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按摩到高潮
    “诶,今天就按摩吗?”云锦显然有些不大乐意。

    “约好的师傅因为私人问题推脱了,由我来代替,之前一直是足部按摩,今天是全身按摩,请您换上衣物。”他笑着将一包衣物递给她。

    哪怕云锦再不乐意,只要兰泽垂下眼眸看向她,云锦就咬着唇乖乖听话,鼓起的嘴巴软糯可人。

    “这个衣服真的没问题吗?好色情。”云锦盯着包里的衣物嘀咕。

    “您在说什么?”将按摩床推来,兰泽发现云锦正站着窗口嘀嘀咕咕,“请您快点换上衣服哦,一会老爷夫人还要同您视频。”

    “但是这个衣服有点”云锦有些说不出口。

    “这是提供尺寸之后修然馆为您特地定制的衣服,据说方便按摩,请您快点换上,不然一会就赶不上时间了。”兰泽声音温柔却强硬。

    “呜”被训斥的云锦低着脑袋喵呜一声,钻进厕所换衣服。

    兰泽的微笑越发和煦,眼神灼热明亮盯着穿着浴衣局促走来的少女,额前的碎发遮住他的眼神,春风般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请您脱下浴衣躺上来。”

    云锦红着脸脱下衣物,手臂尽量遮挡身体趴上去,尽管在兰泽面前已经赤裸多次还是会羞耻,而且身上穿的胸衣和内裤是什么呀!布料紧裹也就算了,胸衣居然只能遮住三分之一的胸部,还是她拉扯了许久才勉强遮住乳尖,粉嫩乳晕都能看见。下身的内裤更想吐槽,低腰窄缝内裤前面阴户面前遮挡,后面基本陷进去,穿了就像没穿,好难受。皱着小脸枕着手臂,云锦开始装死强迫自己睡觉。

    “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请一定告诉我。”

    “嗯。”云锦闷闷说着。

    “那么现在就开始了。”兰泽拿起精油擦拭下手,将手中精油倒在白嫩嫩滴臀部,冰凉的液体浸润后,桃子一样的臀泛着油亮腻滑感。

    “咦”云锦浑身激灵抬起脑袋看向身后。

    “是冷到您了吗?”兰泽收起精油的动作如同优雅贵公子在鉴赏香薰。

    “没有。”云锦此刻半直着身,胸前的丰腴挤压着床,沉甸甸格外有分量,面露尴尬解释:“就算有点突然,吓到了。”

    “没关系,小姐您第一次难免会紧张,请您放松,我要涂抹了。”兰泽修长的手沾着精油在她腿上涂抹开,能够感受到云锦身体的紧张与僵硬,已经微微的颤抖显然十分不适应。

    “请您放心,我的水平还是不错的,学习时老师也夸我做的不错。”兰泽笑着说道。

    “唔”云锦应和着,身子依旧紧张,臀肉下部与腿心接触的地方被手掌揉按捏弄,混合着精油的滑腻,酥痒感让她身子有些发软:“呀,那里怎么了?”

    “捏这里的话,能够促使血流循环流通。”

    “哦,这样啊!”云锦红着脸低下头,臀部也被手掌捏弄着,感觉好像的确是比平时舒服些,可是好痒哦。

    “小姐真的很怕痒呢,但是这样的话肌肉普遍都会很紧张,请您安心放松身体,这样按摩才能带给您充分而舒适的享受。”

    云锦捂着嘴忍受腿部的酥麻爽感,心想自己根本做不到呀,真的是好过分,唔

    “啊啊,哪个,那里是”纤细的内裤被提起,私处的布料都陷入紧闭的粉嫩贝肉中去,看就像私处饥渴的含着细绳,兰泽的手指来捏着绳子来回拉扯,前面的布料都碰到从没玩弄过,被包裹起来的小肉粒。

    “揉捏这里话,能够促进新陈代谢。”

    “这样嘛?可是,呀,哪里”云锦又叫起来,阴户已经被兰泽用手指剥开,露出内部还未被滋润浇灌的小阴唇,上面一根细绳正磨着它,拇指和食指捏着两边打开的阴户揉捏,“兰泽,这里,这里不是”

    “这边有利于舒缓肿胀哦,您的这里有些肿胀呢。”

    “是,是吗?”云锦有些疑惑说道,随后拇指隔着布料揉捏起她的尾椎骨,指甲搔刮着四周:“这里,等,等下,这里不”

    “小姐您的肌肉真的太紧张了,这里需要重点按压才能够缓解呢。”兰泽笑着解释,将蜜臀抬起,抓着臀肉拇指一点点按摩:“为了能够让淋巴流动,请您将腰部抬高一点,在抬一点。”

    云锦只能乖乖地抬起腰撅着屁股,因为双腿还要张开简直就是自己将私处打开给兰泽观赏,臀瓣被他扒开私处的布料已经完全陷入,一点遮挡也没有,下面湿润风光一览无余。云锦红着脸盯着身后的兰泽,他还是那样的贵公子形象,正常得不行,而云锦已经红成了炸虾。

    拇指一会按压右侧花瓣一会又对着中间私处上方按压,力道或大或小,将云锦搞得虚软无力,口中发出无意识呻吟。

    “对不起,小姐,是弄疼您了吗?”兰泽听着她的呻吟询问。

    “没有痛不过”云锦要说的话还是咽到肚子里,她怎么说嘛,与其说是痛,不如说是好舒服,而且身体深处都有些悸动。

    “按摩这里的话,不但可以加速新陈代谢而且能够逼出体内的寒气哦。”兰泽一边说着,拇指对着中间的嫩肉疯狂揉按,好几次都划过布料直接按在媚肉上,在小阴唇周围打着旋。

    云锦伸手捂住嘴,防止口中发出声音,浑身颤抖起来,心里猜测兰泽是不是故意玩弄自己的私处。真的好奇怪,虽然羞耻可是格外的舒服,当拇指抽离,还带着湿润晶莹。兰泽又按压了一会臀部,说从上半身开始。

    云锦重新趴好,猜想上半身应该不用担心,毕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精油从腰部揉按着往上抹去,云锦虽然感觉背部和颈部又疼又爽意外的舒服。

    “小姐的背部肌肉有些僵硬,您最近需要安排运动了。”兰泽又给云锦敲定活动,他看着被揉捏的发红的翘臀心情似乎格外美丽,“请翻过身来,仰面躺下。”

    云锦这才红着脸翻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乳头已经勃起,将布料都撑起来,就连胸衣都往上移动从乳房中间遮挡,露出下方浑圆。‘糟糕,糟了。’急忙伸手捂住那两粒瑞珠很是尴尬躺下,自认为做的很好

    “小姐肩部很紧张呢,据说有个新的按摩方法,锁骨按摩要试一试吗?”兰泽将她的举动都看在眼中,捏着肩部提议道。

    “哦,真的吗?”云锦心不在焉敷衍,心里却在想真的尴尬,居然乳头勃起,可是刚刚的确是按摩,难道是她不正常吗?

    兰泽轻柔按摩着锁骨,轻声哄着她:“听说还能防止肌肉老化哦。”可惜云锦还处在刚才的尴尬中根本没有听到,也没有注意。手指顺着锁骨按摩到胸前的绵软,从被挤压的乳沟中伸进去,握住她遮挡胸部手拉起:“请不要遮挡胸部哦!”

    在云锦惊慌失措中,白兔一样的乳房弹跳着,本就没什么遮掩的布料已经挤成一团,勒住丰满乳房,奶晕和蕊珠就这么在兰泽面前晃动。

    云锦握住男人揉按着自己乳房的大手,急忙叫唤:“兰泽,等下,等”

    “小姐,我在按摩哦。”兰泽对着身下面红耳赤的少女微笑着宽慰,“您要相信我。”

    “是,是吗?”在他的微笑中,云锦相信他真的只是在按摩。

    浑圆被大手罩住揉捏,食指与中指的缝隙间是勃起的嫩红蕊珠,时不时还用手指夹起往上提拉,大手从根部向山峰高出按摩过去:“不过按摩可不是光按哦,有时候也要拉扯一下,这样会使得肌肤更加放松。”

    手掌顺着乳房拔弄,椒乳被操控着向前提起,拇指从后向前刮过去捏住前端乳晕轻轻捏着,乳晕在他手中迅速涨大,蕊珠也硬挺起来。

    “呀胸部不要,不要,啊啊”

    “这个时候,不但需要肌肉放松,若是皮肤一起放松的话,按摩的效果会更好哦。”掐着乳房前端往上拉扯,云锦身子似乎被拉起,口中呻吟叫唤,眼神涣散原本梳理的发凌乱散开。大脑已经被胸部的快感弄到发懵,根本不能理解兰泽究竟在说些什么东西。

    她浑身颤抖,乳头被手指捏着拧弄,食指掐着拇指快速摩擦,快感迅速往上堆积,“不行,不行,快住手呀!”她呻吟叫唤着,在这样不停地揉捏那里的话,她会受不了了

    全身所以的敏感点似乎都聚集在了乳头上,整个乳房变得坚挺湿润,硬如小石子一样的奶头被捏主摩擦挤压,拧着乳房往内按压,乳房上被手指按出一个个小红印。她挺着腰部发出一身绵长欢愉地呻吟,双腿自然分开露出下身已经湿润的私处,此刻腿心地娇花已经打开,开合者往外泄出晶莹爱液。

    随着高潮的平息,她又躺回去瘫软着身体喘息着,浑身都在颤抖,尤其是刚刚被玩弄对待的乳头已经红艳艳摇动着渴望抚摸,胸部的布料推挤着勒在乳晕下方将乳头显得更加色情。‘这绝对不说正常的按摩,哪里按摩会变成这个样子。’

    兰泽的手臂穿过腿心,他的声音依旧温和又夹杂着丝丝说不道不明愉悦:“小姐您平时的压力都没有舒缓吗?似乎很疲倦呢。既然这样,我们从下半身继续开始吧!”

    压着大腿将云锦疲软的双腿打开,露出依旧变得深红的私处,云锦下身光滑没有一丝毛发,可以将私处每一处都看的清清楚楚,此刻只有一道细绳撑在私处。

    云锦睁大双眼满眼不可思议,哭叫起来:“不要,兰泽这个姿势好羞耻。”

    在她的抗议中下身被抬起,整个人都不能动弹,双腿挤压着胸前绵软,使得乳房更为丰满,兰泽的拇指按住布料处的一小块凸起:“这里好紧啊,还有结节的样子,我们需要好好地按摩一下,才能够让它放松下来。”

    说完拇指飞快揉搓起那处,能够感受下一面软润中心有点硬,手指捏着凸起摩擦旋转似乎是想要让它放松舒缓下来。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嗯啊住手 ? ”云锦举起手推搡男人,那处的快感迅速堆积又要到她的临界点,满脸潮红眼角盛满泪水求兰泽住手。她的哭叫并没有让他怜惜,手指就这么玩着她的性感带,察觉到她呻吟的变化,屈起手指对着那凸起这么一弹。

    云锦就失魂落魄软下身子瘫在床上,全身还在高潮余韵中颤抖,两根手指将松软下来的肉穴扒开,里面媚肉饥渴收缩着,上方一粒胖乎乎红果探着脑袋打招呼:“看来基本上是舒缓下来了呢。接下来,我们从里面往外逐渐放松吧。”

    一条腿被抬起,媲美钢琴家的手摸着私处沾上爱液,两根手指插进蜜穴搅弄起来,将云锦插得尖叫连连。

    “不要紧的,请尽量放松身体哦,小姐。”兰泽柔身哄道。

    ‘才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欺骗,混蛋。’云锦红着脸抖着身体瞪着男人,心里暗骂。

    私处被高速抽擦蜜液四溅,发出叽咕叽咕的声响,长指按压到花穴内某处凸起,顺着那处来回摩擦,“啊啊啊”云锦整个人似乎被电流激过,娇媚呻吟着哆嗦起来。

    “原来小姐的关键点在这里吗?看来必要要好好按摩这里才可以呢,不然没有效果哦。”兰泽柔声询问,一手按着腹部一手对着敏感点戳刺抠弄。

    “诶,诶不要,不要”云锦仓皇扭头求他:“兰泽,不要,求你不要玩那里啊啊”

    在男人的手指抽送中,哪怕再抗拒也屈服身体的快感,云锦发出娇媚愉悦的呻吟,无意识迎合手指摇动屁股,在这快感中叫喊:“不行了,我不行了又要到了”

    撑着身子踩着床单想要往前逃跑,腹部被大手扣着体内的手指越发灵活,将内部每一处褶皱都玩弄一遍,指甲搔刮着敏感点,食指对着前面的花核来回拨弄。

    云锦手臂撑着床喘息,胸前的双乳随着身体摇动,只靠着腿部勉强支撑,她哆嗦着想要逃开:“我不行了兰泽,放过我”

    男人微笑着捏住她的臀,手指依旧插在嫩穴感受着媚肉包裹的舒爽,搅弄高潮中的小穴,云锦

    在高潮中只能发出一声又一声地呻吟。整个人只能被他操控,接受一次又一次高潮。

    “不行,看来仍然有很多代谢物没有能够排出啊!里面还在抽搐呢。”

    一条腿被兰泽架在肩上,灵活的手丝毫没有从私处抽离的打算,她趴在床上哭叫起来,全身泛着珍珠一样的光泽,身上被汗水浸透,披散的头发粘连在身上:“啊嗯啊不小穴”

    “我们还有时间,我会帮您全部排出的。”

    “咿呀不要又要去了”

    两个小时的按摩结束,兰泽十分贴心将浴袍和毛巾放进浴室才回来喊云锦起身。此刻云锦双眼失神瘫在床上,小嘴微张流着津液,低声喘息着全身都被兰泽按摩通透,私处流水潺潺,美穴一开一合。

    “一会洗漱完我再帮您涂润肤乳。”兰泽抱着已经起不来的云锦柔声叮咛。

    “嗯。”云锦脑袋懵懵地,也没有意识到和兰泽拉开距离居然点头同意。

    兰泽抚摸她的长发,十分满意低头落下一吻。

    他的小姐,果然怎样都是最乖巧可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