的男人走过来,对着她微微鞠躬,随后露出完美笑容向她说道:“小姐,欢迎回来。”

    男人的声音和他的颜值一样,让人过目不忘,简单的词汇在他口中变得如同咏叹调一样,俗称能够让耳朵怀孕的声音。

    云锦也是见过不少世界,自然不会太过诧异,只是这个上来就这么夸张,内心还是会波涛汹涌,面上故作镇定盯着几人,下意识伸手捏住自己的脸,她下手没有半点放松。“嘶”,随着她吃痛皱起脸,才确定自己没有做梦。伸手示意他们别靠近,掏出面板查阅起来确定自己没有进错任务。当任务者在查阅时,外人自然看不见,在他们眼中她就在空中随意点弄,系统为了维护稳定会锁定当前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只有任务者可以随意行动,不过一次任务只能使用1次查阅技能,她的系统名存实亡,每次她都要检查一遍。

    ‘还真没进错任务。’她心里嘀咕着,这次的任务是在这本名叫春光明媚的少女心与渴望被爱的王子们里做女n号,目标是女主的青梅竹马。她盯着这书名,忍了好久才没让自己笑出声,这都什么鬼名字,又查阅了主人公的名字,真是满满的充满恋爱气息。

    随着她关闭面板,时间也开始流动。面前的帅哥冲过来,身高接近一米九浅栗色长发微卷,面部线条分明,五官立体显然不是本土任务。难道她是穿到外国了吗?但是他说的是中文呃,云锦手指捏着下巴暗自嘀咕着。

    帅哥低着头,浅蓝色眼睛中满是心疼盯着面前的少女,抬起手指想要摸着她已经发红的脸颊:“小姐,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云锦感觉浑身一阵恶寒,急忙后退躲避开他的手,面前的帅哥变得落寞沮丧,盯着她的眼神十分委屈,一副受尽欺负的样子。云锦被盯得发毛,有些尴尬挠了挠脸:“脸上有点痒,晚饭好了吗?我饿了。”

    “当然好了,小姐请上车。”男人重新展颜,打开车马示意。

    云锦看着这辆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贵族气息和我很值钱的马车,急忙摆手:“不用了,我走过去就行。”

    “好的,小姐。”男人笑容不变,关上车门示意车夫驾车跟着,他则和云锦保持半个身位的距离一同前行。

    十分钟后,她盯着遥遥无期的房子选择屈服,满脸菜色看着身后的帅哥,这具身体的体力值实在太差,显然此刻以经是她的体力极限,再多走一会就要晕了。帅哥打开门伸出右手作为依衬,握住她娇软的小手送她上车。

    男人看着车内的少女,笑容温柔如同叁月春风,浅蓝色眼睛盛满流动的海水,在正午阳光下微微荡漾着,白色的西装在他雪一样肌肤的承托下也变得黯然失色,微微张开的薄唇似乎想要说什么。云锦被面前的男色晃得发毛,直接伸手关上车门,接受书本信息传送。

    她盯着手里巴掌大的书,全书铺满粉红色樱花,上面烫金的数个大字。为了匹配上这本书名,全书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普通颜值以外的人,每一位人物都秉持着帅、美的原则,甚至每一位人物都要配上一大段形容外貌的修饰词,对于女主那更是惊天地泣鬼神,还好没有出现五彩斑斓的黑,和光芒四射,七色彩虹的发,在被各种色彩充斥的世界里,女主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黑发是那么的受人瞩目。

    不过人设却不是古早玛丽苏的最爱,家境普通甚至贫困,但是女主如韧草一样的性格,收获了一堆人的爱。她活泼开朗,家境殷实,一心想要谈恋爱,非常具有少女心和孩子气,只是每一个见到她的男人都是靠着脑补爱上她,甚至都自认为自己是她的男朋友,从而引发一系列狗血爱情。

    ‘那头又长又直的黑发,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随着风飞扬着就像上等丝绸柔软顺滑,阳光在上面落下细碎的吻。少女转过身向他露出微笑,哪怕眼角还含着泪,她也固执着笑着,显示着她不会向命运屈服。那一刻他知道,这是自己要一辈子呵护的人儿,他要娶她,生下好多孩子,一辈子照顾她’

    云锦显然也被男主的内心戏逗乐,被誉为全球n个第一,被各种数量级词汇包围的男人,在见到女主的第一眼就已经想到后面各种结婚生子的场景,并且还规划要生多少个孩子,各自教授他们什么技能。当然这中间还有六七八个,同样也被数量词汇包围的男生,他们被女主惊为天人的美貌所震撼,无所例外的都爱上了她。而女主从头到尾都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她站在那里,就有人会将所需要的物品亲手奉上,尽管她也很莫名其妙,但是那些自封为男朋友的男人们乐此不疲。

    她看了眼结局表示无语,女主是怎么喜欢上这帮莫名其妙的男人?

    ‘所以,这本书究竟写的什么?脑补追人?这都什么鬼剧情。女主的青梅竹马虽然不是一开始被数量级包围的男人,但是他靠着奋斗被数量级环抱之后也开始参与脑补追人之中。’云锦被搞得摸不着头脑,小言任务很少出现和女主抢夺的任务,这个男人也算是主角之一。按照书本设定中的世界观,发布了这样一个任务基本上是很难成功,没有那位任务者敢和当前世界气运之子相对抗。

    她现在只能联系久未谋面的系统,结果脾气比她还大的系统直接将她的通信切断。

    “”她准备写一封邮件发送,就算它看不到自己也是知会的,别到时候任务失败过来找自己。

    “小姐,请下车。”男人轻轻敲门说道。

    云锦下车的时候还不忘看他两眼,反正她还没见过有人说话如同诗朗诵一样,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投以温柔微笑,一举一动,一丝一毫都没有任何出错,除了一开始对她伤害自己的事情做出了出格行为。

    她的疑惑被面前的景象震惊,她做的现代任务中都没有见到过如此夸张,将有钱彰显在任何一处的家庭。要不是她知道故事发生在何处,还以为自己现在身处欧洲古堡。

    她微垂着眼,有些无语盯着面前两排人,开头几排是燕尾服执事后面则是穿着女仆装的佣人,他们唯一的特点就是年轻,漂亮,身材好,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以及此起彼伏的声音。

    “欢迎回来,小姐。”

    听着欢迎声,云锦感觉脑壳突突的疼,走到门口换下外套,盘算着如何开口才能取消这样的欢迎仪式。因为太过简单,基本上给了书本传送任务之后就不会再传记忆,所以她只能估摸着做事,不能做太大举动。见她要进门,男人伸手轻轻扣住她的肩,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姐,请等一等,老爷稍后就到。”

    原来还有个爹啊!她这个角色全文就出现叁幕,书中并没有过多形容其他女性,只有有钱,漂亮一笔带过,所以才会惊讶于自己原来也被数量级包围。此情此景,她一点也不想努力了呢。

    价值不菲的豪车缓缓停下,车头的金色飞马熠熠生辉,云锦看着逆光而来的男人,嘴角抽搐着。

    “我的小云锦,好久不见有没有想爹地啊!”

    看来这里真的连一个普通颜值也找不到啊!面前的男人看上去就是位俊美大叔,甚至连中年男人该有的啤酒肚都没有,他抱着生无可恋的云锦哭诉着对女儿的思念,周围的人似乎也被这感天动地父女情打动,一同哭泣。大叔拍了拍她的肩,擦着眼角泪水展示着自己因为太过思念女儿而创作得新作品,一副一比一复刻的油画。

    “您是认真的吗?”云锦从这幅画中看不出任何对自己的思念。

    “当然,因为太想你,我只能通过吃饭排解压力,都胖了不少。”大叔振振有词。

    “不,想到我,您应该不会想死。”云锦强迫自己扭开头,不让自己盯着这幅画。这完全就是男人自己的自画像,躺在浴缸里模拟马拉之死。

    “好吧,看来你不喜欢这礼物。”男人让佣人收起作品。

    接受过之前洗礼,云锦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接受屋内的装饰,但是抬头见到的是楼梯上巨幅油画,画中是穿着洛可可裙子,一头卷发的美人回眸而笑,大厅左右两边还挂着多副男人不同的自画像。

    “亲爱的,我回来了。”大叔冲过去抱着画打招呼,“又是一年,你比之前又美了。”

    “”云锦一时间不知该感动他们的爱情,还是该招呼他不要将眼泪留在上面,因为她看见楼梯边上正站着画像上的女人。

    “亲爱的,我在这里,你的眼神又不好使了吗?”美人挑着眉,手中的折扇轻轻扇着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