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しíáΘγμχ⒞Θм 第二个任务:你不要过
    “过来啊!过来”小孩子的叫喊脆生生的,鹅蛋脸的上天然灵动的双眸带着漫天星光,一瞬间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她拉着面前神色阴郁的少年,“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准备了吃的,可好吃了”

    小姑娘在前面絮絮叨叨,身后的少年一言不发。

    画面一变,那小丫头已经如同一阵风撞进他的怀里,娇憨的笑容让人心生欢喜。

    胖乎乎的手指轻轻抚上少年的眉心。

    “你以后不要总皱眉了,多笑笑好不好。”

    少年的眉心被抚平,就像千万年积雪的山一朝化水,眉眼间的柔情只为他的小姑娘。

    “锦锦,我只是在想,往后的生辰你也会这样吗?”

    “以后每年都给你准备,你也要给我买礼物,莫梓风,你说好不好。”

    “好”

    云锦看着两人小人儿,隐约意识到这是原身的记忆。

    两人也有过欢乐的少年时光,可惜这个男人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幽闭的屋子,晦暗的烛火,隐隐绰绰的轻纱上摇曳着男人的身影,细长的影子就像个魔鬼,最恐怖的是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幽暗静谧,但深处是燃烧不尽的烈火。

    如果,这只是个梦多好,不然莫名奇妙失身给奇怪的人总是让她有些难过,她宁愿去多做几个小甜文任务,也比上来被人艹晕了强。心里已经那大宝骂了十遍百遍,但是这个系统现在就是失联状态,晕过去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什么更新,只是疯狂高潮让她没有力气应对。

    云锦一脸绝望,她现在只感到全身无力和下体的酸软。整个人颓然躺在床上,身下垫着柔软的皮毛。

    她此刻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挣扎着半支撑在床上,大片的肌肤上都是昨晚的痕迹,凄然可怜。γцsんцщц.liνé(yushuwuu.live)

    朦胧的眼好不容易聚焦,就看着眼前冒出来一具男体

    救,救我──系统,大宝救命啊,不骂你了,救我啊。

    那双宽大有力的手轻轻担上她的肩。

    “不要你不要过来!莫梓风,你还要干什么?”她凄然说着,身子不由自主颤抖起来,好想问他不是已经xxoo得到他要的羞辱了吗,还要干嘛,但是又怕自己惹毛他。

    她忍不住低声抽泣,情不自禁的向后瑟缩着身子。她发誓,自己现在十分想念上一个故事连摸手都能害羞的小男主。如果能重来,我要回去做十个甜甜的任务。兰泽和卢安虽然也很好,可是也喜欢欺负自己,每次也腰酸背痛的。

    云锦颤抖着双唇,原本盈满灵性的双眸充斥着绝望,双手遮挡着自己赤裸的胸口无力的乞求,“我不要了,求你了,我好累,呜呜呜莫梓风。”

    可惜她完全不知道此刻模样是多么的让人想要狠狠欺负,操弄。

    莫梓风摸了摸她的肩,捧着她的脸不算温柔的擦拭干净眼泪,“要是再哭,我就狠狠的操你。”

    冷冰冰的男声凶巴巴的好歹也说了不会再折腾她,云锦这才放下心来,抽噎着控制自己的眼泪。

    莫梓风将她搂在怀里一言不发,就这么沉默着看着她,欣赏自己的杰作。那根肉棍被夹得酸爽异常,硬邦邦的将穴儿又撑满了,不过那红肿不堪的小穴也接受不了无休止的操弄,充血的肉瓣可怜十足显然证明它们备受摧残,叹息着忍住欲望。

    终究是舍不得他的小姑娘。

    “你,你别看我,我要洗澡。”云锦犹豫着推了推男人,说着自己的诉求。

    瞧她讨好看着自己,莫梓风冷哼一声,指尖搓了搓嫣红还有咬痕的乳头,语气故作凶狠:“身上带着哥哥的精液不好么,今天你就忍着吧。”

    他故意让云锦布满自己的精液,身上沾满男性体液的气味,就是为了证明她和自己之间的床第之事。

    抽出时少女的神情迷幻,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随着精液泄出的还有些许红丝,那是她的处女血。

    云锦坐在床上无辜的看着男人拂袖离开,不知道这个他那根经坏了,只知道自己要忍着腥臭过一天,委实有些接受不了。

    昨天占据了她的身子,今天莫梓风一直在回味她的味道,打算今晚要细细品味。

    他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心情显然格外不错,就连下属都能感受到他的美好心情,能够轻松放过他们犯的错。

    “既然都留下破绽就不用处理了,不给些痕迹,穆云泽怎么找到这里。”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在两国交界处的小山村里,躲过沿路的盘查是需要一段时间,可越发偏僻找人的难度就越大,尤其还是这种深山密林。

    莫梓风回到小院就看见端着食物跪在门口的翠枝,走进一看膝盖下还垫着东西。

    呵,他的小姑娘惩罚人还这样心疼。

    “主子,公主说不让她洗澡,自己就绝食。”

    “那就让她饿着。”男人冲门里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女看见他重重冷哼一声扭过身去,身上还披着自己的大袍子,小小的身子显得格外脆弱,也让他性质盎然。

    毕竟,谁不喜欢自家的姑娘穿着自己的衣服,还对自己撒娇呢!

    可莫梓风是谁,就算再疼爱也要故作凶狠,将她欺负一遍才给个甜枣,于是他也不惯着直接转身离开。

    “”云锦听着他的话火冒叁丈,这个狗男人,不但夺了自己的身子还要饿死自己,连洗澡这种要求都不给。

    当下气的将手中的枕头砸过去,被门框弹回来骨碌碌在地上滚着。

    一时间整个小院的气氛都安静下来,众人睁大了眼看着屋内不怕死的云锦。

    莫梓风斜睨了一眼,这么多年不见,脾气倒是长大了不少。

    毕竟经历过腥风血雨,男人轻飘飘的眼神都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他收回脚示意人都下去,自己进了屋子关上门,随后开始宽衣解带。

    一件件衣服滑落露出精健壮硕的身体,以及象征着男性魅力的伤疤和跃跃欲试的凶器。

    “你要,你要干嘛”云锦白着脸向床里缩进去,整个人开始哆嗦起来。她真的接受不了了,小穴到现在还酸胀呢,而且小腹还有被灌进去的精液,整个花腔都黏腻极了。

    “干什么?”脚踝被他毫不留情的抓住,并执着的向他那边大力拖动着,“自然是干你了。”

    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就像个魔鬼,云锦拼命地踢动着双腿,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

    “放开我!松手!”身体乱动的同时,被袍子遮住的双乳从领口跳出,上下晃动出迷人的乳波,春光旖旎,让男人看得眼神愈发晦涩阴暗。

    “不要白费力气了。”无视她的没有什么力气的抵抗,莫梓风轻易地将她拖到自己身下,大手擒住她的一双皓腕拉倒头顶之上死死的扣住。而这个姿势让云锦不得不挺起胸膛,也就方便了莫梓风从近处欣赏她那一对堪称完美的双峰。

    洁白细腻的乳肉,带着少女的香甜,屹立的双峰上美丽的红梅等着人采摘,下面是他的衣服反衬着胸部的白皙,以及玩弄痕迹的明显。

    她身上皆是昨晚两人的味道,浓烈的腥味让他想到昨夜的疯狂,心里更是美妙异常。

    “锦锦”他呢喃着,忍不住伸出火热的舌尖轻舔她右边乳房的尖端,满意的看到那粉嫩的蓓蕾在他的舔弄下轻颤着绽放。他继续伸手抚上云锦另一边的乳房,乳肉充斥着手心,红梅从两指中露出,他轻轻用双指夹着玩弄。

    看着云锦恐惧的眼神,他发现自己喜欢看她这害怕的模样,这他很有满足感,一种凌虐的快感。

    如果不能得到她的心,他宁愿将她一辈子困在身边,接受自己的浇灌,怀上自己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