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しíáΘγμχ⒞Θм 第一个任务:他的过去
    “您的举动,可不像是在安慰哦!”兰泽看着面前的少女,没有出手阻拦任由她点弄,男人灼热的吐息喷洒在她脸颊上,就算是用最正常的语气都带着若有似无的暧昧感。

    “我可以靠着您吗?”兰泽盯着她真诚询问。

    “可以。”云锦刚说完,就看见面前的男人笑的眉眼弯弯,俯身枕在自己腿上,浑身散发着一种不知名的懒意,美人就连倦怠都显得格外好看。

    云锦看着怀里的男人,疑惑他怎么会这么主动,哪怕他再怎么欺负自己都会找各种借口,从来没有那次能够这么主动和直白的提需求。

    “您是有什么想问的吗?”兰泽躺在她怀里,感受着她的气息,就算他已经污秽不堪也依旧想要靠近,也想要触碰。伸出的手虚握着她的脸颊,贪恋她的柔软。

    “感觉你好奇怪,往常都是笑眯眯的,虽然看上去很惹人生气,但我感觉你的心情却不错,可今天你好像有很多心思。”

    “我的笑容也惹到您了吗?”

    “当然,无论什么时候都笑着看我,很过分诶,明明那个时候我一定哭的很丑。”云锦愤愤埋怨,毕竟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还挂着笑容太可恶,太坏了。

    “小姐真是长大了,也会看人心思了。”兰泽幽幽叹息一声,眉心几不可查的皱起随之平缓,“您会介意别人的过去吗?”

    听到他提过去,云锦似乎也想起了什么,眉眼间带上些许怀念,垂眸想到自己久远的过去。

    她的声音变得轻柔低幽,抬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温柔就连说话声都像哄着孩子入睡的摇篮曲,呢喃的细语让兰泽放松了内心的抵触,随后就听见她的回答。

    “会。”γцsんцщц.liνé(yushuwuu.live)

    兰泽期待的眼神怔住,有些绝望闭上眼周身的气息忧郁起来,被忧愁环绕的美男子带着一种让人怜惜的魔力。就连扶额都格外的诱人,他正想着果然如此,如果肮脏的过去告知了小姐一定会被嫌弃。

    柔嫩的小手抚慰过他的脸颊,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被欺负,虽然乘人之危不人道但是她总算有机会能够欺负回去。

    “我介意的是否认过去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一味的伤春悲秋。无论过去是悲伤还是痛苦都已经过去,人是往前看的生物总是要往前走的,不管是你还是我还是要看向未来。如果因为过去导致自己成了变态才是最可怕的,我认为哪怕心有怨念,也要过好自己的日子。”

    “那您会介意我吗?”

    青葱一样的手指点着他的鼻尖,少女歪着头不解:“好羡慕,皮肤好好哦!为什么会介意你呢?”

    兰泽嘴角一抹苦涩,他还是做不到将自己的过去告诉云锦,决定隐藏下去。更何况一份名单也没什么大不了,他也没必要遵守翡翠之都的规则。握住细嫩的指尖含在口中啄吻几下,嗓音有些嘶哑:“您故作深沉的样子也很可爱。”

    他直起身凑近云锦的颈部,含住轻轻吮吸着,空闲的手已经探入衣服拨弄起酥胸,将她吻得娇喘连连才发出恶魔一般邪恶的低语:“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真想将你压在这里好好疼爱一番。”

    “兰泽你这个大坏蛋”本就被吻得面红耳赤,私处还带着湿意的少女听这一说炸了毛,回咬了男人的薄唇一口,推开他冲了出去。

    “你快点,不然我就先回去了。”云锦扯着衣服站在外面,对着里面干巴巴说道。随后她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刚才还气得不行,转头就和他说话,真没骨气。

    兰泽在屋里待了会,出来的时候又变成平时笑吟吟的样子,和她在外相处的时候彬彬有礼保持距离,车里两人虽然坐姿端正,但在黑暗的车厢内,骨节分明的手私底下握住柔夷,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蹭着掌心。

    云锦抿着唇看着这个坏蛋,侧脸更是优秀,无论什么角度都好看,颜狗少女直接没了怄气的心思,随他去也。

    晚上云锦表达了自己睡觉的意思,男人关了灯走上前,吻上少女的眉眼祝她好梦。

    湿润的触感随着吻落在她的眉心,男人沉默着虔诚祈祷:

    ‘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将过去没有任何保留的告诉您。’

    数日后

    云锦都快将名单翻烂了,也没找到自己目标的名字,在忧愁中她迎来了自己的生日宴。小黑完全不搭理自己,搞的她很烦躁,毕竟那人不来自己还搞什么啊!这次的任务一定失败了啊!

    云锦挠着头感觉头都要秃了,她可不想倒扣分,嘤嘤嘤

    “小姐您的衣服还没有换吗?”兰泽一进门就看见趴在床上哭唧唧的少女。

    “兰泽我不高兴。”八爪鱼云锦扒在他身上开始哭诉,又不能说任务只能抱怨自己不开心。

    男人揉着她的脑袋安抚却无果,本来想着今天就不欺负她了。只是整个人被云锦抱着,偏生这丫头又专门磨蹭他的凶悍玩意,撩拨的他情难自制。

    兰泽很是无奈的将少女剥光,亲自为她穿衣服趁机还吃了一波豆腐,软和的玉乳被捏着揉搓了会,将两颗红缨玩的硬挺发胀才止住了云锦的哀怨,指尖轻轻拨弄着小奶尖,少女就开始挣扎着向男人求饶,又抖着身子在他怀里缩成了一团。

    少女娇羞的喘息呻吟是最美好的乐曲,兰泽的食指挑起她的下巴就摄住了小嘴,堵住她的拒绝。腰间的手习惯性往下摸去,为了礼服的完美而穿着丁字裤的下身,更方便被亵玩,手指轻轻松松就挑弄起已经分泌甘露的花瓣,修剪整齐的指甲一层层划过细薄的肉壁,过电的快感让云锦小小的身子抖得越发激烈,而兰泽手指才在花穴口抚慰起来。

    寻着乐的少女媚眼如丝,主动亲吻着男人,大胆地将浑圆贴着他的胸膛来回磨蹭,花穴也有意无意地靠近他的手,上下摩擦,快感几乎如潮水一样涌来。

    “嗯啊!”红唇难耐呻吟,脚趾蜷缩着到了高潮,透明的液体顿时沾满了兰泽的手指。

    男人吻了吻他的小姐,发泄后的云锦总是格外乖巧软绵,趴在他怀里享受着余韵,这时候兰泽说什么她都会乖乖照做,不一会就穿好衣服去化妆。

    “好看嘛?”收拾好的云锦蹦蹦跳跳出现在兰泽面前,转圈圈展示自己满脸都是‘快夸我,快夸我’。银白色的小礼服将少女的腰肢裹的越发纤细,裙摆层层迭迭还装点着亮闪闪碎钻,身后裙摆刚触地。胸口做了不规则造型,硬挺的布料做出花蕾造型恰好遮住胸口,随着走动事业线若隐若现。

    “小姐自然很美,不过我们该去等候客人了。”兰泽顺着猫儿的毛,曲起手臂示意,被撸顺服的少女听话极了,点点头就自觉搂住。

    瓷娃娃一样的少女乖乖的站着门口对着客人打招呼,卢安隔好远就看见了她,和陌生人接触而紧张的少女,下意识会看向左侧的男人寻求帮助。不禁意的举动就证明了云锦和他的关系斐然,就像兰泽说得云锦依赖着他,就算自己和锦锦订婚,他也做不到无时无刻的无微不至。

    爱情可以是生活的调味剂,却不会是生活的唯一。他可以十年如一日的爱着锦锦,却无法阻止会干扰到生活的障碍,就像母亲深爱着父亲,在利益面前依旧选择了家族。

    卢安脸上的清爽笑容有些僵硬,眼神落在兰泽身上,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帮这个男人。卢安羡慕他可以爱的纯粹,嫉妒男人陪伴了云锦少年的时光,从两人无意识的举动,就可以看出云锦对他的依赖。

    “锦锦,生日快乐。”恢复男装后的卢安换上剪裁合理的西装,凸显着少年的身材,打理过的金发配上嘴角漫不尽心笑容,让阳光的少年看上去带了一丝邪气。

    礼物盒递过去直接吓得云锦捂胸后退一步,满脸紧张问他要干嘛!

    气的卢安直接伸手给她一个脑瓜崩,看她捂住脑门泪汪汪,才消气。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正因为卢安来的迟,这出格的举动才没被别人看见。今晚也算是云锦第一次在公众露面自然要格外注重,前来参加的人既是为了认识下这位云家的独女也为了扩宽交际面。这场生日宴,自然带上了些利益成分。

    “算了,一会见。”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卢安笑嘻嘻看着恼火的少女。

    “哼,才不见。”云锦翻个白眼转身不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