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叶二娘惊喜道:“你知道我孩子在哪?你告诉我我好不好?”

    楚霸王道:“你离开了他二十四年,你现在贸贸然的找他,你叫他怎么接受得了?何况他现在有自己的生活。”

    叶二娘一下子沉默了下来,道:“但我很想去见他,二十四年了,我都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呜呜!”

    她趴在楚霸王的胸前放声大哭。

    哭声渐止后,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楚霸王的眼睛,恳求道:“你告诉我,我儿在哪里好不好?你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她想要报答楚霸王的话,那么就只有自己的身体了。当她想起刚刚的疯狂,她脸蛋又通红起来。反正已经做了,为了孩儿,我什么都无所谓。她这样想道。

    楚霸王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答应,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你快告诉我吧”叶二娘双手紧紧的拉着楚霸王的手臂,激动地说道。她的声音有点嘶哑。

    “我要你答应我,不能再为玄慈做傻事,而且他以后做什么事都与你无关”楚霸王真的害怕她会像原著一样,玄慈死后,自己也跟着殉情。虽然楚霸王没有爱上她,但毕竟有过一席露水之欢,她的身体也让楚霸王很美妙,作为一个占有性极强的男人是绝对不容许。

    “我——”

    叶二娘心中有点郁闷,为什么楚霸王会这样说呢,她怎么会为玄慈做傻事?她又怎么知道楚霸王知道她以后会自杀,不过楚霸王理解错了,她不是为了玄慈自杀,更不是为了赎罪,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虚竹以后能过得更好,不会被自己的名声所影响!要知道,如果大家知道虚竹有一个这样的母亲,武林人士会怎么看他,想想乔峰就知道了,只因为身份的问题,武林中这么多人看他的眼光就截然不同!

    楚霸王道:“难道你还要继续自欺欺人吗?玄慈根本没有你想的那样好,他就是一个小人,如果你还是忘不了他,我是不会告诉你儿子的下落的。”

    听到楚霸王这样说,叶二娘现在已经开始相信玄慈是那种无情的人了,不说她已经对玄慈没有感情,而且她现在心中只有她那命苦的孩子,再说,刚刚和楚霸王疯狂的欢爱后,她已经对玄慈的感觉淡了出了自己的心,二十四年没有见过面,二十四年没有过欢爱,什么爱情都会变的,何况她自从玄慈抛弃她之后就对她没有了情意,在知道玄慈是那样的一个人后,她已经有了一点点的厌恶,又,在知道自己的孩子还在人世后,她的心里就只有自己的孩子了。

    叶二娘道:“既然他抛弃了我,也抛弃了我命苦的孩儿,更无情的对待昔日的武林同道,我不恨他已经是很宽容了,我还念着他干什么?如果能够见到我命苦的孩儿一面,哪怕是让我立刻死去我也满足了!我只是想知道我儿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她知道她虽然说得轻松,但毕竟了挂在心上二十多年的人,想要一朝忘记不太可能,虽然玄慈太无情,太绝情。但为了儿子的下落,她什么都能放弃!

    楚霸王道:“他叫虚竹,而且比起你来他幸福得多了,他一直在少林寺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过着平静的生活。而且他每天都能见到玄慈,这也算是父子团圆了。玄慈那个老秃驴却是前十世修来的福分了,不但得到了你的心,也生出了这个运气极佳的孩子。”

    虚竹的运气简直是比起段小强还要旺盛。他性格木讷老实,相貌丑陋,浓眉大眼,鼻孔上翻,双耳招风,嘴唇甚厚,又不善于词令。可以说这种人是悲哀的。却误打误撞破解苏星河的珍珑棋局,成为逍遥派掌门“无崖子”的关门弟子,得了无崖子七十余年的内力,并成为逍遥派掌门。后来被天山童姥强迫传授武功,童姥施计虚竹和公主破荤戒,成为了西夏驸马。后又无意间再得到天山童姥、李秋水的内力,亦被传为灵鹫宫宫主,又和萧峰、段誉结拜兄弟。最后拯救被鸠摩智挑战的少林,降服丁春秋。这些无不说明他的狗屎运极好,是一个令人妒忌的角色。

    听到自己的孩子过得不错,叶二娘心情好了一点,她此时已经不恨楚霸王强暴她了,她认为自己的贞c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孩儿的消息来得重要,他告诉了自己这么多,她现在不但不恨楚霸王,反而心里还有些少感激。她真诚的道:“谢谢你。”

    楚霸王笑道:“我刚才强暴你,你还谢我?要不,我再qg你一次?你再谢我一次?”

    叶二娘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丧然道:“你如果硬是要这样来,我反抗得了么?”

    楚霸王放开她的娇躯,她宛若一具赤l羔羊,凹凸分明曲线玲瓏,纤臂似藕,玉腿修长,一痕未透,双峰并峙,一对新剥的j头r粉白相间,宛如两点白玉;柔软的小腹平滑白腻,纤腰似柳,茵茵柔毛下渥丹未吐的消魂地带半隐半现。柔细的纤腰,两粒高耸,又富弹性的r球,怒峙颤动。玲珑的曲线,微凸的小腹,一览无遗,玉体l呈,两腿间一条细长的y沟,粉红色的两片赤贝。虽然我依依不捨,但楚霸王还是依依不捨地离开了她的娇躯,捡起衣服为她一件件的穿上,然后自己穿上衣服后,注视着她,柔声道:“你能答应我,以后不要抢别人的孩子么?”

    叶二娘娇躯一颤,道:“我知道我的孩儿没有死,而且过得很好后,我已经开始清醒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不用你说我都不会那样做了。”

    楚霸王道:“那就好,我不希望你是那样的一个人,对了,刚才我们把那个孩子仍在路上,你把他还给他的父亲吧!”

    叶二娘没有多想,应是道:“现在我已经找回了我的孩子,自然知道他的父母也很着紧他的,我会送他回去的,只是不知他在哪里会不会被野狼给吃了。”

    说完叶二娘羞涩而揶揄的看着楚霸王,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自命清高要救那个孩子么?怎么突然扔人家在哪里不管了?

    楚霸王看到叶二娘调笑的眼神确实脸皮挂不住,刚才只顾着占有叶二娘,连那个孩子的安危也忘记了,他连忙转换话题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叶二娘道:“老大叫我们在山上聚集,我打算办完事后,就到少林寺看我那命苦的孩儿。我只想看看他就好了!”

    楚霸王道:“你说你们四个恶人都在山上聚集?”

    叶二娘道:“是啊,现在三弟南海鄂神和四弟云中鹤大概都来了,”

    说到这里她娇道:“要不是遇到你我也到很久了了,”

    她顿了顿语气再变,沉声道:“这次是万劫谷的谷主钟万仇请我们来对付他的情敌段正淳的,我们老大与段正淳有仇,所以就答应了,否则凭钟万仇能让我们帮他?他算个什么东西?”

    楚霸王惊道:“云中鹤也在那里?”

    叶二娘道:“是啊!他轻功极佳,应该早就到了!”

    楚霸王道:“糟糕了!”

    楚霸王心中一惊,照马蹄印的痕迹来看,钟灵和木婉清应该是在山上,云中鹤看见钟灵和木婉清这种级别的美女不动心才怪了,如果是钟灵楚霸王还不是那么担心,因为钟灵古灵精怪,而且会凌波微步,一时间,云中鹤也要费不少手脚也不一定能够抓住钟灵,但木婉清轻功不佳,而且上面又有南海鄂神和轻功极佳的云中鹤,看了她们是遇险了,希望钟灵能够支持久一点。该死,看到叶二娘的美貌,居然忽略了叶二娘这次的目的,原书里面也写到这件事的,只是一时忘记了,不过他也没有想到这次他们的聚集竟是提前了不少,看来是自己的到来影响了事情的发展了。

    叶二娘问道:“什么糟糕?”

    楚霸王尴尬道:我的两个红颜知己在上面,我怕她们会被云中鹤所迷。

    叶二娘幽幽怨的看着楚霸王,眼神里表达的含义楚霸王非常清楚:你既然有了两个红颜知己,为什么还要来强暴我,作践我?

    楚霸王更尴尬了,吱吱唔唔道:“这个,这是你长得太美了,我一时控制不住,你不要长得那么美了,我就不会强暴你了。”

    强悍的理由!佩服。

    叶二娘扑哧一声笑道:“你可真有意思,”

    这时她正色道:“如果四弟看到美女,他是宁愿不要命也要染指的,如果你的两位红颜知己很美丽的话,恐怕她们是凶多吉少了。”

    她的语气似乎有一种幽怨的味道。

    楚霸王得意道:“她们自然是长得国色天香。”

    叶二娘幽幽道:“她们有我漂亮么?”

    说着她摆了一个极为抚媚的姿势,让楚霸王心火大盛。叶二娘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听到他有两个红颜知己的时候,她心里酸酸的,我儿听到他说他的两个红颜知己都长得很美丽的时候,她忍不住心中那种攀比的心理。

    楚霸王当然不会在美女的面前说别人的好话,当下真诚的道:“当然是二娘你漂亮一些,她们那样二娘这种成熟的气质。二娘的成熟之美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的。”

    叶二娘怒道:“你无法抵挡就要把我强暴么?”

    不过听闻楚霸王说她长得美,她的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楚霸王理所当然道:“美女当然只能属于我。”

    叶二娘怒道:你的意思是说以后你还要强暴我咯?

    楚霸王信誓旦旦道:“我楚霸王对天发誓发誓,我以后不再强暴叶二娘了。”

    楚霸王在心里打着小九九的呢,他怎么会放过叶二娘这个美人,只是现在看样子叶二娘已经对他有好感,那么日后她就有可能爱上自己,那么自己还用得着去qg么?

    叶二娘幽幽道:“算你还有一点良心。”

    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楚霸王不再强暴她的时候竟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楚霸王问道:“对了,二娘,你长得这么美,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丑啊?”

    叶二娘道:“你没有注意到我身边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么?”

    楚霸王道:“凭云中鹤他奈何不了你吧,虽然他轻功极佳,但你的踏雪无痕也不是吃素的,而且说道攻击力他就更不是你的对手了。”

    叶二娘道:“虽然是如此,但四弟对染指美女总有一种不要命也要染指势头,虽然他打不过我,但他总会使出一些下三滥的招数的,我总不能日日夜夜的防着他吧?”

    楚霸王道:“以云中鹤的为人真会这样,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我怕她们也中了他的招数。我先走一步了,你快把那个孩子还给人家父母吧。”

    才一眨眼,楚霸王就不见了。叶二娘看得心惊r跳:他的轻功竟然如此的厉害。

    第034章

    南海鄂神笑道:“老四,怎么连几个两个小丫头也抓不住?刚才你不是说三两下就能把她们搞定么?现在都七八十下了怎么还是老样子?看你气喘吁吁的样子,是不是这些年都浪费在女人的身上了?哈哈!”

    云中鹤道:“老三,你还不快来帮我抓住她们?妈的,太晦气了,没想到这钟万仇的女儿居然会这么厉害的功夫,钟万仇那个怪人能生出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已经是他的万幸了,我绝对不相信他能把女儿教得比我还要厉害的轻功。”

    看到想上来帮忙的南海鄂神,钟灵急中生智清连忙道:“你是前辈高人,说出去,可别让人笑话了!”

    南海鄂神气道:“我是前辈高人不假,但我怎么被人说笑话了?”

    木婉清道:“鼎鼎大名的四大恶人的其中两个居然联手对付两个小丫头,说出去还不被武林中人笑掉大牙么?”

    南海鄂神道:“说得有道理,但兄弟求助于我,我总不能在旁边看着吧?”云中鹤笑道:“还是老三够义气,快,帮我抓住她们。”

    钟灵回答道:“武林中人个个都说南海鄂神是一个英雄豪杰,如果您与臭名昭著的y贼云中鹤联手对付一个受伤的女人,还有一个小女孩,你说这成什么体统?这不是有损您的声誉么?”

    南海鄂神道:“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小丫头的本领稀松平常,眼光倒还不错。你说老四臭名昭彰的确说得很对,但你说人人都称赞我是一个英雄豪杰,你知道是谁称赞我么?你说出来,我就答应不抓你,怎么样?”

    云中鹤气道:“老三,你不要被这个小丫头给骗了,你上了人家的大当了。”

    南海鳄神最爱自认了不起,云中鹤当着对他崇敬无比的姑娘的面说他上了人家的当,更令他怒火冲天,大叫:“我岳老二怎会上别人的当?”

    钟灵一边绕着云中鹤时而不时的给他制造麻烦,木婉清则与云中鹤打起来,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钟灵一边走着凌波微步绞尽脑汁道:对极,岳前辈最厉害了,武林中鼎鼎大名的“幽谷客”、万劫谷的谷主钟万仇、神农帮的帮主司空玄、大理镇南王段正淳、无量山的帮主左子穆等,他们都说你是一等一的大英雄。这已经是钟灵认识的所有江湖中人了!

    南海鄂神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以后看见称赞我的人,你就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以后我去让他们瞻仰一下我的风光。哈哈!好,我答应你不不出手。

    钟灵欢喜的道了一句:“木姐姐,我们快走,下山去找楚大哥,不要和这个y贼打了!”

    南海鄂神听到这一句后,连忙问道:“丫头,你说她叫什么名字?”钟灵道:木姐姐啊?

    姓木?南海鄂神圆睁一双小眼,不住向木婉清打量,问道:“‘小煞神’孙三霸是你杀的,是不是?”

    木婉清道:“不错。”

    南海鳄神道:“他是我心爱的弟子,你知不知道?”

    钟灵心中暗暗叫苦:“木姐姐啊木姐姐!你杀了他心爱的弟子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承认呢?这样灵儿就是给他连戴十顶高帽子,只怕也不管事啊。哎,楚大哥你快点来啊!”

    木婉清道:“杀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几天才知道。”

    南海鳄神道:“你怕我不怕?”

    木婉清道:“不怕!”

    南海鳄神一声怒吼,声震山谷,喝道:“你胆敢不怕我?你……你好大的胆子!仗着谁的势头了?”

    木婉清冷冷的道:“我便是仗了你的势。”

    南海鳄神一呆,喝道:“胡说八道!你能仗我甚么势了?”

    木婉清道:“你位列‘四大恶人’,这么高的身分,这么大的威名,岂能和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子动手?况且刚才你已经答应了不出手对方我们,言而无信就是为乌龟王八蛋,大名鼎鼎的南海鄂神当然不是乌龟王八蛋吧”这句话捧中有套,南海鳄神一怔之下,仰天哈哈大笑,说道:“这话倒也有理。我是武林中的英雄豪杰,当然会言而有信,自然不是乌龟王八蛋,但你杀了我的徒儿,我怎能放过你”云中鹤道:“老四,你不要为她们骗了,我也不为难你,那你就守住下山的路口,待我慢慢折磨她们,我就和她们杆上了,我就不相信我云中鹤竟然抓不住两个小丫头。”

    南海鄂神一听道:“老四的想法不错,老四你抓住她们享受够了,就为我杀了那个姓木的泄愤,成不成。”

    云中鹤道:“老三,咱们是什么关系,好说好说!”

    钟灵暗暗叫苦,本来想说服岳老二不与她们做对,好让自己能够施展凌波微步带木婉清下山。没想到竟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是瓮中之鳖了。

    木婉清也做出了拼命的神情,她知道有南海鄂神守在路口,她们是逃不掉的了,不过南海鄂神不出手,也好一点。

    云中鹤道:“小丫头,你还是乖乖的顺从我的意思吧,你是逃不掉的。”

    云中鹤没想到钟灵的轻功居然与自己也不相上下,轻功一直是自己的强项,没想到竟然这么久也追不上一个小丫头,每次看似是要抓住她了,但到最后总是被她溜走,而且他原本以为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又带着木婉清应该支撑不了多久,没想到她是越来越快,走得步伐越来越奥妙。更加难以捉摸。这就凌波微步的巧妙之处了,凌波微步融合了易经八卦,如果那么容易被人看破的话,就不会被称为金庸的第一轻功了。不过这是云中鹤的最大的悲哀了,本来他出全力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捉到钟灵,因为钟灵才刚刚学会凌波微步,但他就是喜欢和钟灵玩,直到后来钟灵在云中鹤的压力之下,对凌波微步的领悟不断的加深,走得越来越是畅快。而且施展凌波微步还能增加内力,所以,钟灵是越走越舒服,越走越畅快,云中鹤则是越来越郁闷,简直就想跳崖了。

    南海鄂神没有c手,如果钟灵逃下山的话,他才挡住,所以钟灵和木婉清就一直在这里打圈圈。而南海鄂神在一边看好戏。

    楚霸王上来的时候,只见到钟灵拉着受伤的木婉清,跳来又跳去,上窜下跳,每一步都很惊险,虽然钟灵的凌波微步很奥妙,但她毕竟体力有限,带着受伤的木婉清终究会消耗不少体力,这时眼见就要被云中鹤抓住了,她心中惊慌不已,走得的步伐也乱了起来,一时气岔竟要跌倒,她闭上双眼,双手紧抱着木婉清,此时她已经把木婉清当作最后一根救命草了,就像掉水的人一样,只顾着抓住可以抓住的东西,而木婉清也是失去了平衡,她和钟灵是一样的做法,最后两人互相紧紧的抱在一起。眼看就要跌倒了,她们均感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着。木婉清还没有看到是谁时,就听见钟灵道:“楚大哥,你终于来了,灵儿就知道你会来的,嘿嘿!”

    她又可爱的邀功道:“我可是为你救了木姐姐了,你要好好谢谢灵儿哦!”

    楚霸王笑道:“楚大哥谢谢灵儿了。”

    他看向木婉清,只见她还那一副冷如冰霜的样子,但神情有点惶然。

    楚霸王牵起木婉清的小手,不理会她用多大的力来挣扎,看着她身上的伤,顿时柔声怒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都弄伤了!”

    楚霸王撕开身上的衣服为她包扎起来,而木婉清也静静的看着楚霸王的动作,神情有一些异样。

    云中鹤看见有人抢了自己的猎物,顿时大怒道:“小子,你是谁?不想活了,竟然敢打扰大爷我快活?”

    楚霸王没有理会他,径自为木婉清包扎伤口,然后让钟灵扶着木婉清,他怒目而视对云中鹤道:“你死定了。”

    木婉清看见楚霸王为她出头,心中又喜又愁,思潮起伏:“楚郎不顾危难,不但不怪自己打伤他,还让钟灵妹妹前来安慰自己,最后更是前来寻我,足见他对我情意深重。我心中不断痛骂他负心薄幸,那可是错怪他了。看钟灵妹妹幸福的样子,足见他是个好夫君了!如果自己以后跟他一起应该也会幸福的!”

    云中鹤怒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臭小子,竟敢如此大言不惭,看我不撕了你,看招。”

    双手在腰间一掏,两只手中各已握了一柄钢抓,这对钢抓柄长三尺,抓头各有一只人手,手指箕张,指头发出蓝汪汪的闪光,左抓向右,右抓向左,身体微微前倾。云中鹤斜眼向这两件古怪兵刃瞧了一眼,右手钢抓挺出,蓦地向势如破竹的攻向楚霸王面门抓去。云中鹤出手快极,右手钢抓向前去,左手钢抓在后。

    云中鹤武功平平,只不过是在轻功上有一些造诣,遇到楚霸王就是他的的杯具了,楚霸王不但轻功厉害,他的霸王令更是一种盖世武学,刚猛无比,无坚不摧,可以开山裂石,只是楚霸王现在内力不足以发挥出来而已。霸王令是一门绝世掌法,是项羽征战沙场身经百战之后从他的方天画戟之中演化出来的,杀气和霸气十足,一般人都经不起霸王令法杀气,武功低着除非是一些心智无比坚定的人,否则也会收到杀气的影响,不能提出反抗之心,甚至被吓破胆。

    第035章

    楚霸王知道云中鹤擅长的招式是鹤蛇八打,武器是一对钢杖,最后死在大理三公中的司徒华赫艮的刀下,不过楚霸王现在就要他死。云中鹤这一招还是可以的,他的铁爪发出的寒劲,似无若有,就像四下的空气都给他带动了,由上下四方齐往楚霸王挤压过来,而且他的武器有二,挡得住一柄,挡不了第二柄,那种不知针对哪个目标以作出反击的无奈感觉,最是要命。楚霸王仍然不动如山,无视云中鹤的招式,浑身衣衫鼓涨, 形成一股涡漩,以楚霸王为中心四处激荡,附近的树木翻腾破裂,滚往四方,众人只觉眼睛一花,云中鹤便立刻向来时的方向倒飞回去,最后只剩楚霸王一人站在中心。楚霸王从开始到结束,不过手起手落之际,而云中鹤也只是飞来飞去而已,只不过他飞回去的速度比起来时的速度快多了。楚霸王脸现讶色,双手负背,这是他学习那些前辈高手的动作,似乎一些武林前辈都喜欢用这个姿势来装,他也有样学样装起了。楚霸王的心情舒畅无比,没想到自己的功夫已经是这么厉害了,金丹还没有利用到百分之一,一招就能打败云中鹤,心情实在是舒畅,要知道他都没有多少天练过武功的,儿金丹也都是白白得到的,唯一下过苦功的只有凌波微步。对于霸王令,他虽然不会,但项羽会,他只需要熟悉一下就行了,也不需要自己去理解,一朝成为武林高手,任谁也会洋洋得意的。楚霸王脸上抹过一丝红霞,条又敛去,却是因为自己的伤势没有完全痊愈,而刚才为了对付云中鹤不知他的深浅,是以几乎用尽了全力,之所以他刚才会露出惊讶的神情,一是因为想到原来自己的功夫已经这么厉害了,看来项羽的金丹真是个好东西啊;二是他惊讶于云中鹤的轻功,以前百~万\小!说的时候,就有写到云中鹤的轻功极为厉害,现在看来果真了得,刚才他中掌的时候,竟能利用自己的轻功来减缓坠落的势头,以至于不被摔伤,不过就算这样也把他震得气血,五脏震动,几近移位,现在已是不能再动手了。楚霸王哈哈笑道: “阁下愧是穷凶极恶的云中鹤,竟能挡我一拳不死,你也算是一个人物了。”

    云中鹤倒飞出去后,南海鄂神连忙赶过去扶住他,问道:“老四,你怎么样了?怎么连一个小毛头也打不过?”

    南海鄂神这话并没有嘲笑的意思,他的为人性格本就是如此,说话直来直往,没有半点心机,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很容易被他说的火气猛暴三丈。

    云中鹤与他相处了不少日子,自然了解,只得苦笑道:“今天算是栽到姥姥家了,刚才的时候,遇到了皇家的两大高手,并且被两大高手合力围攻,而现在又遇到了一个变态的小子,妈的,他的掌法我估计比起乔峰的降龙十八掌还要厉害几分,太猛了!”

    南海鄂神鄙视道:“老四,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看他那模样,我一剪刀就把他的头颅给夹下来。”

    说着他展示着自己的那把大剪刀,只见南海鳄神右手握着一把短柄长口的奇形剪刀,剪口尽是锯齿,宛然是一只鳄鱼的嘴巴,左手拿着一条锯齿软鞭,成鳄鱼尾巴之形。南海鄂神的武器的卖相挺吓人的,不知道威力怎么样?如果武功不比他高出许多,想要对付他的这种武器,的确要费一番手脚!

    云中鹤苦笑道:“不信的话,你不妨去试一下啊!”

    南海鄂神道:“你不说我也想去会会他,看他的样子似是不会放过你了,如今你还能动手么?”

    云中鹤道:“你看我的样子似是能动手的人么?我现在连轻功也用不了了,自从出道以来还没有遇到这么重的伤势,而且还是一招被人打成这样,我们四大恶人的威名算是毁在我的手中了。看来只有老大才能对付他了。”

    南海鄂神豪气的道:“对付一个小毛头哪里用的着老大亲自出手,看我喀嚓一声拧断他的脖子”云中鹤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他知道也岳老三最禁不起激的,只要他略施小计就可以骗到岳老三挡住楚霸王,以岳老三的你力只要挡住片刻,他就可以施展秘法激发潜力用轻功走人。

    这时楚霸王已经向他们两个走过来,说道:“岳老三,你走开,我可以不杀你。”

    南海鄂神道:气煞我也,我叫岳老二不是岳老三,一点礼貌都不懂!

    楚霸王道:“看在刚才你没有出手的份上,我可以让你走,至于云中鹤他死定了,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楚霸王对岳老三还是存在一点善意的,虽然原著里面他本是做尽恶事,现在也是,但想起原著里面自从拜段誉为师后,心性已是日益改变,从言谈中非常容易发现他实际上是李逵型的人物,性格直爽,作事往往不经大脑(事实上他也没什么大脑)他极重承诺,刚刚为了自己的一句话没有出手为自己的徒儿报仇就能看出,原著里面也是写到他极为守信用的,可以说他是四大恶人中最可爱的一个,也是天龙里面最搞笑的一个。他一直在和叶二娘争四大恶人第二的名号,虽然从来没有成功过,但他锲而不舍的精神可嘉。而且还搞出了不少笑料!

    南海鄂神道:“谁死还说不定呢,看我那你的脖子给扭下来。”

    南海鳄神左手鳄尾鞭翻起,拍的一声,互剪了一下。南海鄂神出手快极,只听得喀喇一声响,鳄嘴剪就向楚霸王的方向攻上来,鳄嘴剪的剪口是镔铁精炼而成,锋利无比,原著里面,南海鄂神就是利用他的这一把剪刀把云中鹤的钢抓的五指剪断了两根。楚霸王不闪不避,霸王令再现,手起手落之际,啪的一声,便见到南海鄂神的双手颤个不停,剪刀早已因为抓不紧掉在地上。原来楚霸王并不想要了南海鄂神的命,于是一掌霸王令打在他的的手腕上,霸王令出,天下臣服,被楚霸王的霸王令打中,南海鄂神的剪刀立即拜服倒地,南海鄂神的双手也被震得麻木了,所以抓不住那把大剪刀。

    南海鄂神道:“想不到,你这小子还有一点难耐,不过今天我岳老三心情好,不想伤害你,所以把剪刀给扔了,别以为我是怕你。”

    云中鹤没有想到岳老三怎么快就败北,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施展轻功,他就被打退了,心中暗暗叫苦:难道是天要亡我云中鹤?如果是这样,那世间想要出轨的女子岂不是会寂寞难耐?那些深闺少女岂不是要迟一点才能享受到闺房之乐?云中鹤不愧是一代y神,现在还能想到这个。

    楚霸王缓缓来到云中鹤的面前道:要怪就怪你不但有动了我女人的念头,而且还付诸行动。说着一掌打下,又是霸王令,看得出楚霸王对云中鹤有一丝提防,所以就算云中鹤受了伤,他也不敢大意,还是用了霸王令,希望一击必死。本来楚霸王对云中鹤没有多少感觉,他要y妇女,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世间的采花贼何其多也,他也没有理由一个个都杀个干净,所以只能怪他时运不济动了,木婉清和钟灵,虽然她们都没有什么事,但有这个念头就已经足够判他死罪了,何况还把木婉清打伤了。虽然楚霸王不是什么好鸟,但如果谁想要动他认定的女人,绝对不能放过,龙也有逆鳞,楚霸王当然也有,他就是一条霸王龙,他的女人就是他的逆鳞!

    钟灵听到楚霸王承认自己是他的女人,她自然是甜蜜无比,心中似是喝了蜜糖一样,把整个心儿都浸透了蜂蜜,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的,就像一个怀春的少女,不,她根本就是一个怀春的少女。而木婉清听到楚霸王这样说,心情患得患失,她不知道楚霸王是否也说自己是她的女人,还是只说钟灵是他的女人,她一时间失神了起来。女人都是个醋坛子,这句话果然不假,就算木婉清是多么的恨楚霸王,她依然是会吃醋的,而且醋劲也不小。

    云中鹤看到楚霸王又是打出那骇然的一掌,一时心神俱裂,他已经没有勇气挡下这一掌了,心道:天亡我也!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楚霸王先是听到了木婉清和钟灵分别道了句:小心!(楚大哥小心)紧接着感到一道极为强劲至刚至阳的真气从身后传来,同时还感到似是有更为刚猛的攻击在后面等着,楚霸王立时施展凌波微步避开那道至刚至阳的真气,然后反身一掌,霸王令再出,立时与在后面的那道刚猛的气劲撞在一起,两股真气相撞,产生巨大的反震之力,楚霸王不禁后退几步,一时被震得气血,一口鲜血涌上心口被强行吞下去,心中大骇,幸亏那人的真气被北冥神功吸取去了不少,否则这一下偷袭,楚霸王不死也重伤。放眼望去便看到数丈外一块岩石上坐有一人,他身上穿着青袍,是个老者,长须垂胸,根根漆黑,一双眼睁得大大的,湛湛有神望着楚霸王,他全身纹风不动,连眼珠竟也绝不稍转,一眨也不眨,显然非活人,比较像是个死尸。看到此人楚霸王立刻想到这人就是段延庆了,而刚才的第一道攻击应该是一阳指,而第二道攻击就是他结合了一阳指创出来的追魂杖。只是楚霸王没想到他的功力竟是如此的深厚,与自己的霸王令正面交锋,却始终一动不动,而自己却被震得气血,真气震荡。最糟糕的是,因为楚霸王受伤没痊愈,刚刚的一击,伤势竟有隐隐加深之势,而且现在内力也只有五成可用了!而现在看到段延庆出手,楚霸王心中更是暗暗叫苦,段延庆不愧是天龙中的高手,一阳指法和自创的追魂杖都不容小觑。

    第036章

    楚霸王不知道的是,段延庆比起楚霸王还要惊讶,他出道以来除了乔峰之外,还没有一个人能够解得了他的这两招而不受伤的,而且他也被震得真气乱窜,他也是运功调息了一瞬才恢复过来的,他没有退半步。正是因为贵为四大恶人之首,面子固然是不能丢的,所以就忍住了。不过总体来说,楚霸王还是不够格的,因为楚霸王不过是一流巅峰的身手而且也受伤没有痊愈,而段延庆是一个超一流巅峰的高手,刚刚他看楚霸王年纪轻轻料想也没有多大能耐于是只出了六成的功力,但六成超一流巅峰的功力也不是楚霸王区区一流巅峰的功力能够抵挡得住的,他只不过是靠着霸王令已经北冥神功才能与段延庆平分秋色。

    待两人都从刚才的震荡恢复过来后,段延庆神色不变道:“小兄弟小小年纪,武功竟是如此了得,不过请恕在下无礼,你想要打伤我的手下我是万万不能袖手旁观的,所以我定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段延庆伸出那根细细的铁杖,看来是追魂杖了,只见他把那根追魂杖点向楚霸王的“缺盆x”楚霸王为只须劲力一发,铁杖即将攻击过来,那便无可闪避。楚霸王心中一凛:“段延庆点x的功夫可高明之极,而且功力胜我甚多,要让钟灵带木婉清先走才行,否则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楚霸王右掌微扬,又是一记霸王令,威势十足的劈向铁杖,左掌从右掌底穿出,同时打向他的百脑x。段延庆铁杖移位,指向楚霸王的“天池x”楚霸王掌势不变,仍然锁定段延庆的身位,但身子却连变了七次方位,脚下凌波微步不断发力,利用凌波微步与段延庆周旋,楚霸王已经意识到与段延庆硬碰硬绝对是会吃大亏的,一来自己攻击远远不如他,二来自己又因为刚才被木婉清打了一掌,伤势还没有完全好,被段延庆的一杖更是导致伤势更加恶劣。段延庆的铁杖每一次均是虚点x道,制住形势。楚霸王接连变招,凌波微步让段延庆总是无法确定楚霸王的位置,虽然段延庆的认x功夫极准,估计犹在段正淳之上,但楚霸王的凌波微步左闪右避,他打不着也没有办法。

    此时只见段延庆的拐杖突然飞腾而起,在空中一个打了转折,随后化为一道闪电,划开空间的限制惊鸿,瞬间跨过了与楚霸王之间有限的距离,劈向了楚霸王,破空尖啸犹如鬼泣勾魂夺魄。

    面对段延庆凝重如山的气势,楚霸王依然不慌不忙,凌波微步已经全力施展,身化清烟,步伐不可捉摸。段延庆高举在半空的拐杖,势如破竹,以雷霆之势瞬间劈下,狂躁暴虐地杀气肆虐横扫,顿时段延庆的杀气充斥着整个山顶。楚霸王暴喝一声,身影再次模糊,霸王令出,天下俱服。众人只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劲气向四周排荡开来,得大家不得不再次后退数丈,生怕被殃及自家遭受池鱼之灾。如何继而涌来的是一股可比拟大海狂潮般的磅礴气势冲天而起,然后疑以是银河落九天的威势狂猛地向段延庆的方向压下。恍然间,只看空气竟然产生阵阵震荡,一条条波纹连r眼都可看得清,接着一阵翻滚疾啸,空气都被生生撕破开来,段延庆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带着排山倒海的威势压向自己,一时不由大惊失色。这正是西楚霸王项羽的霸王令,当时与刘邦对战之时,虽然兵败,但项羽仍然那个凭借霸王令让刘邦数十万大军,不敢越过雷池半步,吓得刘邦的人马魂不守舍。最后更是以一己之力灭了刘邦的一万精兵,其中更是有不少猛将,都是毫不留情的一招被灭,无人能够挡得住项羽的霸王令。

    说时迟,那时快,在两人交锋的地方,只听“碰——”

    的一声,空气流爆裂开来,带着狂野的飚风如万丈瀑布直流而下的威势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木婉清和钟灵一时躲避不及齐齐打了越过踉跄,几乎要跌倒,不过幸亏钟灵会凌波微步,立刻施展凌波微步带木婉清脱了战圈。

    任凭身后狂风如何肆虐,两人皆是一动也不动,呆立如木偶,看上去似是平分秋色,不分胜负。但楚霸王自家知自家事,他身上的伤势已是不堪重负了,而面对楚霸王的全力一击段延庆不过是受了轻伤。楚霸王心理暗暗叫苦,段延庆的武功果然厉害,自己练功才几天,金丹还没有吸收到十分之一,要不是靠霸王令的霸道,恐怕刚才的一击,自己就是不死也半身不遂了!楚霸王心道:趁自己现在还能压制住伤势,给段延庆一击,希望能够收到成效。否则今天就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就做,只见楚霸王左掌横削,嗤的一声响,再次使出了霸王令,指向铁杖,这一掌若是打实了,不但使得铁杖弯曲甚至断裂,而且可能使得段延庆像刚才南海鄂神那样,双手麻痹,暂时没有力量还手。楚霸王打的就是逃跑的主意,在他的心目中打不过就溜之大吉那才是王道。不过如果霸王项羽再世知道自己的传人竟是如此的不争气不知道会作如何想。但不料段延庆那铁杖连连变向,与楚霸王的手掌撞在一起,两股力道在空中一碰,楚霸王不禁退了三步,段延庆仅仅身子一晃。楚霸王脸上红光一闪,显然是气血到心口被他强行压了下去,段延庆脸上则隐隐透出一层青气,一现即逝。

    楚霸王隐晦的给钟灵一个逃跑的眼神。

    钟灵时刻都在注意着楚霸王的神情,现在看到楚霸王的眼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这个样子,楚霸王可能是落了下风,否则楚霸王是不会让她带木婉清走的。钟灵很乖巧,她知道楚霸王不能对付那个青袍怪物,只有自己和木婉清离开后,楚霸王才有机会施展凌波微步逃走。所以她立刻拉着木婉清说道:木姐姐,我们走。

    木婉清看见楚霸王为自己和钟灵制造逃生机会已经是感动无比,随后听到他称自己为婉儿,更是完全原谅了他,一心想要和他同生共死了,所以任钟灵如何拉扯,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