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全根尽没猛力c入……

    甘宝宝玻e潘邸3ご艘豢谄嵘咦牛骸俺伞业某伞浮怼彀 懒恕摇纯焖懒恕伞矣帧炝恕br /

    这时的甘宝宝面泛红潮,娇喘浪声哼叫,嘴边俏皮透露出y荡春情,胸前丰满的茹房,随着楚霸王一次次用力抽c,不断的上下晃动着,看的楚霸王欲火更旺,抽c速度也越快……

    “啊……啊……宝宝的楚郎……亲丈夫……楚霸王……从来没有……这么……痛快……我……舒服……死啦……可……重一点……快……我……又要泄了……”

    平常一副端庄模样的甘宝宝,随着楚霸王次次尽底的抽送,变的如此风s入骨、娇媚y荡,挺着p股,恨不得将楚霸王的阳具都塞到y户里去。大概连死去的段正淳也不知道甘宝宝是一个如此欲望旺盛的人吧,楚霸王次次到底、奋力的抽c推送,但由于刚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楚霸王可以抽c得更久……甘宝宝被楚霸王c的死去活来,似乎有些承受不了!

    “楚郎……喔……宝宝爽死了……好夫君……求求你……你快泄吧……我已经……不行了……我……要泄死了……哎……唷……要泄死了……真的不能再c进去了”浪叫声渐渐低微,人似乎陷入昏迷,yd里连续阵阵的颤抖,yy不断的喷流着!楚霸王的g头被热滚滚的y精,喷的猛地感到阵阵快感袭上身来,人不禁也一抖索的,热烫的jy又由g头急s而出,直s的甘宝宝又不断的颤抖……

    第082章不得不说的秘密

    和秦红棉、甘宝宝等人告别了之后,楚霸王就和段正明他们一同向大理城而去。

    秦红棉在那石屋里与楚霸王几度缠绵,自然是食而知味,不想与楚霸王分开片刻,但楚霸王要去大理做客,秦红棉不再想接触与段正淳有关的东西,所以,秦红棉就算再舍不得也只得留在万劫谷,反正她也想和女儿叙叙话,不过,想到女儿也是自己男人的女人,她就一阵心慌,这可是l伦,为天下人所不容,但她是爱煞了那个冤家了,她想了想,也只好接受母女共侍一夫的命运了!谁叫她已经离不开楚霸王了呢!而女儿也是对他情根深种,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让自己母女都那么的迷恋他!在与女儿谈心之后,秦红棉就意识到女儿对楚霸王的爱绝对是海枯石烂的那种。在遇到楚霸王之前,秦红棉本来是想抢回段正淳的,但她现在已经爱上了楚霸王,而段正淳不但心中没有她而且又死了。十多年来,秦红棉一直非常明白甘宝宝的心思,她知道甘宝宝虽然嫁给了钟万仇,但心里想念的还是段正淳,不说甘宝宝,这些年来,她自己又何曾忘记过段正淳,只是她遇到了楚霸王才将段正淳赶出了自己的心扉。她也不否认,如果没有爱上楚霸王,更没有遇到楚霸王,看到段正淳死了,她自己也肯定会伤心欲绝的,不过现在却是能很平静的面对了,只是对一个死人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心理感触而已!将心比心之下,秦红棉很能体会甘宝宝的心情,于是每天都来“安慰”甘宝宝,但她不知道的是,不但她自己喜欢楚霸王,甘宝宝也沦陷了,而且比她还要早就把身子给了楚霸王,就在楚霸王走之前还极尽缠绵一番。虽然甘宝宝与楚霸王两人好事成这件事情的发展有点天方夜谭,最后更是甘宝宝自己主动献身的,但很明显,甘宝宝并没有后悔。楚霸王的那强大的冲击力让甘宝宝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所以,听到钟万仇和段正淳死亡的消息,甘宝宝心中虽然有一些波澜但也没有像以前感触那么大了,如果钟万仇没有请四大恶人来对付段正淳,甘宝宝或许还会为他而难过,而现在觉得死了反倒心静了,为这种人也犯不着难过,还不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那天,甘宝宝从楚霸王的口中得知段正淳有了儿子,而且已经成人,甘宝宝便已经对他死心,后来被楚霸王侵犯之后,心中已经完全淡出对段正淳的记忆,现在段正淳死了,对甘宝宝来说也仅仅是有点感触而已。

    秦红棉这两天看到甘宝宝总是在怀念着什么,以为她想起了段正淳,实际上在想回想起临走前与楚霸王的疯狂,但秦红棉很明显是误会了。秦红棉将甘宝宝的娇躯轻轻搂进怀里,轻抚她的背后,笑道:“宝宝,不要难过了,我们根本不必要为那种人难过,你不但有钟灵,还有我这个师姐,师姐会让你快乐的!”

    话一完,秦红棉便吻住甘宝宝的樱桃小嘴,先是轻轻的吻着似乎是寻找感觉,然后再疯狂的亲吻了起来,越来越投入,就像一对久别的恋人。秦红棉狂热地深吻着甘宝宝的樱桃小嘴;舌头在探索着;纠缠着她的香嫩爽滑的舌头;吮吸着她的甜美的津y,而甘宝宝温柔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就像是一对恋人恍如又回到了初恋的时光;两人的芳心均是如鹿儿乱撞。两个绝色美女在做这种事情,当真是无比诱人,两人娇嫩的花容均是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秦红棉和甘宝宝均贪婪地吸吮着对付的甜舌。接着秦红棉的嘴唇吻合在甘宝宝温软红润的香唇上,来回磨擦着甘宝宝的香唇,并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很快两人的嘴唇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两人情意融融地舔舐吸吮着对方的舌头,津津有味地吐食着对方舌上和嘴中的津y。看这架势,想必两人做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甘宝宝呼吸迫促,香舌酸疼,脸儿酡红,小鼻扇儿急速地张合,但她就是丝毫也不作挣扎而且露出一副享受是神情。两人就是那么温顺的配合着,任由对方紧紧的拥抱着,任对付吮吸着,很投入,非常投入……如果楚霸王知道此事的话,必定大叹可惜,错过了!错过了啊!不过真的错过了吗?毕竟来日方长啊……

    一路上,朱丹臣不停向楚霸王指点介绍大理的风景,还有民间传说及典故。其实大理城他在现代时也曾前来旅游过,不过那时的大理城可跟现在不同,多了许多现代化的东西,古城的味道少了许多。此时也算是故地重游了,看着沿途景致与在现代时看到的作些对比,心中不由感慨。

    大理全称大理白族自治州,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山水风光秀丽多姿,是中国西南边疆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远在四千多年前,大理地区就有原始居民的活动。著名作家曹靖华游过大理之后,对大理的风、花、雪、月四景感慨万千,赋留风花雪月诗一首:下关风,上关花,下关风吹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这就是大理的风花雪月了!但关于风、花、雪、月四景,当地白族人民有一首世世代代传诵的谜语诗,诗曰:虫入凤窝不见鸟(风)七人头上长青草(花);细雨下在横山上(雪)半个朋友不见了(月)大理白族自治州,是一个以白族为主的多民族地区。白族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是以段正淳当年为了巩固大理的政权只能放弃了他的那些红颜知己。

    此时的大理城虽不如现代,但也是人烟稠密,市肆繁华。街道皆以青石平铺,过得几条街道,便见眼前笔直一条大石路,大路尽头耸立着无数黄瓦宫殿,夕阳照在琉璃瓦上,金碧辉煌,令人目为之眩。一行人来到一座牌坊之前,一齐下马。楚霸王知道这便是大理国的皇宫了,来到近前就见着牌坊上写着四个大金字“圣道广慈”正是大理皇宫圣慈宫的标志。

    进入皇宫,一番酒足饭饱之后,段正明为楚霸王安排了一间房间了之后,便去为段正淳的后事忙碌了!不过这正合楚霸王的心意。他可是有所图谋的。图谋什么呢,大家应该能想得到,没错,就是六脉神剑,攻击与潇洒两全的六脉神剑。本来按照原书的进展,段小强会因为吸了众多高手的内力而又不知化解导气之法,使得体内真气乱窜以致控制不住,几乎走火入魔发起狂来。然后段正明就会带着段誉到天龙寺求救,到了天龙寺后却又遇上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拜寺求取“六脉神剑”随后段誉因缘巧合之下学成“六脉神剑”却时灵时不灵,最后被鸠摩智给掳走。鸠摩智到天龙寺求取“六脉神剑”是以祭拜慕容博为借口,说是求到六脉神剑之后便一眼不看直接拿到慕容博坟前焚化。而且还曾拿出慕容博当年送与他的三本手书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与天龙寺众僧换取“六脉神剑经”众僧本来都已意动,后被枯荣大师点醒,坚决没有答应。但现在因为楚霸王没有将北冥神功给段小强留下,只是给他凌波微步以保命之用。所以近日鸠摩智便会来天龙寺求取六脉神剑,而应该不会出现段小强学会六脉神剑这一段。楚霸王现在打算趁众人还没有注意到六脉神剑的时候,偷偷到天龙寺将六脉神剑记住,然后不知不觉的退出来。所以现在楚霸王正打算去天龙寺偷书,此时段正淳刚刚死,而鸠摩智还没有出现,正是偷书的最佳时机。

    天龙寺在大理城外点苍山中帲x逯保剿旅凶鞒缡ニ拢罄戆傩战泄吡耍汲浦炝拢炝卤掣翰陨剑媪俣夹问ぁk掠腥ㄓ谔瞥酰笳吒叨儆喑撸叮ビ刑窃疲骸按筇普旯畚境倬吹略臁!br /

    相传天龙寺有五宝,三塔为五宝之首。天龙寺是南宋时大理国的皇家寺院,大理崇尚天龙寺中国云南大理佛学,许多皇帝退位后都在天龙寺出家为僧。因此天龙寺便是大理皇室的家庙,于全国诸寺之中最是尊荣。每位皇帝出家后,子孙逢他生日,必到寺中朝拜,每朝拜一次,必有奉献装修。寺有三阁、七楼、九殿、百厦,规模宏大,构筑精丽,即是中原如五台、普陀、九华、峨嵋诸处佛门胜地的名山大寺,亦少有其比,只是僻处南疆,其名不显而已。

    点苍山十三峰巍巍而立,俯视着洱海之畔的百里之国——大理。大理皇室出身中原武林,笃信佛教,历来皇室子弟多出家苍山天龙寺。在佛院钟声里,隐藏着段氏一辈一辈高手,这个强大的力量是这个国家真正的根基。天龙寺在大理是一个支柱性的作用,简直就是段氏政权得以稳定的保障者,当年延庆太子被人追杀,第一个就想到来找天龙寺的枯荣大师主持公道,可见一斑。

    楚霸王的凌波微步速度非常快,不用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天龙寺,一路上施展凌波微步总是轻飘飘的落在的房顶上。楚霸王按照原书的记载从左首瑞鹤门而入,经晃天门、清都瑶台、旡旡境、斗母宫、三元宫、兜率大士院、雨花院、般若台,来到一条长廊之侧。然后沿长廊更向西行,来到几间屋前。在二十一世纪百~万\小!说的时候,楚霸王就对天龙寺非常向往,一直都想来见识一下,所以他还特意来到了大理云南旅游了一下,但奈何现代与古代相差甚大;一点感觉也没有。楚霸王来到藏书之处,只见那几间屋全以松木搭成,板门木柱,木料均不去皮,天然质朴,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殿堂完全不同。

    第083章皇后娘娘

    此时正是深夜,把守的人不多,只有两个,但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楚霸王给敲晕了。楚霸王伸手缓缓推门,板面支支格格的作响,显示平时极少有人启闭。楚霸王知道六脉神剑藏在本观的蒲团里,他努力回想起当时各位僧人的位置,然后走到本观的蒲团,从蒲团后面取出一个卷轴。卷轴舒开,帛面因年深日久,已成焦黄之色,帛上绘着个l体男子的图形,身上注明x位,以红线黑线绘着六脉的运走径道。这正是六脉神剑,楚霸王大喜,心中暗暗记住。在会皇宫的路上,楚霸王的脑海中不断的出现六脉神剑的剑谱,于是渐渐的练了起来。人身主要由正经十二脉和奇经八脉构成。奇经八脉为任脉、督脉等等。正经十二脉为手太y肺经、手厥y心包经、手少y心经、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y脾经、足厥y肝经、足少y肾经、足阳明胃经、足少阳胆经、足太阳膀胱经。手背为阳,手心为y,肢体内侧面的前、中、后,分别称为太y、厥y、少y;肢体外侧面的前、中、后分别称为阳明、少阳、太阳。六脏为y,六腑为阳。六条手上的,六条足上的。手上六条称为六脉,且左右对称,右手五指加上左手小指为一套,左手五指加上右手小指为一套。右手的六脉神剑为:大拇指—手太y肺经—少商剑。特点:剑路雄劲,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势。食指—手阳明大肠经—商阳剑。特点:巧妙灵活,难以捉摸,无往不利。中指—手厥y心包经—中冲剑。特点:大开大阖,气势雄迈,无法抵抗。无名指—手少阳三焦经—关冲剑。特点:以拙滞古朴取胜。右手小指—手少y心经—少冲剑。特点:如电般的速度。左手小指—手太阳小肠经—少泽剑。特点:忽来忽去,变化精微。

    楚霸王现在最想练的就是太y肺经——少商剑。楚霸王按照剑谱的方法,大八字站立,双手前伸,放松全身,掌心向下,身正头直,开始动作,先吸一口气,用鼻吸,再身体慢慢下落,并非跪下,而是以两小腿仆地,双手在同时向身体两侧下按,意在劳宫,口中用喉咙挤出“霍”声,呼气完后上身上抬,全身重新站起,同时双手翻掌上抬。吸气用鼻,意在印堂,下落时用劲于双掌,上身意劲于两大腿,慢慢就感觉到真气在太y肺经经脉循行:起于中焦(胃)向下联络大肠,再上行穿过横膈膜,入属于肺脏;从肺系(指肺与喉咙相联系的脉络)横出腋下,沿上臂内侧行于手少y和手厥y之前,下行到肘窝中,沿着前臂掌面桡侧入寸口(桡动脉搏处)过鱼际,沿鱼际的边缘,出拇指的桡侧端。腕后支脉:从列缺x处分出,一直走向母指桡侧端,与手阳明大肠经相接,然后一记石破天惊的少商剑便从楚霸王的拇指发出,接将挡在前面的泥壁直接穿了个透。楚霸王顿时目瞪口呆,这简直能媲美狙击枪啊!六脉神剑果然厉害无比,牛叉之极,不愧是天下第一攻击剑法。看来只有张三丰的太极意境酝酿出来的太极气场才能防御得了六脉神剑。曾经有人将六脉神剑与独孤九剑相提并论,这简直是侮辱了六脉神剑,试问此等剑法,哪里是独孤九剑能够比拟的?如果是独孤求败本人使出独孤九剑可能还有点看头,但如若是令狐冲,那完全不够看的,一记少商剑就能让他败北。学会了六脉神剑威力最大的一招,楚霸王心中大荡。

    楚霸王回到皇宫时,看到了一个女人,没错,他看到了一个女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的衣着十分华丽,金灿灿的,衣襟,衣领,衣袖等边缘都绣有金边。而且背部的衣服还绣有一只凤凰,看起来是那样的高不可攀!楚霸王认得她,她就是自己的下一个目标。而且在大理皇宫里面敢这么一件衣服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保定帝的皇后,段正明的老婆!只见她轻轻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五翟凌云繁花锦服,上面的织金红凤宛如要乘云而起一般,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珍珠如星光闪烁,透着斐靡的皇家贵气。臂上挽着的烟罗紫轻绡,在微风中轻轻飘舞着,凤冠上的珠玉流苏在眼前微微颤动着。

    能够成为皇后的一般都很美,楚霸王一向都是这样认为的,现在他更坚定自己的想法。可见,段正明的眼光是不错的,可惜他却没有这个心,忽略了他的皇后,让她变成一个深闺怨妇。可以说她是幸运的,因为段正明只有她一个老婆,但她也是悲哀的,因为段正明整天只知道练功,而忽略了她。不过,如果段正明不是这样,那么,自己哪里有机可乘?不知不觉中,楚霸王跟随她到了她的闺房,而她又不知道是何缘故,居然不关门,直接坐在床上出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凤冠霞帔的她,面容微皱,金黄色宝珠成串别于额迹,镂空飞凤金步摇上,镶锲着几颗饱满圆润的珍珠点缀发间,凤冠上是六龙三凤冠,龙是金丝掐制,凤凰是翠鸟羽毛制成,龙嘴里垂下许多珍珠宝石,龙凤之间还有一些翠蓝花叶,发间皆是珠串成串穿梭而过,两颊金色串珠流苏逶迤翩曼,说不尽的雍容华贵,金蝶耳坠挂在脸颊边灿烂耀目,内穿薄蝉翼的霞影纱烫金牡丹香胸衣,衬得她高贵而端庄,外披一层金色锦缎薄纱,则显从容。她脸露愁容,双眸似秋水,深藏哀怨,峨眉微皱,面上稍施粉黛,白皙的肌肤在晕黄的烛光下显得有些绯红,唇绛微微紧抿,似是要哭泣的模样。这个女人拥有着让绝大部人女人都嫉妒的身材样貌!一件凤袍让她尽显高贵端庄,三千秀发高高盘起,暗含春水的幽怨眼神,红润性感的嘴唇,修长的双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酥胸丰满而坚挺,这是一个让任何男人见到都会热血的皇后。

    此时她依然没有发觉到房间之中已经闯进了一名男子,她依然没有动作,胸前耸起的雪峰随着她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那两座圣女峰好象活过来似,有裂衣而出之势。那种动态的美景简直快要将楚霸王的眼球都吸引出来。她那漂亮的眼睛隐隐有了泪光,楚霸王非常肯定,她是个深闺怨妇,她在埋怨段正明,多年来,段正明没有宠幸过她也就算了,但他甚至还与她分房而住,现在的她不知道不久以后段正明可能就会出家,到时恐怕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就算现在已经让她眼睛里的幽怨越积越深,想到自己的遭遇,她竟是忍不住一阵心伤。楚霸王此时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要安慰这个女人,他要替段正明照顾这个女人,反正他的兄弟段正淳的那么多女人让自己照顾了,他的皇后让自己照顾也没有什么,反正他也不要,而自己又乐意,说不定他还会感激自己让皇后“幸福”“皇后娘娘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哦?不知道在下能否为娘娘分忧呢?”

    第084章计骗皇后

    原本沉醉在自己思绪之中的皇后呆了一下,随即立刻抬起头来,见来人是楚霸王,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后甚是疑问的道:“你怎么进来了?”

    今天楚霸王随段正明进宫的时候,两人已经见过面,而且楚霸王还给皇后留下了一个深刻而较好的“君子大侠”印象,所以皇后对楚霸王没有多少戒心,但楚霸王深夜前来她又不得不提起丝丝的警惕心!毕竟一个男人深夜潜入后宫,而且是潜入皇后的闺房,多多少少会让人说一些闲话!

    楚霸王关上门,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来为皇后娘娘分忧的,在下刚才看皇后娘娘甚是苦恼幽怨的模样,在下看到甚是不忍,就一路跟着皇后娘娘来到娘娘的闺房,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娘娘见谅!”

    皇后说道:“楚少侠客气了,少侠救了皇上和哀家的侄儿,哀家甚是感激,不过哀家确实没有什么烦心事,而且哀家要就寝了,少侠请回吧!”

    想起段正明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她就一阵心烦,但楚霸王毕竟是一个外人,这些事怎么可以告诉一个外人呢,而且一个男人深夜前来皇后的闺房,被人看到难免会误解!不过她知道,如果就算段正明此时看见楚霸王他也不会误解的,这是两人这些年相敬如宾的结果吧!

    楚霸王笑道:“皇后娘娘不用掩饰了,实不相瞒,在下略懂看相之术,对周易也略有心得,对于皇后娘娘心中所想,自然是了然于心。皇后娘娘如果不信的话,不妨让在下试一试!或许在下有破解之法也说不定!

    皇后娘娘听楚霸王这样一说,竟是意动,但要说到能看穿自己心中所想,那太匪夷所思了,她心中不由大大的怀疑,心想:是否是一个骗子,不妨让他说说,我倒是要看他说出些什么荒谬的话出来!淡然道:“哦,想不到楚少侠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也精通易经,不妨说来听听?”

    楚霸王听到皇后这样说,汗颜不已,他哪里会什么易经,只不过凭着自己看过原书,能猜到她不少的事情而已。不过古代之人皆将易经作为看相的宝典,皇后这样说也是无可厚非的。实际上,不管现在还是古代,周易都是一本奇书。

    楚霸王厚颜胡诌道:“皇后娘娘眉宇微皱,而且在前额形成一条浅浅的皱纹,正是代表着暮年之意,以娘娘风华正茂的年纪不应该这么早出现此状况,何况皇后娘娘外表看上去与双十年华的小姑娘一样美丽,除非皇后娘娘对有些事始终是耿耿于怀,不能释然,皇后娘娘身为大理的皇后自然是不愁吃不愁穿,如果说有什么让皇后娘娘发愁的话,那问题一定是出在娘娘的夫君大理皇帝段正明的身上,不知在下可否说对?楚霸王看到皇后沉默的样子,就知道她是在怨,怨段正明不与她欢爱,楚霸王心中暗暗欢喜,没有等她开口便接着说:“而且暮与夕近义,皱纹尚浅,即指夕在上,皇后娘娘暗暗心烦,那就是说夕字在心字的上面,那必然就是一个怨字,如此看来,皇后娘娘是在怨,如果在下所料不差的话,皇后娘娘必是对皇帝心有埋怨!

    皇后娘娘强忍着心中的惊讶,神色不变道:“哦?是吗?我看你果然是一个骗子,哀家与皇上相敬如宾,哀家为什么要怨皇上?”

    她是在是惊讶,没想到这小子的确有两下子,竟然真的将自己的心事猜得八九不离十!

    楚霸王笑道:“皇后娘娘这话可是言不由衷,皇后娘娘与皇帝相敬如宾不假,但正是因为这样,皇后娘娘才会对皇帝有所抱怨!”

    皇后越听越惊讶,虽然表面还能保持镇定,但在心中已是掀起万丈波澜,久久不能平静!她完全没有想到楚霸王对自己了解这么多,她非常确定自己与楚霸王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可以说是没有见过,但他居然能够猜透自己的心事,难道真的如他所说,他精通卜算之术,能够算出人的心事?

    楚霸王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她肯定自己的想法:“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大理皇帝必是疏淡了皇后娘娘,虽然你们两人一直相敬如宾,看上去身上相爱,但段正明却多年来没有与皇后娘娘有过房事,所以皇后娘娘才会整天幽怨哀叹,心中抑郁,长久下去,娘娘不但会青春易逝,而且还会呈现出短命之相!”

    “你是妖怪?”

    皇后大惊失色说出这一句之后,已经是惊讶的呆如木j了,她怎么想得到楚霸王说的情况与她自身的情况竟是一字不差,他就只是看了一眼,就将她心中所想猜透,这还是人么?但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可是,连自己的夫君,段正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事闷闷不乐,他竟然知道,她不得不震惊!

    楚霸王心中暗暗发笑,看来她对自己的话是深信不疑了,笑道:“皇后娘娘心中相信在下所言不虚了吧?”

    皇后想到他的神通广大,而且他刚才说自己可能有破解之法,不由大喜过望,她已经顾不得心中的羞涩了,反正他都知道自己想法了,问道:“我该怎么做?”

    听她这样说,楚霸王已经明白她是彻底相信自己的胡扯了,而且她已经不自称哀家,而是说“我”这说明她已经将自己放在一个很普通的位置了,此时她只不过是一个希望得到丈夫宠爱的深闺怨妇而已!本来她是不相信什么不算之术的名单心中她彻底相信了,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所以心中她最期待的就是楚霸王能够有化解之法,让段正明与她再度欢爱,可知道除了刚刚成亲的那几天,她就没有与段正明同房过了,才享受了几天的甜蜜日子就要保守情欲的折磨,而且一来就是二十年,她真的是受不了了,心中知道有楚霸王这么一线希望,她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

    第085章

    楚霸王笑道:“皇后娘娘不是说要就寝了么?那在下就不打扰了,祝皇后娘娘今晚有个好梦!”

    楚霸王深知欲擒故从这一招的威力,给了她希望,她今晚能够睡得着才怪!不出他所料的话,皇后必然会挽留他的。

    “楚少侠,请留步”楚霸王心中暗暗一喜,难道今晚就能享受她的身子?嘿嘿,不是没有可能啊!

    楚霸王回头一看,只见皇后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你能帮我吗?我我”太露骨的话她还是说不出口!不过就算如此,她已经是羞于出口了,可爱的脸蛋红晕瞬布,霞飞满面!那妩媚又夹带这可爱与害羞的神情动人之极!

    楚霸王不为人知的邪邪笑了一下,便回头微笑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楚霸王今天晚上有机会吃了这个幽怨的皇后了,想到不久以后,段氏一门的所有女人都将被自己收入怀中,楚霸王还真有点歉疚!嘿嘿!

    “帮我我我你,你坏蛋,您分明是明知故问!”

    皇后羞得满面通红,支支吾吾硬是说不出口,她哪里不知道楚霸王是明知故问,但这么羞人事,叫她怎么说得出口?刚才求楚霸王帮忙已经是很难开口了,要知道她可是一个皇后,如果不是她真的受不了这种日子,刚才她也不会开口让楚霸王帮忙了!

    楚霸王诡异的事情一闪而过,笑道:“皇后娘娘,你说话啊,如果您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要我帮你什么呢?”

    皇后羞道:你,你……反正他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也想求他帮自己,说就说,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如果不说,自己恐怕会遗恨终身的。这样一想,她便暂时顾不着害羞了,憋住的那口气,一时呼出来,打算一口气把话说完:“你能让皇上他再次和我欢爱么?你说得不错,我们已经二十年都没有过房事了,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与我欢爱,难道说是我长得好丑么?他甚至与我分居而住,一点也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这些年来我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如果你能帮我,只要我能做的,我什么都答应你!”

    她觉得自己说出来之后,反而没有感到那么的害羞,而且心情也舒服多了!

    楚霸王向她走近,诱惑性的道:“你真的能什么都答应我么?”

    楚霸王知道段正明害怕自己沉迷于男女之事,所以将心血费在治理国家和修炼武功之上,而且经常研究佛理,日子久了,渐渐变得无欲无求,所以辜负了皇后,难为她一个妙龄女子苦守空闺二十年,而且作为一个皇后最难受的就是这样了!

    皇后听到有希望,连忙应道:只要你能让正明再次和我——和我ddd房,你就是我最大的恩人,我只要我能做到的,无论是什么事,我都能答应你!想到这些年来的委屈,她一阵激动,一口气把话都说出来,不过说出来之后还是免不了一阵害羞!开口向一个男人帮这种忙是蛮尴尬的,但只要能让皇上再次宠幸自己,再尴尬她也要说,她是受不了了!

    楚霸王笑道:“你确定?真的是什么条件都能答应我?”

    看到她坚决的表情,楚霸王心中偷笑,表面上却装作毫无异样,微笑道:“那好,我也不要你答应我什么,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

    皇后不疑有他,信誓旦旦的道:“我是不想再过那种日子了,如果你有办法让正明回心转意的话,你自然是我的大恩人,不要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一千个,一万个,我也在所不惜,何况你还是正明的救命恩人,我们为你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

    楚霸王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你不后悔?”

    皇后羞道:“我怎么会后悔呢?”

    她自以为是的想道:那种滋味可舒服了,如果正明能够再给我一次,就算让我马上去死我也情愿了,我为什么要后悔呢?如果再受到这种折磨真是生不如死了!她只是想到段正明以后会再次宠幸她的美好日子,哪里还会想到其他!

    楚霸王诡计得逞,色心顿时壮大了起来,不,他的色胆本来就可以包天,他只不过是终于开始了行动而已。楚霸王的双手忽然抱住皇后的娇躯,不住在皇后的身上游移着,和刀白凤缠绵了一个多月后,他对于脱衣服已经是有了不少经验,仅仅一眨眼的功夫,皇后的衣服已经是不知去向,身上仅剩了一件抱住酥胸美丽高耸的肚兜和一件盖住神秘花园的亵裤。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经被楚霸王脱去了外衣,春光外泄。“你——你要干什么?”

    想不到,就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面前这个寄托着自己未来的幸福的人竟然化身为狼,想要侵犯自己。面对着男人的侵犯,皇后顿时变得惊慌失措起来,她对楚霸王没有反抗的能力,而且在强烈的男性气息的熏陶之下,她的娇躯一阵酥麻、酥软,提不起半点力气,一双粉拳软绵绵的不停地捶打着楚霸王的身上,但没有任何作用,她那双桃花杏眸之中的泪水却闪烁着迷惘与无助,想到今天晚上的意外艳福,楚霸王心里一阵得意,他的手轻轻的搭上了皇后娘娘的香肩之上,道:“皇后娘娘,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现在的样子可可爱了,脸蛋红扑扑的,娇艳欲滴的样子,让人垂涎欲滴呢,你能让我亲一下么?”

    楚霸王的声音,很有磁性,很有感染力,让她几乎沉迷在楚霸王的温柔陷阱之中!但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是大理皇后,有国之母,她怎么能做出这种有辱门风的事情?她惊恐不安地扭摆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摆脱那双在肩上不停轻抚的魔爪,可任她怎么扭动就是挣脱不了,但她那玲珑玉致的身段却因为她身体的摆动而更加的诱惑着楚霸王,再加上她浑身散发出的夺人心魄的迷人而成熟的体香,楚霸王还真的有点把持不住想要将她推倒了!

    第086章

    “别,别这样,就当我求你了,我不能对不起正明,你放开我吧”皇后娘娘一手护在胸前,一手用力地推拒着楚霸王的胸膛。古代人一般都是将男人授受不亲挂在嘴边,现在她的娇躯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已经算是有肌肤之了,按照古代的观点,这已经是出轨了!如果再被男人吻在自己的脸上的话,那就相当于背叛自己的丈夫了!

    楚霸王用力将她的头扳过来,善意的看着她,语气温柔的道,“娘娘,你是不知道你有多美,我现在就是想要亲你,你答应我好不好?就让我亲一亲而已,我不会为难你的,难道你不想与段正明重温美梦么?只要你让我亲一下,我就教你破解之法,让段正明立刻对你回心转意,把心思全放在你的身上,不再练功,眼里只有你,那样你就可以与他双宿双飞了。”

    听到楚霸王说说到这个要求,她也是难以决定,矛盾不已,但她实在是不想再过这个守活寡的生活了,再说了只是被他亲一下而已,又没有其他的什么的,而且自己完全反抗不了,他这样说也是不想勉强自己而已,否则他大可以强行亲吻自己的。想到这里,皇后娘娘的心一下子放开了一点点,紧张的闭上眼睛,她可是要别的男人亲吻呢,二十年了,都没有一个男人吻过她呢,就连他的丈夫,段正明也没有碰过她,这叫她怎能不羞?怎能不紧张?她甚至感到了丝丝的兴奋感,虽然不是在偷情,她觉得这是偷情无疑了,以为这一切貌似是你情我愿的,他没有这是向她提出了一个要求,而她没有反抗,而是默认了,这不是偷情是什么?想到这里她更是一阵紧张,娇躯忍不住一阵阵的娇颤!

    楚霸王见她不再反抗,便将双手移到她的腰间,大嘴贴着她的脸轻柔地说道:“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惊艳于你的美丽,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当今的大理皇后竟是这么美丽,长得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所以我开始有了一个梦想,那就是紧紧抱着你狠狠的亲吻你!”

    说着轻轻在她的嘴唇上添了一下之后,随即吻住她的香唇,用舌头顶开她的贝齿,深入她的檀口之中尽情肆掠!

    皇后娘娘的小嘴吐气如兰,夹杂着那淡淡体香,甚是好闻。此时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这样拥吻着,她那姣美的月容之上顿时双颊飞霞,一行清泪从她的脸颊边上滑落,她虽然没有反抗,可她的身体却轻轻的颤抖着。

    楚霸王一边继续轻轻挑逗着她的舌尖,时而相缠,时而画着圆圈,另一边则是隔着衣服轻轻爱抚她的柳腰。

    皇后娘娘虽然还紧闭着眼睛,但她的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了,鼻腔里也发出沉重的鼻息以及微弱的呻吟声。

    楚霸王顺着她腰臀间的玲珑曲线漫漫地向上摸去,十根手指在她的身上跳动调情着,这让皇后娘娘她既害怕又痕痒,不多时便开始气喘吁吁。楚霸王趁机解开她的腰带,一只魔爪滑进她的衣襟里,触及那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那白皙丰满的玉。峰上部和深深的沟壑便透过松开的衣领而变得若隐若现。

    “不,不能这样,不是说好只亲一下的么”被楚霸王触摸的那一瞬间,皇后娘娘身体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她双手用力的按住入侵到衣服里的大手意图阻止楚霸王的进一步侵犯,可是这样却把楚霸王的摸爪按在她丰满的胸。部之上。

    皇后娘娘身体一颤,刚想要推开楚霸王,可却发现他的另一只手已经紧紧的搂住自己的柳腰了,而那只魔爪也是大张,将一座玉。峰握于掌间。

    楚霸王微笑看着皇后,凝视着她紧闭的双眼,突然间伸出手来,皇后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传了过来,忍不住惊呼失声,娇躯一颤……

    楚霸王知道,像皇后这种久未经人事的少妇,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多年来从未被人碰过的躯体,突然遭到自己的爱抚,反应只会比常人更加激烈。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是正明的皇后,我不能对不起他的……”

    皇后忍不住颤抖着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皇后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楚霸王的高涨欲焰。不顾皇后的苦苦哀求,楚霸王探手握住了皇后嫣红的玉润,贪婪地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

    皇后娇躯一颤,酸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皇后以惊异的眼神表达出她的疑惑,她只能注视着他。因又震惊又痛而惊声叫了出来,楚霸王看着皇后的双眸而露出吃惊的表情,心里充满了征服的,皇后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他发现她的比刚才更硬更大了。

    “啊……”

    皇后被弄得满面红晕,虽然明知千不该万不该,可在楚霸王的一再作弄催下,却无法控制住自己,“啊……啊……”

    地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皇后娘娘哀求地看着楚霸王,道:“求求你,不要这样!”

    美人楚楚动人,天见可怜,我见犹怜,梨花带雨,煞是令人怜悯。说话间不停的挣扎,扭动着那卓约丰姿的成熟娇躯。

    楚霸王强硬地再次将自己的嘴唇贴上皇后那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皇后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她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

    皇后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楚霸王的迫下一点点张开,露出小巧的。任由他贪婪地着自己柔软的舌尖,她颤抖着吞下楚霸王移送过来的唾y。楚霸王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她的丁香小舌,皇后不自觉呻吟了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皇后的被强烈吸引、着,渐渐变成深吻。楚霸王着这美女的,品味着被强迫索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