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一个任务:结局(下)
    云锦看着面前的礼服上面还附赠了一份信封,玫瑰花形的漆蜡封口,漂亮的花体字上面的名字熟悉而陌生。

    父母每天开开心心旅游,每天都能看到母亲的打卡照片,一点也不关心她这个孤独在家的孩子,仿佛她就是个意外。昨天的照片里,母亲穿着华丽蓬松的米黄色蛋糕裙,优雅地品尝着甜点,身后是比家里还要夸张华美的建筑。虽然母亲很美,但身为颜狗的少女还是被画面里另外一位金发熟女吸引了目光,修身的曲线,海浪一样的大波浪,精致立体的五官以及上挑的凤眸直戳云锦的喜好。

    看着那张和卢安八分相似的脸,冷静下来的云锦没了兴致,她开始庆幸卢安男扮女装还眼神不好看上自己,误打误撞完成了任务,不然她只能申请放弃了。

    毕竟自家婆婆的颜值,放在那里都是国际明星,谁看了都要被惊艳的。

    好在她待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虽然遗憾不能见到帅哥美女,却意味着她离小目标又近了一步。

    “唔。”少女双托腮坐在花园里,小嘴巴鼓鼓的带着怨念看着走过来的兰泽。

    与平时不同,穿着黑衬衫和裤子,神色匆匆似乎要去哪里。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在这身黑衣的衬托下显得整个人都很沉闷。

    “你要出去吗?我也要去。”云锦拉着他的手撒娇,她现在放假都憋在庄园里,卢安说无聊可以去找他。想到他的笑容,云锦后背一凉,她是白痴了才会主动送上门。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吧。”兰泽牵起她的手低声回应。

    “嗯,放心吧,实在不行我可以在车里等你,我太无聊了,下星期的考试周结束就要出国,这段时间学的我头都要秃了。”云锦挽上他的手臂,边蹭边抱怨。

    兰泽孑然一身,一直都生活在庄园里,除了日常应酬之外,基本不会离开庄园,今天没有任何报备就离开,一定有猫腻。

    她瞪大了眼巴巴盯着兰泽,期待着会不会有什么八卦。

    谁知道兰泽直接开车去花店取了一束花,随后开到陵园。

    “”饶是云锦脸皮再厚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拧着衣角开始皱眉犹犹豫豫开口:“要不,要不我就在这里等你吧。”

    “嗯?”兰泽带着疑惑深深看了她一眼,浅浅的鼻音有些撩人,尤其是眼神似有若无的幽怨,如同受欺负的小媳妇。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云锦抿唇面色纠结。

    “”她讨厌这两人,知道自己完全拒绝不了他们,完全将她拿捏的死死的。

    她就不该出来,心里这么想着,抿唇下车跑到兰泽身边。

    “虽然不知道你要看谁,但是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就陪你来看看吧。”

    “那我应该谢谢小姐了。”

    兰泽眉眼都是温润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两人走了半个多小时到陵园偏僻的角落,两块墓碑面前还放着未凋零的花,显然也有人来祭拜。

    “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兰泽放下花双手合十祭拜。

    他没有亲生父母的概念,他从有记忆开始就活在养父母的言语辱骂之下,他们每日都在无休止的争吵,一些琐事都能引发暴力。而他则永远是不受喜欢可以随意辱骂的对象,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

    可他们却不会打自己的脸,因为这张精致漂亮的脸,也因为这张脸才让他经历了那么多恶心的事情。也亏得这样,将他磨成察言观色的冷淡性子。

    所以,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生出这张脸。

    “不过,我刚出生就被拐走,他们的消息也是最近才打听到。”

    云锦沉默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您不必难过,我并没有伤心,因为这样我才能遇见您。”

    握住云锦垂在身侧的小手,少女的手柔软无骨,但兰泽却从中感受到自己是被人所需要的,自己在世界上也是有所留恋的。他的幼年活在打骂中,小时候活在那些肮脏的恐惧中,少年至今在庄园里第一次找到了归属感。

    男人的手宽大有力,掌心的温热让她有些贪恋。

    她并不是个傻子,怎么不会知道兰泽的心思。她知道自己应该和男人保持距离,却又有些舍不得,想着今天再放纵一次,让兰泽牵着也不是不可以。

    云锦没有挣脱任由男人牵着,主动回应了他,扑进兰泽怀里搂着腰:

    “只是,我以后会和我的丈夫过一辈子,兰泽,你应该过自己的人生。如果可以,我会请父母还给你自由,有什么想做的都可以去做。而且,和家人相认一起生活也挺好的。”

    “可我最想做的,就是陪在您的身边,一辈子照顾您。”兰泽在她的头顶落下一吻。

    “与其徒增烦恼不如不见,知道他们生活的很好就足够了。你也不必介意,我从没有渴求过什么,只要您需要时能够想起我就足够了。”

    一个星期后,欧都

    尽管已经见过照片,云锦真正见到婆婆瑞秋就被她的气质所折服,看着对面眼神凌厉的贵妇人,安静地像个鹌鹑乖乖站着。而卢安瞧她这样直接笑出声。

    “你不用紧张,只要想着我就行。”卢安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叮嘱着,眉眼间的幸福惹人艳羡。

    他的这幅样子,完全就是个陷入爱情的傻瓜。

    见他这样,瑞秋的神情也柔和下来,在多年前她也有这样的时候,将爱情视为自己的全部。虽然卢安作为接班人不应该做出这种幼稚的举动,只是这次就宽恕他的不慎重吧。

    而云锦也才知道卢安的全名是布兰维亚.威廉.卢安,欧都老牌黑帮的继承人,母子两人都长着一副天使面孔,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教父一样的人物。

    她拧着眉看着面前笑得可可爱爱的卢安,实在无法理解,毕竟她的认知还留在那些影视作品,一帮穿着风衣带黑帽的型男,提着行李箱随时谁地能掏出一把枪。

    看着面容复杂的云锦,卢安抬手弹了下她的小脑袋,“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礼服试过了,有没有什么需要调整的?”

    “不要打我脑袋。”云锦摸着自己的脑袋,咬着唇委屈巴巴:“都试过了,没什么问题,衣服尺码很合身。”

    “那就好,要不是今晚试给我看看?”卢安带着期待眨巴着眼看向怀里的少女。

    “”云锦咬着唇踢了他一脚,随后迅速关上门。

    卢安摸了摸鼻尖,无奈耸了耸肩,毕竟现在是在双方父母的眼皮底下,自己也不能做出格举动。

    这次和翡翠之都将积攒的怨念好好清理了一番,近年来为了让自家做大,一直在打压老牌黑帮还利用毒品交易来敛财,得罪了不少家族,这次新仇旧恨一起算狠狠敲打了一番。最后官方介入进行调查,将所谓的执事机构关闭也是迟早的事情。

    二十年前,前往欧都的客轮被一伙歹徒袭击并撕票,随后船只在公海被炸毁,表面上无人生还,船上的孩子被他们掳走,年级小的被翡翠之都挑选些合适的培养,其余的自有用途。年纪大些的卖给黑市做暗娼或人体贩卖。

    那帮歹徒和翡翠之都关系匪浅,早年就一直在进行地下市场的经营进行敛财,贿赂了各方政客为其做保护伞。

    只是他们选错了目标,当时拐卖了兰泽的人贩子和有卢安的舅舅和舅母也在船上,兰泽因此进入翡翠之都培养为执事,而卢安的表弟也因为高烧引发的疾病不治而亡。

    作为唯一一位男性继承人,他们家自然不会放过那帮人。因为这件事,原本在国外恋爱的瑞秋不得不离开爱人,回家继承家业。

    不过翡翠之都选择了壁虎断尾消灭了那帮匪徒,卢安的母亲一直在整顿家族内的矛盾,一直到五年前才重新开始调查,为此也动手解决了一些人,也因此和翡翠之都的幕后大佬结仇,最终导致丈夫和孩子的‘意外’身亡,她才将一直给生父抚养的卢安接回去。

    而最受大佬宠爱的兰泽为他们提供了名单,被隐藏的人员和关键交接的人物。他们估计再怎么防范也没想到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会将人名全部记住,所以方便了他们将这些隐姓埋名的人挖出来好好了解。

    兰泽在翡翠之都度过人生中最黑暗的五年,最后因为这张脸被云锦的母亲选中来到庄园,照顾云锦至今,看着小人儿出落成娇艳欲滴的少女。两人的距离也随之拉近,往后的生活都变得值得期待起来。

    云锦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在兰泽和卢安眼里,她只需要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就足够了。这些事情会随着翡翠之都的毁灭而消失在时光里,因为贪婪而殒命的灵魂也会得到安宁。

    修整过的草地上布置着浪漫温馨的会场。

    云锦穿着精巧细致的纯白洋装,头上是素净的白纱,少女娇花一样的容颜变得朦胧而神秘,眼睛明亮有神,玫瑰色的唇自然上翘着,显得越发灵动活泼。

    她捧着一束花缓缓抬眉看向面前的卢安,阳光下少年也带着笑容回望着她。

    ‘新手任务已完成,一分钟后进行信息输送,返回意识场,请宿主做好准备。’

    突然听见系统报备,云锦猛然抬起头“诶?”

    对面卢安已经掀起她面上垂着的面纱,带着喜悦的微笑深情款款注视着她,刚感受到唇部柔软的触感,云锦就失去了意识。

    “我”炸着毛的云锦还没来得吐槽,就被冒出来小黑提溜着扔进下一个任务。

    “小黑,你不是人啊啊啊啊”

    寂静的意识场只剩下她的咆哮在回荡

    黑毛摇着自己的尾巴看着云锦消失的地方,随后切断彼此的连接。

    愿彼此都能完成各自的目标,再度生活在自由的世界里。

    ‘接下来是初级任务,请您继续加油,叁十分钟后会有单线系统与您对接,祝每一位任务者都能快乐度过每一天。’

    “快乐你个大头鬼啊”

    ——————————————————————

    终于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