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奇怪的走向
    “云锦同学,今天真是谢谢你。”璐璐抵着双手向她道谢,金色的睫毛一闪一闪,莹白色眼眸中装满星辰。

    云锦感觉胸口一阵紧张,糟糕,这也太可爱了,明明自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结果她觉得女主简直可爱到爆炸,好想带她回去装扮啊!这才是传说中的洋娃娃啊!

    “话说,你好高哦!”云锦盯着面前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少女,要不是自己和她站的近,根本没有意识到面前娃娃脸的姑娘这么高。

    “嘻嘻。”少女粲然一笑,露出嘴角小虎牙,简直就是可爱本爱。

    挂着痴汉笑容送走璐璐,她才坐车回家,满脑子都是女主的样子,完全无视掉已经塞满的邮箱中又增加了一份转岗通知书。

    “小姐今天很开心?”兰泽替她换下衣物,柔声问道。他13岁起就照顾云锦,对于她的习性都很清楚,高兴时步伐会比平时轻快些,显然是有什么高兴地事情。

    身上的校服贴合身体曲线,酥胸在胸衣的承托下越发高挺,之前他一直都能够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可今日却无法同往常一样控制,他总会突然想到它的手感,绵软娇嫩让人想要狠狠欺负,随着他的想法身下昂扬又想抬头。自从下午翻阅那本奇怪的书后,他的身体总会有一种疯狂想要发泄出来。夫人安排专人教授他,就是让他能够教小姐体验性爱。只有在训练时让他发泄过,后来一直让他忍住,哪怕在抚摸云锦身体时,巨物憋到不行也要忍住不能射精。

    ‘记住,你的一切都是属于小姐的,包括你的精液,只有小姐让你射出来,你才能射出来。’传授的老师堵着他的马眼,得到他的承诺后才让他发泄出来。

    他的一切都属于云锦,只有云锦让他发泄,自己才能射出来。

    “见到一位很可爱的女孩子。这是什么?”云锦盯着面前的汤汁,带着不解询问兰泽。毕竟这个药颜色奇怪而且味道也古古怪怪,她没有注意身后女仆心知肚明的眼神,只是眨着眼睛十分诚恳盯着兰泽,兰泽只是温柔盯着她,并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啊!”云锦皱眉面色奇怪盯着他。

    “小姐,这是丰胸的汤药。兰泽执事不说,是因为夫人叮嘱这件事情不能告诉管家。”女仆低头悄悄说道。

    云锦红着脸端起碗一口干,不敢抬头看对面站着的管家。虽然不会提供信息,云锦可以找一些原身留下的信息来查阅。比如对面满头花白的管家是父亲的执事,母亲的很多要求都会被这位严肃执事否决,后来干脆绕过他自己安排人。

    “兰泽,今天有没有看到我的书?应该在我枕头下面。”云锦也干脆,等到只剩两人时开口询问。

    “并没有,小姐。”兰泽对云锦撒谎,他现在面对云锦只想到抚摸她娇躯时的美好,长期压抑的性冲动让他想要发泄出来。

    “哦。”云锦凑近盯着他看了看没有多说,进房间发现书的确还在枕头下,掂在手中看了看塞进包里准备每天带着。不管怎么说,世界已经被破坏,既然系统没有找她那么任务不变,自己的目标还是女主的青梅竹马。

    如果说这本书的存在给这个世界加上一层枷锁,强制展露出所有的美好,那么随着枷锁的消失那些被压抑的阴暗则会迅速出现。长期不正常教授让兰泽对待云锦的感情变得扭曲,再加上所谓的测量让他接触云锦身体从青涩变为成熟,他的性冲动和渴望都来自于这剧女体。只是世界观的设定将那些所谓邪恶强行压制,如今这些情感汹涌而出,那颗名为欲望的种子已经发芽正在茁壮发展。

    云锦刚洗完澡就被兰泽敲开门,端着牛奶让她喝,裹着浴巾的少女因为羞耻躲在门后伸着脑袋盯着他十分不乐意。

    “小姐您的头发又没有擦干,这样会感冒的。”兰泽说不动云锦,她死死抵着门拒绝他进入,可只要兰泽露出委屈的表情,云锦就乖乖屈服打开门让他进来。

    “如果您嫌麻烦可以打电话给我,房间有内线。”兰泽放下牛奶,轻轻擦拭云锦还在滴水的发。

    “我还没来得及,你就敲门,我衣服还没穿。”云锦真是怕了这个男人委屈的眼神,低着脑袋小声嘀咕。

    “小姐您在说什么?”他弯下身子贴着云锦颈部,想要听清她的喃喃自语。

    灼热气息喷洒在裸露身体上,云锦感觉身子开始发痒,奇怪酥痒从接触点蔓延开,整个人随之燥热起来,急忙躲开他拉紧浴巾,磕磕巴巴解释:“我,我什么都没说。”

    兰泽盯着面前神情紧张的少女,自然知道她是害羞,胸前的绵软被布料勒住让象征着诱惑的深沟呼之欲出。她的一举一动都兰泽被收入眼中,就像一只受惊幼兔,会因为身体敏感变化而受到惊吓,会被自己突然靠近而羞涩。

    他带着能够让人沉迷的微笑,将手中的发吹干后再用梳子整理通顺,盯着她将牛奶喝下,温柔擦去嘴角残留物,直到云锦躺在床上盖好被子才晚安道别。眼神温柔到滴水,云锦看的心脏砰砰跳,面红耳赤扯着被子遮住脸颊背对男人。身后的兰泽正伸出手指勾调着她的发尾,直到云锦完全入睡才离开。

    为了任务和舔颜,云锦和璐璐成了好友,云锦越看她越觉得可爱,日常喜欢托腮极为花痴盯着她。这时候璐璐对她笑得越发甜美,有时候打闹时还会搂着她,胳膊就这么压上胸的饱满,云锦下意识想要挣脱才发现她的力气好大。

    “璐璐,胳膊呀!”她压地声音呼唤身边的少女。

    “嗯?”金发美少女才后知后觉出声,收紧手臂去感受胸脯,故意在她耳边调笑:“锦锦的胸部好大,好软,好想摸摸。”

    云锦红着脸瞪着她:“快松手,要摸的话你自己也有。”

    气恼的少女不知道现在这幅娇羞神情有多可爱魅惑,璐璐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将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凑近用美色诱惑她,趁着云锦发愣的空档手指罩住胸部揉搓起来,“真的好软,是不是也和锦锦一样白白嫩嫩呢??下次我们去泡温泉吧。”

    “啊啊快松手呀!”云锦直接尖叫起来,被戏弄得浑身发软根本挣脱不了。璐璐因为身体原因不用上体育课,云锦就翘课陪她,结果她居然就在教室里玩弄云锦的胸部,“不要,不要摸胸部呀!”

    云锦焦急地都要哭出来美少女才松了手,给她擦拭眼泪,双手合十抱歉:“对不起,锦锦,因为你太可爱了,所以想要欺负你,不要哭了,回头我请你去泡温泉。”

    云锦这才发现璐璐没有胸部,穿着外套的胸前连一丝起伏也没有。璐璐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盯着自己,再求她原谅。轻易就被美色引诱的云锦没了骨气就这么原谅了她。

    “下次不许这样了。”她红着脸说着,突然睁大眼睛,伸出食指点着璐璐脖子上一点点的凸起,边轻轻揉着边抬头问道:“璐璐,你这里怎么有些突出呀。”

    “锦锦,你”璐璐显然震惊她的这一举动,愣了愣嘴角勾起神秘莫测的微笑,低头盯着面前的云锦。她坐在桌子上,云锦坐在身侧凳子,她的呼吸云锦都能感觉到,那张漂亮的脸就在自己面前,樱花色的唇一开一合,但是云锦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因为璐璐的手又抓着自己的胸揉搓起来。

    “璐璐,我生气了。”她气呼呼喊道。

    揉胸的美少女嘻嘻笑着一点也不自觉,手上的力度一点也没小。乳尖将薄薄的胸衣撑起,云锦只穿着衬衣所以能够明显见到凸起,简直就是诱人犯罪,两根手指对着那处一捏,云锦就尖叫着软了身子,靠着璐璐哪里还有力气挣扎。

    ‘真是娇滴滴又敏感。’金发美少女盯着伏案休息地云锦,眼中闪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兰泽知道自己要保持距离,那无法抑制的情感趋势在两人独处时,总会让他无意识做出格举动,从肢体接触上获得安慰。甚至在测量胸部时,手指会不禁意间夹住那嫩果,只要轻轻揉一揉云锦就软了身子,硬挺挺的小果挺立在胸前。每次都让云锦哭叫着求自己放过她,无意识的美妙带给他得是更为强烈的渴望与性冲动。在他温柔微笑的假面下,是足以融化一切的欲望岩浆,等待着能够释放地机会。

    又是将云锦弄到浑身发颤抖着身子躺在床上休息,兰泽为她换上内裤,贝肉上面晶莹雨露看的他口干舌燥,理智让他平静下来轻轻擦干净,挺翘的臀部裹着白色布料,男人的大手从腰部依依不舍离开。云锦躺在床上口中呢喃着让兰泽放过她。

    他可爱的小姐真是一点点‘罪’都不能忍受,就连这快乐的‘罪’都让她嘤嘤求饶。他忍不住弯下腰在圆润臀部落下一吻,期待着她之后的表现。

    兰泽在楼下遇见刚刚结束通话的管家,“夫人说小姐一个月后就是成年礼,打算在庄园办一场酒会。这件事交给你负责,这几天需要你去采购些物品,这些是邀请名单。”

    兰泽知道这份名单都是夫人看中的联姻对象。

    “还有一件事,刚才修然馆那边来电,一直上门服务的师傅有些私事,已经安排其他师傅,后天我会安排司机送小姐去。”

    “也不需要,夫人有安排我学习过,那位师傅是夫人亲定,既然这样就由我来。”处于对云锦安全考虑,以及自己的私心,兰泽拒绝让她自己去会馆。其实修然馆表面是休闲中心,私下是贵妇人们包养小白脸的场所,允许里面的技师和顾客有肉体关系。夫人定下的师傅是会馆创始人之一,除此之外对其他人都不放心。

    根据夫人的要求,在成年礼的前一个月,他有责任让小姐体会性爱的美妙,所以今天是云锦的初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