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蛮来生作 > 正文 ǎγцんцωц⒞ōм 贵宾卡
    明舟子看着我顾骁给的两张卡突然涌现出一种报复性的心理。

    她给宋允去了电话。

    “宋助理,两张卡是谁的意思?”

    “顾总说,他比较忙没时间陪您逛街,您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就自己买回去。”

    宋允正在给顾骁汇报工作,看见明舟子来电,顾骁示意他接。

    “上限呢?”

    “顾总说,没有上限。”

    顾骁笑了笑,她难得有情绪化的时候。想买就买吧,她一时的冲动顶多报复性消费一下。以她那胆小的性子怎么也碰不到他的底线。

    明舟子愤恨的挂了电话。

    这可不能白白“辜负”顾总的心意。

    第叁天,明舟子觉得好的差不多了。饱餐一顿,嘱咐陈阿姨不用给她做午饭就直奔商场。

    这几年,她把所有钱基本都投在工作室里了。出门应酬的衣服就那么几件,剩下的就是自己随便在网上淘来的衣服,能穿就行,衣服均价也超不过100块。现在有人买单,她可要好好宰他一刀。

    到了商场,她的报复性心理就散了一半。

    她从小到大家庭给予她的教育就是不伸手花别人的钱。

    奢侈品店的店员都是看人下菜碟,看看身上穿的衣服牌子就知道你有没有消费的能力。去了好几家店,接待都很懒散。或许是觉得她没有消费的能力吧。1sex.woгk(isex.work)

    她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商场逛着。最后选了几样护肤品,还是刷的自己的卡。

    最后路过patek  philippe的时候意外的看中了一块挂表,她突然想起了她爸爸。

    明舟子的爸爸是个医生,他的白大褂口袋上永远挂着一块表。那块表是她存了很久的零用钱买的,爸爸一直把它带在身上。可是后来因为救灾,爸爸去世了。爸爸被运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表已经没有了。没过几年,妈妈带着爸爸的抚恤金带着她改嫁了。继父对她不差,只不过妈妈后来又生了个女儿,他们才是一家人。她选择了远离家乡求学,后来又遇见了蒋恺就顺利留在了s市。

    “帮我拿一下这块表。”

    这块表跟她买的那块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她只是突然想爸爸了而已。

    接待她的刚好是副店长,她把表取出来递给了她。她并没有仔细看,她的心思不在表上,而是一直在回想小时候。

    看了看价格,是她好几个月的包养费了。她的心里左右摇摆了半天,最后咬了咬牙说:“帮我包起来吧。”

    “女士,这块表是不能单独购买的。”

    “为什么?”她不明白。

    “这是我们这一季特别款,需要搭配腕表才能购买。”

    明舟子没有买过奢侈品,她哪里知道还有这么多规矩。她太想要那只挂表了,最后她在指定范围内选了一块最便宜的表。

    副店长去帮她打包刷卡,见她掏出来的贵宾卡有些眼熟,就悄悄绕到了贵宾室。

    “顾小姐,请问一下这个是不是您之前在用的贵宾卡?”

    副店长把卡放在托盘上。顾静怡看了一眼,是她之前给了顾骁的那张。

    “没错。”

    顾静怡今天是来取之前订的东西,她身体不好,不能久站,所以就留在贵宾室休息。

    “那您认识那位小姐吗?”

    贵宾室是用玻璃做的隔挡,顾静怡一眼就看见了明舟子。

    她不认识舟子。

    小姑娘看上去很冷清的长相,顾骁之前可是不喜欢这种长相的。但是既然能拿到卡来消费,应该是顾骁授意的。

    “给她正常结算就好。”

    顾静怡打消了副店长的顾虑,转身去给她刷卡。

    明舟子等了好一会儿,看见副店长托着那张卡从贵宾室走出来。她微微欠身,看见了顾静怡。顾静怡和顾骁长得并不像,所以她也没往那方面想。

    “女士,这是您的清单请你过目。”

    “不必了,我不要了。”

    副店长有些愣住了。两块表价格不菲,自己的提成也不少。

    “女士,是有哪里不满意吗?”

    “你既然怀疑卡的来源,那就当面问清楚好了。”

    “很抱歉女士,让您误会了,我刚才只是”副店长没遇过这种情况,本想谨慎一点,结果自己的“好心”却惹到了另一方。

    “没必要抱歉,”明舟子打断了她,“卡确实不是我,你既然已经找到了主人就替我还给她。”

    说完就快速离开了。

    明舟子的声音掷地有声,顾静怡听见外面起了争执,但没听清具体发生了什么。

    “coco,怎么了?”顾静怡从贵宾室走出来。

    “刚才跟您核实了一下卡片,被那位女士看见了。”

    顾静怡看见明舟子一个人快步离开,没看见有人跟着。

    “她买了什么?”

    副店长把东西拿了过来。

    “都是男款?”

    “对,那位女士一进来就要看这款挂表,应该是之前了解过。因为是当季特别款需要搭配腕表,那位女士就挑了这一只。”

    两只都不是顾骁的品味。

    这两只表并不保值款,拿出去变现的可能不太大。如果是买给顾骁的,说明她并不了解顾骁的品味。

    她更好奇了。

    “把腕表换成女款,给我包起来吧。”

    说完还不忘加一句:“记在顾骁的账上。”

    副店长去打包,顾静怡给顾骁去了电话。

    “顾总忙不忙?”

    “不忙。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现在到京市东路接我,有事跟你说。”

    “你没带司机出门?”

    “少废话,快点来接我。”

    顾骁拿了外套就出了门。

    接上姐姐,两个人去附近的小公馆吃饭。他现在有家不能回,刚才本来准备让宋允订餐的,结果姐姐打电话来解救了他。

    “最近怎么样?”

    “生意兴隆。”

    “没问你这个,问你的个人问题。”

    顾骁正为这事发愁了,本来一下午静下心没去想,结果姐姐晚上提了起来。

    “没事。”

    他决定避而不谈。

    “这个给你。”顾静怡知道他不会说,就把卡从包里拿了出来,连着手表的袋子一起推给他。

    “怎么在你这儿?”顾骁很惊讶。

    前天才把卡给了舟子,怎么到了姐姐手里了。她们见过面了?

    “这是我的卡,今天发现有人在用就收回来。”

    “你把她怎么了?”顾骁觉得自己后背汗涔涔的,他突然有些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