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任务更新
    “这段时间你就待在庄园里,等到差不多了,你就可以去看看家里人了,不过,别抱太大希望。”两人站在大厅外的阳台上,卢安还是忍不住对兰泽开口。

    男人偏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夜晚的庄园静谧安静,灯火辉煌的房间格外热闹可惜声音只能锁在这大厅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里面的人都是所谓的上流人士。

    “你究竟是什么身份?”面前的少年能够这么轻松地说出这些话,证明他有对抗翡翠之都的势力,兰泽想不出这样身份的人怎么会到这里。

    “我是为了锦锦,我的身份你不需要知道。”少年搭在栏杆上伸个懒腰,目光越过他看向后方,“人总要有点神秘感,要是某一天你突然失踪了,她也会难过的。”

    突然被cue的云锦正被一众可爱美少女包围着,打了个喷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找个借口脱离群体,她果然不是很喜欢这种氛围,被陌生的人包围,聊着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真的很难受。偏头就看见卢安站在外面朝自己打招呼。

    “干嘛!”说着不搭理他,云锦还是靠近,只是语气凶巴巴的十分不客气。

    “又给我使小性子,锦锦是仗着我喜欢你才这么无所顾忌吗?”卢安敛住嘴角的笑,手指自然勾着她的小指,天真无邪得歪着脑袋看着云锦,故作可爱的模样很轻易就能打动人。

    云锦已经摸清了他,每次都装可爱持美行凶,欺负她这个颜狗。

    可惜,她总是逃不过这套,看来她是没翻身的本事了。

    说是让云锦带他逛一逛,却是卢安握着她的手瞎逛,找了个僻静处就带着她坐下抱在怀里腻歪起来。

    “和我订婚。”卢安这话就像通知一样平淡说出口,根本不管云锦的情绪。他还是不愿放手,与其期待缥缈的未来,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他喜欢锦锦,既然如此怎么也不能放手。

    “我才不要。”怀里的少女果断拒绝挣扎起来,小腿扑腾着就要从他怀里出去。云锦觉得自己还能拯救一下,毕竟苍蝇腿再小也是肉,积分少点也比倒扣强。

    丰腴的大腿软肉被他捏住揉搓,手掌抚摸过肌肤带来的战栗感让云锦瑟缩了下,那手并不准备放过她迅速戳上窄小的布料,两根手指顺时针旋转起来,卢安的声音低沉发闷,眼神极具威胁性:“我们什么都做过了,锦锦不嫁给我,还想嫁给谁,嗯?”

    上扬的尾音带着怒气,拇指戳着因为兴奋勃起的阴蒂,中指则在穴口打着旋,大有不同意就干死她的意味。

    “不是不是,我觉得我还小,这种事情不要急嘛!”云锦急忙夹着腿迅速改口,搂着他的颈部撒娇。

    “要不是年纪不允许,我原本是准备直接结婚,我已经将我们的事情告知了母亲。伯父伯母也在受邀做客,只要你同意,就立刻商谈关于订婚的事情,所以,锦锦还是乖乖听话,暑假就去欧都订婚。”卢安听得心痒痒,手指撩拨着柔珠,额头埋在胸口蹭来蹭去。

    ‘喵喵喵,你在说啥???’被决定人生的云锦冒着小问号看着卢安,气还没出来就化作娇滴滴的呻吟,搂着他咿呀叫唤。

    “不要,不要这么急嘛!”云锦夹着腿又被他掰开,跨坐在他腿上,卢安的中指毫不客气在小穴中进出,拇指和食指捏着那颗饱胀的柔珠揉搓着,小穴被干的噗哧响,蜜液顺着他的手指缓缓垂落。

    细长的腿晃荡着,云锦咬着唇神色迷离搂着他,喉咙里发出闷闷地呻吟声,显然已经没了抗议的力气,只是挂在脖子后的小手还在不甘心的握紧。

    ‘要拒绝他。’云锦难得坚定着想法,第一是卢安不是自己的攻略对象,第二是她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上做爱的快乐,让她感觉到有些迷失自我。

    任务更改:新任务1——同意卢安的要求并订婚

    突然蹦出来的系统要求让云锦恢复了些理智,仔仔细细看了看确定无误后,内心的抗拒就像泡沫轻易的破碎,似乎她喜欢做爱也找到了借口。卸下抵抗将被搅的酥软的身体靠在卢安怀里,眨着水润的眼睛看着他,羞涩的点了点头。私处已经被插得一沓糊涂,喷出的蜜液打湿了少年的裤子,乍一看还以为是他没有控制住生理特征。

    “快去换衣服,多丢人啊!”云锦嘴角带着笑,指着裤子前的一滩水渍出声。

    “再笑,我就在这里干你。”被嘲笑的卢安狠狠拧了下她的柔珠,听着云锦的呻吟变了调才松手,低头在她白嫩乳肉上重重吮吸一口才放过她。

    为她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卢安捏了捏她的小脸警告:“我先回去安排,宴会上不许看其他人,不然你看我怎么欺负你。”

    “小气鬼。”云锦瘪了下嘴,不安分的手指隔着布料戳上小卢安报仇。

    “别闹,听见没?”少年点了点她的脑袋,极力忍住冲动才没让自己出手。

    “呜听到了。”揉着脑门的云锦撇着嘴回应。

    替云锦擦拭干净私处,卢安找了个借口提前退场,云锦整个人还沉浸在刚才愉悦的快感中,身子有些发热脸颊粉扑扑的,准备吹会风散散热再回去。

    双臂环着膝盖,小脸枕在上面,云锦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草地,放空的眼神没什么神采就像一具精美的木偶。

    “穿这么少吹风会感冒的。”轻柔温暖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体温的衣服搭在她肩头,随后男性躯体坐在她身边,身上带着浅淡铃兰香气。

    “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听到声音。”云锦没有抬头,少女的声音因为膝盖遮蔽显得闷闷地似乎带着些委屈。

    “是谁欺负您了嘛?”温热的大掌将她的脸抬起,兰泽的凝视格外有魅力,只要被他这么看着云锦就什么话都藏不住。

    “没有,就是有些烦躁。”她感觉自己总是想要靠近兰泽,钻进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气息,身随心动,她的双手抓着兰泽的手臂,就这么挪着蹭进他怀里,脑袋靠着他的胸口,“就是有些累了。”

    “”兰泽轻拍着怀里的少女,无声的静谧在两人间蔓延开。

    他此刻应该和云锦保持距离,毕竟小姐已经同意和卢安订婚,一旦她有了恋人,作为备用品的自己就没有主动的权利,只有等需要的时候才能使用。他不会告诉少女,自己将两人温存的过程净收眼底,哪怕已经做好准备,亲眼所见时心就好像被一双手撕扯着,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兰泽的嘴无声开合显然在纠结着,最终对云锦的渴望占据了上风。

    ‘一次,最后一次就好,今夜之后他一定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兰泽想到老师对他的叮嘱,可以敬爱,可以尊敬甚至憎恨却唯独不能爱上主人。可他早就陷在这情爱的泥沼里无法自拔,甚至一次次为之沉沦,他可以诱哄着天真的小姐,可她的身边迟早站着另一个男人。

    他贪念而眷恋,带着期待在云锦耳边低语,妄图带着他的小姐一同坠入被爱裹织的梦乡——让他再沉迷一次。

    “那么,小姐需要我为您按摩吗?”

    “嗯?”在他怀里休息的云锦红着耳朵犹豫起来,她应该拒绝的,毕竟自己已经答应了和卢安订婚,可只要一见到兰泽和卢安委委屈屈盯着自己,自己就会心生愧疚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毛病。

    她不敢看兰泽,她怕自己一见他就会忍不住同意,那样自己就真的是个没节操的女人了。

    云锦的沉默或许是无声的拒绝,兰泽知道自己该改口了,沉默几秒继续开口。

    “如果有一天,我失踪了,小姐会想我吗?”

    “我,我不知道”她没有像原身对兰泽有十几年的感情,无法立刻回答这个话题。但是她和兰泽这段时间接触下来,这个男人放在其他世界都是极具魅力的存在,待人温润如玉可惜是个会欺负自己的坏蛋,她不知道自己对兰泽的感情应该如何,要是个普通人说不定会喜欢上他。

    可她只是个工具人,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没一次都走得匆匆,连告别的时间都没有。但是转换个角度,亲密的朋友或者亲人突然离开,她会怎么想呢!

    云锦在他怀里思考了会,伸手搂住他:“我会想你,可我不知道我会想你多久,我怕时间太久,到时候连你的模样都忘记了。所以,你要是哪一天走了,提前告诉我,好吗?”

    “好,”兰泽摸着她的小脑袋,在良久的沉默后答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