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正文 しíáΘγμχ⒞Θм 第二个任务:夜晚
    “77号已经不能回来了吗?”大宝坐在地方,看着面前的号码牌转成灰色,难掩悲伤低声嗷呜了一声。

    她们和小言任务者不同,一旦犯错,接受的惩罚也更严厉。

    大宝脑袋耷拉着垂着地,它想到自己一开始什么都不会,很多事情还是77号教会自己,她就像自己过去的主人,十分有耐心还对自己很好,是自己最喜欢的任务者了。

    为什么,她们会放弃做任务呢?

    明明,只要任务做完就可以自由了。

    莫梓风看着怀里的锦锦还想要更多,街上行人越发稀少,只剩下彩灯里的烛火爆出细微火星,显得烛光忽明忽灭。沿街店铺已经开始打烊,羞于见人的云锦安静地像个鸵鸟缩着脑袋不吭声。

    男人沉吟着看着云锦,想到多年前,小姑娘求着穆云泽给自己打掩护,跑出宫来拉着自己去过生辰,虽然最后只吃了一碗面就被抓回了宫里,可莫梓风知道,那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一碗面,才让他执念着到了今日。

    莫梓风抱着云锦靠在床边,摸摸她的脸颊,亲亲她的小嘴,就像个初尝情事的少年,兴致勃勃满含期待。

    或许是继承了她母亲的美貌,云锦的眼又圆又黑的眼,湿润闪亮,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一点点狡黠。像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小狐狸,眼波流转间的媚意却是怎么收也收不住,时不时勾着面前的男人。

    捧着她看了半天,只感觉怎么也看不够,?揽过云锦抗议的小脑袋,吻了上去。γцsんцщц.liνé(yushuwuu.live)

    温柔的吻,吻过出汗的脸颊,带着一些咸湿,双手只是牢牢捧住她的脑袋,微微用力,双唇相触,单纯而又复杂的感觉从两人心间蔓延。

    云锦看着男人,在长久的沉默中就连心跳似乎都停止了。

    她?怔怔看着他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高挺的鼻子蹭着她的面颊,发出满足的笑声。

    他想着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小姑娘,只要她乖乖的,他一定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莫梓风劲捏她的脸,眼睛静静看着她,一动不动,带着些许威胁的意味。

    指节分明的手,轻轻解开胸前的系带,露出半截白皙娇嫩的肩膀,圆润的肩头惹人怜爱。男人低头咬住吮吸,慢慢厮磨,热气呵在身上,掀起一层一层鸡皮疙瘩。

    亲吻从肩头一路舔到脖颈,咬住一块含在嘴里,发狠吮吸,让云锦只能被迫抬起头,纱幔上映射出两人纠缠的身影。

    果不其然,云锦又被男人尽情品尝操弄了一番,坐在男人腿上身子前倾,两人下身牢牢吸附着,片刻不分。

    将她欺负的哭哭啼啼,不顾她的哭喊和求饶,将她彻底玩弄了一番,才抱着晕了过去的少女入睡。

    接下来的两日,白天莫梓风难得陪着她到处闲逛,晚上就抵死纠缠着云锦,将她全身都享用了透彻,欺负她的穴的同时还不忘戏弄那挺立的珍珠,让她全身疲软只能乖乖赖在男人身上。

    或许是云锦的听话让莫梓风对她放松了警惕,只让翠枝陪同她闲逛。

    这下云锦得到了机会,给自己踩了踩点看看每条路究竟是去什么地方,她大大方方的看着反而让翠枝对她怀疑不起来。云锦又将旅店好好参观了一遍,站在窗口将马厩打量了一圈,锁定了比较乖巧的马儿。

    这节日一共持续5天,商客的马儿暂时交给店家搭理,如果她要逃走就在这两天。

    大宝两天后就能结束更新,到时候她就利用系统将自己传送回去,毕竟她们要消失的相对合理。上个故事因为是她的考核期,只是借用别人的身体,任务结束就要立刻还回去。

    “翠枝,我想要去看医师。”她轻轻关上窗对着身后说道。

    “贵人您是?”

    “我只是担心”云锦摸着自己小腹,看着她的眼神不言而喻。

    云锦看着面前黑乎乎的汤药,垮着脸显然不大乐意,莫梓风推门正巧撞见她捏着鼻子将药喝光。

    他从身后搂住小姑娘,低头轻吻她光洁饱满的额头,又替她扶正微松的发簪。

    “听说你今日去了医馆?”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知道这个男人又干什么去了,如果她不解释,这个男人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自己。

    “人家只是去开些避子汤药,毕竟我还不想怀孕嘛!”云锦握着他的手侧过身微微抬头,看着男人娇滴滴撒娇解释。

    “是吗?”莫梓风的手蹭着她的掌心,又轻又痒的触感让她下意识收回手,锐利的黑瞳直勾勾看着她,看的云锦背后发凉。

    “你不信我?”少女见他神情严肃,本就水盈盈眼中很快就盛满泪水,扑进他怀里哭哭啼啼。

    “瞧你,这么禁不住说,是不是又挨操了。”云锦的乖顺和娇滴滴的哭泣让莫梓风有些意外,怀里的少女跟毛毛虫一样蠕来蠕去,撩的他心中柔软,抬起她的下巴威胁。

    “哼,色胚。”云锦轻轻拍开他的手,嚅嗫着骂了一声,反而赖在他怀里不动。

    或许是莫梓风在外面消耗了不少体力,云锦这般动作,男人反倒没有折腾她,只是抱着她温存了会。

    “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莫梓风看云锦神情怪异,勾着嘴角开始打嘴炮:“难道说是想要被哥哥操了?”

    “”云锦娇羞着啐了他一口,很是生气将他推出去关上门。

    晚上云锦躺在床上,却戒备的盯着门口,显然很意外莫梓风居然没有来骚扰自己,手心握着帕子,里面是她借着诊断偷偷要来的药。本来她都已经算好,趁他喝酒的时候下药,如果今天错过就只剩下明日,她最后的机会。

    想到这里,云锦气呼呼翻了个身,头一次埋怨莫梓风戒荤。

    云锦失眠的同时,莫梓风正站在屋顶晒月亮。

    “主上。”一道黑影轻轻落在他身后。

    “人找来了?”

    “是,属下已经派人干扰,大概四五日就能到这里。”

    这几日他已经处理了好几拨调查的人,他也不能在这里耽搁,希望锦锦不要让他失望。

    她是自己的女人,他不会允许她离开自己,除非他自己放手。

    次日

    云锦睡得迷糊,莫梓风就赫然出现在她屋子里,躺在她身侧注视着。

    “莫梓风你是偷窥狂吗?”云锦一睁眼就看见男人的俊脸,直接扯过被子开始大骂。

    “锦锦不想哥哥吗?”一双手肆意的在云锦光洁的腿上游走,“昨夜独守空床,难道不想哥哥的大肉棒吗”

    莫梓风搂着面前穿着青色绣并蒂莲肚兜的美人,饱满的乳胸撑起一片弧度,两颗不甘示弱的乳粒凸显着。轻轻松松就将她压在身下,舌头卷起饱满柔嫩的乳尖,用力的吮吸着那可爱的娇艳的小果,等到它硬挺起来轻轻咬着。

    “”云锦咬牙忍受着欢爱带来的刺激,看着面前的男人咬牙小声问道:“你能不能节制些,一大早你就这么饥渴?小心纵欲过度不举。”

    虽然她后面几乎是腹诽,也敌不过男人的精准猜想。

    “哈哈,锦锦是怕我纵欲过度吗?”男人抬手用力捏了下云锦的红果满意的听她吃痛惊呼:“别怕,哥哥会好好疼爱你的,只有这样,锦锦才能知道我可以不可以。”

    莫梓风的眼神充满性致。

    ‘我,这么变态,完了完了。早知道就不说话了。’云锦抿着唇心如死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