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呀,脸好疼
    “让我下来。”云锦跨坐在少年的双腿上,没有任何遮挡的私处直接触碰在卢安的西装裤上,布料就这么摩擦着柔软敏感的阴户。她总算回过味来,拍着他的肩示意。

    “好的锦锦。”他欣然同意,松开搂着少女腰肢的手,腿部的压力瞬间消失,云锦已经背对自己小跑出去喝水。从他的视野正好能够看见少女端着水杯仰着脖子,随着抬臂衬衣自然缩短,隐秘的叁角区若隐若现。

    卢安对着察觉到自己目光,生气扭头的少女笑吟吟收回眼神,下落的目光转上裤面上的一处水渍,轻轻从纸巾擦干,他总算起身寻找不知去哪里的云锦。

    “锦锦是想要这样出去?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场地只在这间房内哦!”他弯着腰凑近站在门边发呆的少女。

    “怎么可能啊!”愣神的云锦气得跳脚,死死拧着衣摆遮住下身,不爽咆哮:“我又不是你,是个变态,我知道的啦!我要洗澡,衣服给我。”

    说完还凶巴巴给了卢安一个大白眼,理所当然向他伸出手。她刚才的确想要出去,因为她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自己的行李箱,不知道为什么她好热身上也出了汗,混合上昨晚的味道让她有些头晕。

    ‘奇怪,空调坏了吗?’她有些疑惑看向出风口,又看着没任何感觉的卢安。虽然想要调温度,又怕自己衣服穿的太单薄,所以想要洗澡将身上这种黏腻的感觉洗掉。

    “在这里哦。”卢安拎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行李箱,还十分贴心打开让云锦挑选衣服。

    虽然云锦知道自己应该生气他自作主张,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卢安笑得不但阳光还可爱,到嘴边的嫌弃咽下肚,推着他转过身去,迅速挑好衣服还设置了密码这才放心去洗澡。

    不知道云锦穿着的卢安很是低落,抱着她的腰开始撒娇:“小气的锦锦,就不能让我给你挑吗?”

    盯着哭成泪人的小可爱,云锦怀着罪恶心情果断拒绝。

    “过分”

    云锦关门的时候还能看见卢安幽怨凝视自己。

    “又热又晕,好奇怪,洗完要不再睡会吧。”云锦站在卫生间里,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猜测自己一定是生病了。

    卢安抱着脚步虚浮的云锦坐在沙发上,摸摸她红红的小脸蛋无奈又怜惜:“锦锦洗个澡,居然生病了真是娇气呢。”

    “我也不知道,整个人又热又晕乎乎的,感觉大脑里面一片浆糊,不过”她枕在卢安肩头,搂着他的手臂:“靠着你好像会舒服点,你再靠近点,这样我感觉脑袋会清醒点。”

    “锦锦你是在渴望我吗?”卢安对着云锦耳朵轻轻吹气。

    少年小提琴一样明亮的声音变得低哑,流淌进昏昏沉沉的少女耳中,好听的声音就像跳跃的音符,在她一团乱的大脑中蹦蹦跳跳,将她搅得更加糊涂。本就无力的云锦更加虚软,全身酥麻还痒得很,尤其是下半身的痒更是从内而外蔓延。

    扯着身上的小被子,云锦扭着身子搂紧卢安的手臂,想要靠着这些接触来缓解痒感。带着湿意的金棕色卷发贴在颊边,又被她毫不留情压在卢安胳膊上揉拧,稍短的发蓬松地炸在脑袋上。

    “我才不渴望你,我就是难受,就不能靠靠你嘛。”嘴硬的云锦咬着牙回应。

    “可以,可以。”卢安握着云锦的小拳头按在胸口,手臂自然而然抽出将身边的一团抱进怀里:“这样会不会舒服些。”

    “好多了,”越靠近云锦也有力气,缩在他怀里又拱了拱:“你放心,我对你一点想法也没有,骗你我是狗。”

    “话虽如此,锦锦你这么靠着我真是没有说服力。”  隔着轻薄的小被子,手掌轻松捏上轻盈细软的腰肢,还有些挣扎的少女就软了身子乖乖贴着他,开合的小嘴里溢出的嘤咛声,酥软娇媚。

    卢安盯着因为羞愤而将脑袋垂下死死不肯抬头的云锦,心中不胜欢喜,顺顺毛或者将手指从缝隙处伸进去,戳着她的小脸蛋,引起云锦不满的抱怨。裹着小被子挪到沙发一侧,故作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很是气恼钻进被子不愿搭理他。

    惹恼了小姑娘的卢安安分下来,脑袋靠着搭在沙发上的手臂,注视的目光有些痴汉。或许云锦和他接触久了,就算自己是男性,也对自己保持着信任。天真的云锦完全没有意识到自身的不正常,这个样子他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只要有自己照顾她就够了。

    她的身份注定被人簇拥和关注,所谓的订婚更是一场利益的结合,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云锦选择了那些候选人。

    在卢安思考的时候,闷在被子里的云锦终于因为缺氧不得不探出脑袋,缺氧的大脑更是没有了思考能力,呆滞的双眼无法移开直勾勾盯着沙发那头的少年。她好难受,全身都痒得不行,就算她隔着衣服挠也无法缓解四肢百骸的酥痒,尤其是身下,紧闭的双腿交迭着来回磨蹭,好像饮鸩止渴,越发瘙痒难耐恨不得用手指去挠抓。

    棉质的内裤似乎被无法控制的液体打湿,腿心的湿润黏答答,让她想起自己在浴室的举动,将红扑扑的脸蛋埋在被子里,似羞含怨的湿润眼睛可怜又期待看着卢安。

    在清洗的时候,下身洗了很久还有晶莹滴落,指尖还会拉扯出一截,她只能咬牙用手指伸进去,小小的穴儿一根手指就含得很吃力,每次抽出还带出有些浑浊的白色混合物。云锦红着脸掏弄,不知为什么想到了卢安的巨物,也不知道小穴是怎么接受下去

    想到这里云锦全身虚软,身下的小穴饥渴收缩起来,就连小腹都开始抽搐,她犹犹豫豫看向卢安,只要靠近他自己就会感觉到舒服,就像渴水的旅人遇见期待已久的绿洲,可以获得甘霖。

    而她,现在是无比的渴求着他,想要缓解大脑的晕眩和浑身的燥热,想要被他拥抱在怀里,想要他替自己减轻深处的瘙痒,好想要

    云锦双眼朦胧盯着卢安,她知道自己不能被身体的欲望操纵,但人本身就是充斥着欲望和本性的个体,在极端的身体需求面前,理智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

    尽管她一再嫌弃卢安的异装癖,却也承认他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容貌都是那么的出众,帅气、爽朗、可爱、活泼这种词汇用来形容都不为过。作为一只颜狗的云锦就这么屈服在美色之下,感觉自己的嫌弃都会乎其微,或者说基本没有。

    沙发上的毛毛虫夹着双腿向着那人爬去,指尖小心翼翼触碰着卢安放在沙发上的手掌,带着讨好意味的挠了挠。了然于胸的少年很是自然将那指尖握在手心,扯开被角,温柔地将粘在脸颊的湿发别至耳后,天蓝色的眸微微闪动,带着期待和喜悦看向低着脑袋的云锦。

    “锦锦这是怎么了?”心知肚明的卢安故意询问少女,想要让她亲口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虽然知道这有些可笑,他却克制着自己的欲望,一遍遍轻声询问。

    这种行为或许是出于对兰泽的妒忌,他照顾着云锦陪伴她长大,他了解她所有的喜恶,少年时光里除了亲人兰泽应该算是最亲密的。就算她和自己说讨厌兰泽,在细小举动上又能看出她对兰泽的依赖,真是让人不爽。

    大脑不清醒的云锦慢吞吞抬起头,歪着小脑袋有些疑惑,眼神有些恍惚,似乎这个问题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咕哝着好热,又往前靠了靠见他不排斥,云锦带着甜甜的笑容,轻轻蹭进卢安的怀里,手臂主动环上他的腰,整个脑袋贴在他胸口,发出舒服而满足的叹息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