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第二个任务:我来操你的
    “你疯了,莫梓风你疯了,你放开我啊!住手啊!”云锦绝望的哭喊和扭动,被男人拥抱在怀里进一步探索她的娇躯。

    双手双脚疯狂挣扎,来保证彼此之间的距离。

    男人长眉皱起,周身气压降低显然不满她的抗拒,大手用力床幔将束带扯下,青色的床幔缓缓垂落,昭示着男人对云锦的审判即将开始。

    半掩的床榻两人的撕扯若影若现,莫梓风轻轻松松就将她的手腕绑住顺便在扣在床头,现在就剩还有力气蹬着的一双腿儿。

    云锦的挣扎不过是挠痒痒,握住纤细的脚腕那么一用力,不堪忍受的少女就被分开了腿,精壮的男体就这么挤在她的腿间,小腿卡着环住男人的腰肢。

    这样惊世骇俗的情景让云锦奋力挣扎。‘不是吧!他是她的哥哥啊!难道,他真的要对自己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么?’

    这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疯子,还是妄想要骨科的变态。

    男人大手握着她丰腴的酥胸,缓缓的揉捏着,将她发育良好的绵乳隔着衣服挤压成不同的形状。

    “我恨你。”云锦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她已经预料到了下面的情况,恨恨地盯着他缓缓说道。

    “是吗,恨我也比忘了我好。”  他盯着身下的少女,势在必得。

    吻住云锦的唇,粗暴的对待粉嫩的小嘴,撕咬,啃噬,将她的小嘴吻得充血,溢出丝丝血珠,又被他温柔舔舐,铁锈味让他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他揉捏着令人着迷的美妙身躯,满意的看着云锦哭泣的美丽面庞,已经无力挣扎的身躯在怀着轻轻颤抖着,多么惹人怜爱。他侧过了头凝视着云锦,养在深宫中最尊贵的女孩,他的妹妹,此刻正被他随意亵玩着,要是那个男人看见了一定会气的发疯。

    他会好好欺负她,将他这么多年的不满和愤怒都施加给他可爱,柔弱的妹妹。

    他要让小锦儿好好记着,谁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又用什么方式得到了她。

    将胸前碍事的衣物扯开。露出少女白嫩肌肤和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浪荡的起伏着。莫梓风爱不释手覆上她的胸口,滑腻的乳肉又大又软,让他捏弄的好不舒爽。

    这样的青涩却美好的身体,他等了许久终于得到了。

    看着她抗拒的模样,男人心念一动,轻笑着放开停顿一下,搂着腰部使她的胸部向上挺起。他的指甲微微压在高耸的胸脯上,就像品鉴一般拨弄着幼嫩的乳粒,一点点揉搓挤压。

    一股莫大的羞辱袭上心头,云锦面红耳赤,朱唇开阖却不发一声,明眸蓄着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她这次的模样极大的愉悦了男人。

    ‘他的少女只是太害怕了,等她知道了男女之间的妙事就会乐在其中。’

    男人嗤笑一声,低头轻轻啄了下她饱满垂珠:“小锦儿,你要乖乖的,哥哥会让你舒服的。”

    这声哥哥让绝望的云锦瞪大眼,不管不顾的挣扎起来,她不能接受和自己名义上的哥哥乱伦,哪怕她不是原身。这种道德的羞耻让她悲愤,恨不得撞死在这里,可没有系统的辅助,她自杀就真的死了。

    云锦的挣扎惹恼了莫梓风,他的耐心显然被消耗殆尽,捏住少女纤细的颈部,看着她涨红了脸,才一字一句咬牙:“穆云锦,我莫梓风要的,无论怎么样都会得到,别逼我就这么上你。”

    看着她泪汪汪点了点头,男人才施舍一般松开手,让她好好喘息。

    休息后的云锦感受着男人炙热目光,想到刚才的窒息感不敢挣扎,双手握拳,咬唇紧紧闭上眼不再看他。

    “这才乖。”男人看着乖乖躺好的少女,捏了捏她的下巴夸奖。

    “哦锦锦真美”他低声呢喃着,弯下身子伸出长舌飞快的卷住其中的一只乳尖,来回的吸吮舔舐,并用舌尖在乳晕上快速的绕着圈,惹来云锦身子一阵战栗。

    若是云锦睁开眼就能看见埋在自己胸口的黑色头颅,舌头含着乳果正上下左右的舔弄,更放肆的用指腹捻着自己的另一个乳头。

    无法得到系统回应的云锦,彷徨无助和绝望,细小声音夹着呜咽。

    男人的吸吮声不停响起,淫靡的回荡在她耳边,云锦此刻就是任人摆布的鱼肉,随意被他玩弄着。

    直到她的乳肉上已沾满自己黏腻的唾液,乳尖湿湿亮亮的粉嫩的挺立着,可爱的小樱桃美丽动人,莫梓风才舍得放开它们开始寻找新的目标。

    “我的乖乖,你的奶子真好吃,吃得哥哥心都酥了。”他伸出舌暧昧的舔了一圈自己的薄唇,狭长的凤眼色情的望着云锦,开始用粗俗的言语挑逗她。

    没有反应的性爱不过是强奸,她的反应是莫梓风不愿意见到的,男人要的是云锦在自己身下被干得高潮不断,尖叫连连。

    “无耻,疯子!”云锦无神的眼看向男人,忿忿啐道,努力扭身想要遮住胸前的春光。

    “呵。”莫梓风冷笑一声,随即将自己身体压在云锦的娇躯上,感受着她胸前的柔软。“一心想要操自己的妹妹,我的确是个疯子。”

    他用力的吻上她粉嫩香甜的小嘴,将自己的舌霸道的喂入她的口中,逼她伸出香舌与他一同纠缠。

    “唔不要!”云锦气的想狠狠的咬他,却被男人像早就预料到一样用力扯住了她娇贵的头发逼的她张口迎接他。

    “想咬我?没那么容易。”更用力的将女人的发缠绕在自己手掌上向下拉扯,也不管有没有弄痛她。

    他从被送出宫开始就一直在斗,和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和一心想要杀了自己的生父,和母国的那些不安分的叛徒,数年的勾心斗角,将他变得霸道无比,他喜欢什么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绝不允许有人忤逆他。他要的,就绝对要得到。

    云锦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被扯下,头皮的痛感已经完全掩盖了男人霸道的亲吻,只能不停的昂头来缓解头部的痛苦,被迫迎合着男人。

    将她吻得面颊绯红,身子软烂酥软,才不舍得分开他。

    手指早就如同蛇一样钻入身体,解开亵裤抚摸敏感的女性私处,得意的故意绕着那一块隐秘的黑色毛发来回绕圈,将吻得晕乎乎的少女从失神的边缘拉回来。

    察觉到云锦想要收缩腿,男人剑眉微挑,眼中的晦暗加深。

    “让哥哥在尝一尝其他地方是不是也娇嫩的很”他张口咬住云锦的香肩,在上面留下清晰地齿痕,宣誓着他的所有权,狠狠吮吸一口,“真是娇嫩香甜”让她吃痛轻声呼叫,身体微微后缩,双腿不由松开。

    “你”感觉到他粗糙的手指已经找到隐藏在毛发中小巧的花蒂正微微用力的按压转动,云锦愤恨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想要死死夹着腿却让他的手更深入,却被阴狠的眼神吓得连忙松腿。

    她还记得在男人手下的窒息感,下手凶狠没有一丝犹豫,一只手就能将她轻松捏死。

    “没想到锦锦这么喜欢哥哥,张开了腿等着被干呢。”开着松开的腿,男人笑的越发肆意。大手不断游走划着,挑逗着那可爱的柔珠,感觉到一股热潮已经不受控制的从体内流出,流到他的手上。

    “啊”云锦咬着被吻肿的嘴唇不禁娇哼一声,咬唇承受身上的快感。

    莫梓风抬手将那津液吃下,笑容越发魅惑:“真是甜美的汁液。”继而用长茧的拇指急速按压她的阴蒂,粗粝的摩擦快感更甚,那颗小珠子迅速涨大,修长的中指顺着窄小的穴口就着她分泌出的花液深深刺入她敏感的体内。

    他邪恶的用手指勾弄着穴里的软肉,那些丝绒般滑嫩的肉壁像一张小口一般紧紧的含住他的入侵。手指来回的用力抽插着云锦的小穴,更多淫靡的汁液在他的捣弄下飞溅出穴口,顺着股沟弄湿了身下的地面。

    身下旖旎的景色诱惑着男人,让他越发想要品尝她的味道。

    “锦锦,好好看看,你下面的小嘴在抽搐着吐水呢,是不是在等着被哥哥干?”

    莫梓风狂笑着羞辱着云锦,似乎感受到了羞辱启云皇室的快感,尤其是要操干自己的妹妹,让他整个人都兴奋得哆嗦起来。

    看着眼前的少女微微屈着身却倔强的不发出声音,更激发了男人的欲望,将手指伸进她的小嘴如同抽插下面一样捣弄,让云锦跟着他抽撤的速度一声一声的呜咽。又强行的刺入另一指,加大力度撞击着云锦腿心最敏感的部位。勾起指节,故意去撞击肉穴里那一小块于众不同的软肉,抽出手指想听着她的喘息。

    “锦锦,叫给我听。”

    “给我叫!!!给我叫出来”男人对着死咬唇不愿呻吟的少女暴戾喊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