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狐火冥魂,紫焰燃天下 > 第4章&;&;人心险恶难测
    母亲一直以为这样子就会没事了,可是……

    在她怀孕之时,也不知是谁,在她在池边散步的时候推了她一下,跌入水池,幸好奶娘及时将她救了上来。但是却导致意外早产。

    她拼着命把孩子生下来,那时,已是夜晚。

    她休息片刻之后,拖着虚弱的身体,抱着出生的女儿,和玉娘一起,来到了白浍的房间,她只是求白浍为孩子取一个名字,但是意外撞到了白浍和其他女子在一起行夫妻之事,白浍一开始,还是十分震怒的,在听到自己孩子出生之时,更加生气。

    他一把抓住还在襁褓中的女儿,狠狠地扔到柱子上面。

    血,染红了的整个柱子,还往下滴,同时,也滴在母亲的心上。

    她尖叫一声,跑过去抱自己的女儿,但是身体已经冰冷。

    白浍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只手帕,狠狠地擦着在双手,同时居高临下的看着母亲,恶狠狠地开口:“你这个贱人!随便找就想冒充我的孩子?可笑!也不知道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生的贱种!”

    “你在说什么呀!她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呀!你就这么忍心?你的心是石头做的?白浍我恨你!我恨你!”母亲是嗓子沙哑开口,也是恶狠狠的盯着白浍,心中怒火焚烧,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双手拼命的掐住白浍的脖子。

    但是,白浍多年的宰相也不是好当的,一甩手就将母亲甩到墙上,母亲猝不防的吐出一口,奶娘匆匆的来扶她。

    “哼!我告诉你,我从来就没和你发生过任何关系!就想找一个人来冒充我的孩子?可笑!没有行过房事,哪来的孩子?”白浍狞笑着。

    “什么?怎么可能?那天,你我明明……”母亲伤心之余十分惊讶。

    “哪天?我告诉你,自从你被关禁闭之后,我们从来也没有相见过!你当我是猪吗?这么好骗?”白浍弯下腰,看着母亲,唾沫横飞的说。

    “那天是谁?”母亲难以置信的开口。

    “贱人!那得问你自己了!”白浍指着母亲。

    “啊!我跟你拼啦!”母亲沙哑喊,双目充满恨意。一团灵力挥向对方。

    奈何,白浍灵力的等级比她更大。直接废了母亲的所有修为。

    奶娘匆匆的带上母亲,和那一次的婴儿的尸体,冲破包围,夺门而逃。

    后面的人要去追,却被白浍拦下来了:“没事,不用去追,追了也是白追,反正也是个将死之人。”

    接着他又搂过旁边的妙龄女子,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

    母亲再次睁开眼,身上全是伤痕,奶娘不见了,只有一个陌生人,他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斗笠。

    但是母亲注意到,他手中抱着一个婴儿,一个粉嘟嘟的婴儿,那么可爱!

    她不禁伤心了,神秘人看见母亲醒了过来,抱着婴儿走到母亲旁边,蹲下身子,十分关切地问道:“好点了吗?”

    “是您救了我?”母亲开口问,虽然看不见此人长什么样子,但是他肯定这是个男的。

    “不是我,是您的贴身侍女救了你,我只是为你疗伤,还有……”神秘人将婴儿放到母亲的手中。

    “这是……”母亲看着神秘人,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你的孩子。”神秘人平静的开口。

    “我?我的孩子……”母亲难以置信。自己的孩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并没有死去,只是脉搏微弱而已,而我是一个神医,恰好遇见了你们,就救了你们。”

    “谢谢你!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母亲说着就要下拜,神秘人拦住了母亲的举动,开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我不能见死不救。这也是应该的。”

    “可否告诉小女子您的大名?我等将会去您府上亲自答谢!”

    “区区小名不足挂齿!”神秘人开口说道。

    “我,要离开了,我是个江湖神医,四处游荡,今日只是不用再谢了!”神秘人看了一眼母亲怀中的婴儿,因为斗笠的遮挡,母亲根本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

    神秘人离开了,玉娘刚好回来,看见母亲醒来了,十分高兴,得知神秘人的事情,朝着神秘人离开的地方下拜,这才和母亲离开,回到了娘家,苦苦哀求玄老爷子收留,或许是玄老爷子念及多年的父女之情,收留了母亲,这才得以安住下来,但是却处处受人白眼,母亲却是不以为然,而她的女儿已经长大,也就是玄紫冥,因为她一直神志不清,从而常常招人欺负,他的母亲因为常年上山采药,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当时的玄紫冥也不敢告诉其他人,一直忍气吞声,却使那群仆人们更加猖狂,才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才有了……

    玄紫冥的重生,和蜕变!

    说来也是奇怪,别的事情不记着,唯独这件事她记得最牢,玄紫冥至今都能感受到那神秘人温暖的怀抱,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自己,就没有——玄紫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