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正人君子大师兄 > 正文 【】(1-2)
    第一章 宗门天骄

    翠风叠嶂的山林间,一道金色的流光正对幕云州第一大修仙门派昊天门的山门疾驰而来。

    「来者何人?」

    两这位白衣少年矗立在山门之前,对着御剑而来的修仙者大声质询道。

    金色的流光在山门前缓缓停住,一位青金色长袍的少女轻点剑尖从飞剑上御风而下,宛若飞花潇洒间不失优雅。这位少女少女肤如凝脂。目若星河,仿佛是仙子一般,不沾半点红尘俗气。

    「正阳峰,慕容凌烟历练归来。」

    两位看守山门的弟子仿若被眼前的仙子摄去了七魂六魄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盯看着,直到慕容凌烟掏出自己的身份玉牌在二人面前晃了晃。两位年轻弟子才如梦初醒。

    「恭......喜......慕容师姐历练归来......请。」

    那少女面无悲喜,对于二人的花痴模样并未露出半分愠怒。世间男子用这种充满欲望的眼神看她的人比比皆是,除了那个人......

    慕容凌烟轻抬烟步,踏着飞剑向着昊天宗的大殿而去。只是在不经意间,他那双清澈的明眸望了望山峦之间的正阳峰。

    看着佳人远去,两位守护山门的弟子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门内三大天骄之一慕容凌烟师姐?」

    「你不都看到身份玉牌了嘛,还能有假?」

    「嘿嘿,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真人竟然真的像个仙女似的......」

    「虽然说我们昊天门有三大天骄。但其实真正配得上天骄二字的只有慕容师姐一人。」

    「你这话从何说起?」那弟子显然对这八卦起了兴趣,连忙急切问道。

    「我问你。宗门的天骄是哪三位?」

    「这还用问?排在第一位就是慕容师姐。第二位就是我们的少掌门黄蒙师兄。第三位则是那位雷灵根的侏......」

    「嘘......行了不用说出来,这人邪得很,背后说他坏话的都会遭遇莫名的报复。」眼看对方要说出对方的绰号,另一位弟子赶忙制止道。

    「实话实说,我们的少掌门你觉得可配得上天骄二字。」

    「这弟子仔细思量起来,掌门的嫡子黄蒙平日里完全是一副纨绔子弟做派,整天忙于调戏各个山峰的女弟子。完全看不出什么惊人的天赋和刻苦的精神。一身的修为完全依靠着宗门提供的优渥资源。想到这里,他不禁摇了摇头。」

    「那另一位雷灵根的角燃师兄虽然灵根稀有,终究还是弱了些。」

    「论实力,慕容师姐已经是筑基后期;少门主则是筑基中期。虽然靠的是大量丹药但实力终究摆在那里;而我们这位......角燃师兄只是个练气后期。」

    「哎!不知何人才能获得慕容师姐的芳心呀。」

    「我看你还是不要白日做梦了,慕容师姐那是早就被少门主盯上的猎物,根本没有其他弟子的份儿。」

    「哎呀,一朵鲜花又要插在牛粪上了。那弟子想着清雅脱俗的慕容凌烟,不由得一阵惋惜。」

    「你他妈小点声,你这话被听别人听到了我俩怕不是要立刻被逐出山门。」

    山林间传来一阵飞鸟的啼鸣,两人四目相对再也不敢多发一言。

    昊天门的大殿内,一人端坐于大殿之上。这人面容刚毅,虎背熊腰,杏眼浓眉,一把络腮胡看上去是一位年富力强的中年模样,不过修仙之人的相貌和年龄倒是没有半点关系。此人正是昊天门的掌门黄粱。

    「回禀掌门,这次凌烟外出历练得到三级妖丹四枚,二级妖丹十三枚,另有千年灵果一株,以及路过天剑宗时,天剑宗宗主让弟子转交掌门的手书一封,全部在此。」

    慕容凌烟将储物袋放入上前接应的稚童托盘中。

    黄粱接过储物袋。指尖灵力闪动,一封信出现在他的手中。

    天剑宗那个老杂毛给居然会我写信联络感情?

    打开信封,只见信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

    黄兄,自从上次参加你的晋级元婴恭贺会已经十载未见,也不是很想见你。不过你这门派出来历练的女娃娃倒是十分俊俏,上次我到贵派参会竟然未曾一见,是不是当时你给藏了起来?这女娃我十分喜欢,给我做炉鼎如何,彩礼好商量。

    这老匹夫,还是堂堂天剑宗的宗主,简直无耻至极。

    黄良运转灵力,手中一团火焰腾出将信纸顿时灰飞烟灭

    「凌烟这次辛苦你啦,此次历练接近一年,我看你的修为更进一步,只怕离突破结丹境为期不远,这里有一颗可助你进阶丹药,作为宗门对你此行的嘉奖。」

    「多谢盟主。」

    「行了赶紧回去看看你的母亲吧。你们也是多时未见,他对你甚是思念呀。」

    「是,凌烟告退。」

    终于可以回正阳峰了,踏出大殿的慕容凌烟笑意盈盈难掩心头喜色。不带他御剑而起就被一人拦住去路。

    「凌烟师妹,这么着急回去吗?」

    来人同样是内门弟子的青金色服饰,只是周身却多了许多奢华的法器法宝,来人正是昊天门的少门主黄蒙。

    「是。」慕容凌烟丝毫不给这位少门主面子。

    黄蒙却丝毫不在意慕容凌烟的冷淡态度,自顾自地说道。快一年没有见师兄想你可是想的日日夜不能寐呀。

    黄蒙绕着慕容凌烟细细打量着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凸起的傲人双峰,挺翘的臀部曲线。

    鼻子凑到乌黑的秀发前,嗅着佳人散发出的魅惑香气,黄蒙顿时觉得下体燥热难耐,情不自禁地就想要去握住慕容凌烟那双白玉般的柔荑。

    慕容凌烟似是早已看穿了对方的心思,脚下青莲步一个转身腾挪不仅仅让我们少门主扑了一个空,更是让对方被这一招移行换位所牵动,直接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上。

    「师兄还请自重,师妹还需要回正阳峰,就不陪师兄闲聊了。」

    顿时朝思暮想的绝色佳人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对着正阳峰的方向飞去。

    「奶奶的,早晚有一天让你彻底地臣服在我身下。」

    慕容凌烟的心情并没有被纨绔的少门主所破坏,此刻的她一心只想着回到正阳峰。和母亲还有大师兄早一刻相见。

    正阳峰的护山阵法已经撤去,在山口处一道青衣身影矗立山前,难道是大师兄?想着一年来那个时常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身影,还有那不苟言笑的儒雅面庞,慕容凌烟心跳不由得快了几分。

    只是随着接近,那身影越发地清晰起来。站在山口的青衣男子身高不到5尺,孩童般的身高却是油腻肥硕的容貌。居然是自己的师弟角燃。

    「哼,想那个呆子也没有这么好心在山门等着自己。」

    「师姐你回来了?」角燃眼睛含着笑意和自己的师姐招呼道,只不过这笑容看起来十分的猥琐。

    「母亲和大师兄喔?」

    「师母竟在前院等你,大师兄上个月开始闭关,现在仍未出关。」

    暮云凌烟一声轻叹,失落的向着前院走去。

    角燃看在眼里,心中愤愤不平。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大师兄那个废人。

    「总有一天我也要超越你成为宗门最强的天骄弟子,到时候我就日日夜夜地和你双修,让你的淫叫每一天都传遍正阳峰的每一个角落,让那个呆子每天都活在你的浪叫声中,哼!」

    角燃心中暗暗咒骂,他如此这般意淫倒也不全是空想,他虽然相貌粗鄙不堪,但是他的资质确实非凡,只是被发现得晚了一些,直到他40多岁才被正阳峰的峰主发现带回昊天门。他的雷灵根是最为霸道强大的灵根之一,只要勤学苦练假以时日赶上慕容凌烟也不是不可能。

    正在这时角燃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他偷偷在大师兄闭关处埋设的神识感应机关被激发触动了。难道是大师兄出关了?早不出关晚不出关,偏偏在师姐回来的时候你倒是出关了。

    「娘亲。」

    慕容凌烟恭敬做了一个万福礼,在母亲面前她永远不敢太过放肆。因为她的母亲柳如烟就是一位端庄大方的女修,这种优雅不仅仅让别人对她又爱又敬,更是让凌烟奉为楷模。

    「来,让我看看。」

    柳如烟轻挥玉手,慕容凌烟上前几步跪坐在母亲膝前。

    柳如烟为慕容凌烟整理发髻,两道倩影交叠在一起,看上去更像是一对姐妹。不得不说这修仙的一大好处就是青春常驻,至少对于女修士这个意义是非凡的。

    牧浩然出关后第一件事自然是向师母回禀自己的闭关进展,一进屋两道丽人的人影就让他有了片刻间的恍惚,一般男子见了这两位绝色佳人恐怕都要心神迷醉,更何况他是先天纯阳之体,对待女性的敏感度更胜一般之人。自己下半身的欲火犹如脱缰的野兽,不受控制的要冲破牢笼一般,但也仅仅是一个刹那,他体内的冰心诀全力运转,旋即稳定住了心神。在二位俏佳人目光投来之时他的目光已然变得古井无波。

    「师母,师妹。」牧浩然缓缓作揖,清秀的脸庞,儒雅的身姿。慕容凌烟不自觉地紧咬朱唇,看见朝思暮想的大师兄这位天骄竟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浩然出关了?」

    「是,弟子刚刚出关。」

    「此次闭关可有进境?」

    「......并无进境。」

    柳如烟一声叹息:「行了,你闭关多日想必多少有些倦怠,回去休息吧。」

    「是......」

    牧浩然正欲离去,却听见慕容凌烟的轻柔呼唤。

    「师兄留步。」

    慕容凌烟踱步来到牧浩然的面前,掏出一个储物袋交到他的手上。「这是我这次出去收集到的赤心草,对师兄突破境界应该会有帮助。」

    牧浩然没有第一时间收下师妹的好意,而是用余光看向自己的师母。那绝美的容颜上此刻不仅没有丝毫的笑意反倒有些许的愠怒。

    牧浩然即刻眼观鼻,鼻观心,只道了一句:「师妹费心了。」却不敢接师妹递过来的储物袋。

    「拿着吧。」

    直到师母发话之后,牧浩然才低头接过储物袋。

    「多谢师妹。」作揖答谢后竟然头抬也不抬就离去了。

    慕容凌烟看着远去的师兄,他竟然连自己多看一眼都不愿意,当真是个木头!

    第二章  师傅、师母、师妹

    回到自己房间,牧浩然面无表情的脸庞上挂起一丝愁容。此刻他目光冷厉卸下温润儒雅的面具,他十指握拳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胸口。他恨,恨自己的不争气,恨自己这般不成才。每一次看到师母和师妹投来的同情目光更让他痛苦煎熬难以忍受。

    回想起自己的过往,他的师傅,昊天宗正阳峰飞峰主慕容啸天;那个带他走出大山的男人,让他这个一介布衣从此踏上了仙途,师傅在培养他的时候谆谆教导,让他在充满荆棘的修仙路上平顺前行。

    修仙之道本是万难之途,慕容云啸却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他们三个师兄妹身上。牧浩然曾经问过师傅为什么。

    「为师和你师母也并不是天资卓著的修士,已经活了几百岁,总有些事情会看开。为师的今生唯愿多培养几个天资妖孽的徒弟,也算换种方式名扬四海。哈哈哈......」

    慕容云啸回答完畅怀大笑,他早已看得通透。都说修仙长生,可是真正能够修成大道者万年难得一遇,他对自己的天赋很清楚,比起遥不可及的大道长生他更在乎实实在在的身边人。

    每每回想起来师傅催他多生娃的事情,牧浩然都会露出一丝苦笑,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太过腼腆。

    「以后你和你师妹进阶结丹期后多生几个娃娃,也让我做外公的乐一乐,到时候一定再给你们培养出一群小天才来。」

    「师傅,凌烟我一直把他当做妹妹......」

    「怎么,觉得你师妹配不上你?不够漂亮?」

    「师傅带我走上修仙之途,如我再造父母。师妹是我看着长大的,如同我的亲妹妹一般。徒儿不敢有半分......」

    牧浩然躬身回答,言语肃穆真挚一副老成稳重的大弟子做派。

    谈到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慕容云啸却一改往日的严肃。他一把握住牧浩然的命根子,一根粗壮的阳物像是一个烧火棍一般,炙热,坚挺!

    「你小子说的言之凿凿,可是身体却不如你嘴巴那样老实啊。」牧浩然又羞又臊,连退数步。

    「师傅你......」

    「哎呀,我的好徒儿不愧是纯阳之体,这尺寸可比为师强多了。哈哈哈......以后凌烟可有福咯,哈哈哈......」

    牧浩然的纯阳之体是极为罕见也是极为霸道的灵根体质。昊天门中竟然也没有专属的功法,当初师傅不辞辛劳,耗费巨资在一场拍卖会上为他买下了一本顶级的纯阳之体修炼功法。

    可是自从牧浩然突破了筑基期后,他的修炼忽然毫无预兆地停滞不前。师傅为此拿着那本功法请教诸多道友仍然毫无头绪。这本纯阳功法是烈阳宗一位德高望重的太上长老所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问题究竟在哪里喔?

    师傅为此在外遍访道友,终于打听到东海赤蛟龙的心头血可以治疗类似症状,修复经络治疗功力停滞的病症。

    师傅知道后二话不说,立即动身前往东海。

    赤龙蛟乃是二级妖兽,对于金丹后期的慕容云啸来说本应是手到擒来的,本应该如此......

    那日当师傅浑身是血的归来,师妹和师母慌乱一团。师傅却把牧浩然拉到身边,笑着对他说:「为师把赤龙蛟的心头血给你带来了,这下你的修炼再也不会有问题了。」

    慕容云啸又咳出一摊血水,脸上却带着自豪的笑意。

    「你没有看到为师的英姿,我一人怒斩数十头赤蛟龙直接把他们老巢给端了。」

    原来师傅当时是误入了赤蛟龙的老巢,当中甚至还有一头赤蛟龙王,实力不在他的师傅之下。当时慕容云啸拼尽全力回到宗门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师傅,我不要什么赤龙蛟心头血,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

    「哈哈哈,不得大道终有一死,修仙要至诚豁达切不可钻牛角尖。」

    「师傅......」

    「答应我,照顾好你的师母,师妹......」

    「师傅......我牧浩然以天道起誓,今生一定全力守护师母和师妹。」

    在师傅慕容啸天的弥留之际他牧浩然对天起誓,师傅听完后带着笑意离世。只不过在现在看来这誓言多少有些自不量力。

    时过境迁,这誓言一直在牧浩然的心头不曾忘却。

    只是......

    师傅用命换来的赤蛟龙心头血居然一点作用也没有。

    不仅如此,他越是往下修炼,自己的阳气越是不受控制,每次见到师母和师妹,自己的身体都会怪异起来。

    脖颈间的一抹香汗,玄发间的一抹清香,胸口间令人遐想的凸起,修长的双腿间那时隐时现的白皙,统统都会令他两腿之间的命根子坚硬如铁胀痛难忍,慢慢地他再不敢直视自己的师母和师妹。甚至每次相见的时候都要全力运转冰心诀令自己冷静下来。

    师傅去世的十年来师妹已经步入了筑基后期距离结丹期仅仅一步之遥,而自己甚至被那个不学无术的少掌门甩在了身后。

    「师兄,我又为你寻了些灵药,对你的修炼一定会有帮助的。」

    师妹对他的好感他是知道的。师傅死后师妹是最操心他修炼的人,每次外出历练都会私下里给他带各种奇珍草药。可是师妹越是这样对他,他越是无颜相对。

    牧浩然看着手中的赤心草说道:「确实是上好的灵草。」牧浩然嘴上虽然这般点评,却一把将这得来不易的灵草丢进了自己饲养的灵兔嘴中。

    不是东西不好,也不是他对慕容师妹有任何成见。只是他无福消受。这些固本培阳的仙草他每次吃了之后有副作用——一柱擎天,除此之外别无他用。

    看着灵兔大口的啃食赤心草牧浩然说不出的煞闷。

    正在这时,一道传音符飞破窗而入。

    牧浩然一把握住飞来的传音符,指间注入灵力一道真言传出——「恭贺师兄出关,宗门破阙峰还请师兄前来一叙。」

    这是小师弟角燃的传音符,牧浩然不由得苦笑。

    角燃师弟是师傅救下的另一个天才弟子,虽然发现他的时候他是一个已经四十多岁,衣不遮体,相貌粗鄙的侏儒乞丐。

    但是师傅从来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修仙者。

    雷灵根的角燃师弟自幼是个孤儿,从来没有机会到接触修仙者,更不要说有机遇踏上修仙之途。

    他这个师弟虽然天资是不错,可惜这个人市井出身,又经历诸多人世间苦楚为了活下去坑蒙拐骗样样精通,可以说是一个心术不正之人。尤其是他那双小眼睛在师妹面前总是放肆无礼。奈何师傅说世人皆可教化,牧浩然只能作罢没有再提反对意见。

    小师弟虽然秉性龌龊,但是修炼起来却不要命的刻苦。也许他修仙之前吃了太多的苦,这修炼的苦在他看来倒也不显得的多么苦了。

    这次角燃又给他来了传音符,肯定还是小师妹的事情。

    自从他修炼到了练气后期,对待小师妹的心思就越发明目张胆起来。按照他的修炼进度只怕最近就会追赶上牧浩然晋升到筑基初期。到时候他这个大师兄就更不配和他争抢小师妹了。

    破阙峰在宗门的西南角,这里灵力稀缺,又紧邻宗门禁地。自然没有人愿意在这里开辟洞府。

    牧浩然来到破阙峰的时候角燃早已等在那里多时了。

    「师弟找我前来何事?」

    「师兄自己明白,又何必和师弟卖关子喔?自然是慕容师姐的事情......」

    「师妹的事情自然由她自己做主。」

    看着牧浩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角燃就气不打一处来。

    「牧浩然!你他妈真是一个伪君子真小人,你一个修炼童子功的人,还要让师妹对你死心塌地,你可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你这样对慕容师姐有半分的好处吗?」

    牧浩然修炼的自然不是什么童子功,不然他的师傅也不会让他和慕容凌烟结婚生娃,只不过牧浩然的功法在达到结丹期前需要保持童子之身,这原本对他超快的修炼速度并不是难事,如果他正常的话,现在早应该是个结丹期修士了。

    不过这一切在他修炼停滞后都成了刺耳的讽刺。

    「师弟,你放尊重点!」

    「我看在师傅的面子上叫你一声师兄已经对你足够的尊重,你在师傅临死之时信誓旦旦的要护师母,师妹周全......」

    「够了,不要说了。」

    「我偏要说,你拿什么保护师妹?不妨告诉你,我已经用门派积分换得一枚突破筑基期的丹药,这几日就可寻机突破。到时候师兄你怕是我们正阳峰最弱之人了。」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你应该有点觉悟。早日和师妹说清楚让她死了对你的心思。放心师妹我会好好照顾的......」角燃油腻猥琐的笑语着,最后还舔了舔舌头。

    牧浩然看着角燃猥琐下流的嘴脸,一想到日后师妹会被这种猥琐下流的人压在身下,牧浩然再也忍不住了。

    「放肆,让师兄教教你什么叫礼义廉耻。」

    角燃嘿嘿一笑,他就是激怒牧浩然和他打一场,自己雷灵根攻击力极强,对方又是一个病秧子,如果能够越级打败自己的大师兄,这无疑可以让对方道心大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如果对方赢了,倒也无妨,只等自己突破之后,想要虐菜有的是机会。

    牧浩然双拳齐出,拳头上带着烈焰直奔角燃而来。

    角燃身形极快,左右躲闪,身形间带着风雷之音。正是他的拿手身法风雷诀。

    牧浩然连出数招竟然都被角燃轻松躲闪开,自己攻势稍顿破绽就被角燃抓住。

    角燃一出手便是他的杀招——雷霆万钧。

    数团黑色云雾疾驰而来、黑雾中雷光闪烁伴随着雷鸣之音。

    雷云散开后四面奔袭而来已经是避无可避。

    牧浩然周身顿时金光大放,圆形的护罩笼罩全身,正是他的防御功法鎏金壁。

    轰!

    一声巨响,两招碰撞在一起爆发出惊人的气浪。

    两道身影随着强烈的冲击坠落入阴森诡异的万丈山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