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这是按摩吗
    ‘无法拒绝’

    兰泽对她的敏感点清清楚楚,每一次都准确而凶狠,将她挑逗的呻吟不断,喘息连连。

    看着无力虚弱的云锦,双手压着她已经无力闭合的双腿,蹭着她的小脑袋。

    “小姐,您看上去好香很累呢!今天就让我们多按摩一些吧!”

    “不不行”云锦哭叫着伸出手想要拦住男人跃跃欲试的手,咬着唇呜咽,如果,如果像刚才那样再玩弄一次的话,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浴衣被他扯开,娇艳欲滴的乳尖在他掌心摇蹭着,乳尖随着肆意的揉捏越发硬挺。白兔一样的玉乳随着少女的身体上下摇晃,惊慌的云锦扯着兰泽的衣服不敢出声。

    饱胀的乳房被骨节分明的手指托着,嫩红的乳尖就是最可口多汁的樱桃,被他一口咬上吮吸咬弄,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浅显的牙印,咬过的乳尖充血红肿还布满唾液,格外诱人。

    ‘自己在兰泽身下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少女睁着惊恐地双眼,害怕而期待的看着兰泽。

    “别怕。”男人用鼻尖轻轻点了点她的小脑袋,亲昵的吻着她的小鼻头,柔声安抚着。

    “唔”手指用力扯着他的手臂,云锦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指尖灵巧的分开那朵泛着晶莹的兰花,兰泽插入的过程十分缓慢,云锦能够十分真切地感受到他那里的形状,缓缓

    地,慢慢地想要让云锦去记住他的形状。

    随着云锦难耐的‘啊’了一声,它终于吻上了深处的娇蕊。

    “里面好紧啊!”兰泽在她耳边轻声叹息着,戏谑的眼神若是其他人一定会显得轻浮,但在他脸上则让他多了些俗世感,不再是彬彬有礼的距离感。

    脸色爆红的少女羞嗒嗒的低下头,甚至伸手遮住眼睛,想要躲避他炽热而浓烈的视线,随着紧张那小穴越发紧裹纠缠。

    “不,不要说了”

    兰泽的手温柔强硬的拉开少女的遮挡,清淡的吐息变得厚重深沉,鼻尖点弄着她的脸颊:“想要看你的脸,不行吗?”

    “不要看,我现在的脸一定很丑”哭哭啼啼的少女迅速抗议着。

    泪眼婆娑的少女满脸的汗,羞耻的红晕,张开的小嘴牵扯着银丝,嘴角还有流下的口津,无处依靠的双手直直向他伸来。

    “嗯确实非常厉害”兰泽说著将她的右腿抬到自己肩上,左腿脚被他压在身前,他的双手则撑著沙发。

    “但是,非常可爱,那么我要慢慢压进去咯!”

    “诶诶,这个姿势不要嗯啊”本就湿乎乎的小穴被他从上至下贯穿,她都能听到被插入的噗哧一声,蜜液从被塞满的小穴中挤出来,将她被撞得粉嫩的下身沾上一层淫靡的爱液。

    “等,等一下,兰泽”云锦感受着身体被一点点剥开,哭泣着求着男人慢点,这样的深插小穴她会受不了。

    巨大而凶猛的肉棒让云锦感受到小腹都被压迫着,更何况是里面脆弱能带来巨大快感的宫颈口,让云锦感觉到肚子里面一阵发麻

    她感觉心里不甘心,不想自己成为只会屈服在男人下身,无法挣扎的没用家伙。

    云锦鼻子一酸眼神变得哀怨无比,眼泪就这么在脸颊滚落,她缩在男人怀里呜咽着哭着。兰泽伸手摸向她的脸,就感受到一手的湿意,他微微一怔,将她抱在怀里。

    在她脸颊细密的亲吻着,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些许哀怨:“小姐是排斥我吗?”

    少女闷闷的摇了摇头,眼泪却越流越多,哭的狠了还在抽噎。

    “那我就继续了”将遮住双眼的长发别到一侧,他带着协商轻声问道。插在云锦体内的灼热铁棍微微颤动着,烫的少女不知自己该说拒绝,还是同意。

    “如果有什么不满,等结束告诉我,好吗?”

    一言不发的云锦沉默着,点了点头。她伸手摸着兰泽的脸,男人的眼神无比真诚,让云锦感觉拒绝就是一种罪恶,想要多看看他,再多靠近他一些。

    将怀里呆愣愣的少女翻个身,双手撑着沙发承受着即将而来的狂风暴雨。

    “我觉得这里多用点比较好哦!”

    “嗯?”云锦不解的眨着已经失神的双眼,侧身扭着头看着身后的男人,那饱满的玉乳在身前轻轻摇着,似乎在呼唤着来疼爱自己。

    云锦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同时被他用两只手指捏起捻弄,身下水穴内的肉棒再次开始做著小幅度的抽撤。一阵虚脱的快感惊扰著她的身体让她难受的再次发出浪荡的呻吟。

    “要开始了,小姐要忍耐住哦!”瞧着云锦沉迷的模样,他的声音带上了戏弄意味。

    “诶”

    云锦感到男人捏着自己的臀,像骑马一样伏在她身上摆动身体,大手还会不安分的伸到前面来握住自己的两团绵乳,分别用两指捏住乳头,左右两边同时来回拧转著。云锦很快就没了气力,等到胸部的手一移开,上半身就软了下去,身子被撞得直往前顶,绵乳撑着后面的桌子作为支点,忍受着和兰泽给人完全不一样的凶猛狂浪的撞击。

    ‘突然这么激烈’她趴在桌上,臀部被他轻松分开更是毫无阻碍的冲击着已经被肏肿的小嫩穴,专门研磨宫颈前面的一处凸起。

    ‘不行,不能使劲摩擦那里啊!那里是我的弱点部位’

    整个人都开始哆嗦起来,紧闭着双眼等待着让她无法忍耐的高潮来临。

    ‘不行,不行要去了要高潮了’

    看着趴着高潮的少女,兰泽亲了亲她的蝴蝶骨,轻松就将她翻了个身,迳自将她的双臂拉开,自己则低头埋进那一对饱满的绵乳之中放纵的舔弄吸吮她已经熟透的果实。

    兰泽重复著舔舐玩弄她乳头的动作,又用手指慢慢地插入搅弄,而云锦又在他温柔的挑逗中又开始发浪。不安分的舌尖从胸部开始向下移动,似乎又觉不够便压著她的身体,玩弄感受到她要高潮的瞬间抽出手指,将半硬的肉棒插入已经红肿不堪的花穴,抽插起来。

    在她的高潮中,让身下的铁棒狠狠抽插娇嫩却让人沉迷的花穴,托著云锦的臀瓣疯狂地穿刺湿滑的甬道。

    “啊嗯嗯啊”云锦只能无助的呻吟,双腿夹着男人享受着疯狂的玩弄。

    男人轻笑一声,满意的抽出自己的水亮亮的肉棒让过多的精液混着白浊一波一波的从她已经被操弄的合不拢水穴流出。

    “嗯”云锦整个人都被干晕了,脑袋枕着小桌。身子跪在沙发上,浴巾堆积在腰部,饱满白皙的臀部撅着,身下是不停滴落的浓稠的精液。

    “辛苦了,我去给您拿毛巾。”兰泽揉着她的小脑袋夸奖,面上是带着满足的笑意。

    换上干净衣物的云锦面色铁青,嘟囔着:兰泽是个大坏蛋,大色鬼,大混蛋,在她眼中兰泽的形象再也不是那个温润君子了,就是个只知道欺负人的lsp。

    只是,更让她不爽的是,她无比轻盈的步伐显然,这似乎都归功于兰泽。

    她捏着粉拳,恨恨地盯着接收到自己目光,抬起头对着自己露出完美笑容的男人。

    ‘可恶,怎么能有人笑的这么好看。’她盯着兰泽没出息的沉浸在他的笑容中,意识到自己的失神,急忙捏了自己一下,委屈巴巴又气呼呼的裹着外套冲回屋。

    ‘呜呜呜,兰泽大坏蛋,就知道欺负和色诱我’

    “小姐真可爱”兰泽看着云锦的背影低声说着。

    “执事也觉得小姐可爱呢!”身边整理的女佣早就竖着耳朵偷听,自然不会放过这句话,带着笑意和身侧的同伴窃窃私语。

    “是呀,不知道那家公子这么好运气呢!”

    察觉到失言的兰泽放下手中的物品,眼神淡淡的向女仆瞟了一眼随即离开。

    “啊,执事一定是生气了!”两位女仆噤若寒蝉,迅速收拾好东西。

    “就不该在执事面前谈论那种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