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药妃入怀,我王请自重 > 第24章&;&;寿诞上的意外
    “回家见女儿天经地义,快吃吧,吃完早些去休息。”

    自己的女儿,自己自然是心疼的不得了。没有拉着她话家常,饭后,顾若曦就被顾长青催着回房休息。

    才踏进闺房,顾若曦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书桌上的书她记得自己走之前明明是背着放的,怎么如今却正着放了?

    没要她想太久,事实就显现了出来。

    因为此刻她房间的床头,正坐着一个人,宫煜琛。

    “你怎么在这?”

    顾若曦见他坐在床边,也不主动过去,反倒是改了方向朝着书桌边的木凳走。

    她右手支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向那个不速之客。可偏生,那人却似乎一点觉悟也没有。

    “不欢迎?”

    “不是,我是说,你有事找我?”

    “无事便不能来?”

    一问一答,却没有任何意义。顾若曦懒得和他打太极,只是将烛火里的灯芯剪短半截,顿时,屋里光亮多了。

    她抄起桌上的医术,继续看起来。不过看了十几行,手上的书就被突然的抢下。

    “你做什么?”

    “没什么,同我说说今日的境况。”

    将顾若曦的书合好摆上书架,宫煜琛语气生冷,似乎对顾若曦的态度极为不满。

    昨天的她,可不是这幅神情。

    “一切都好。”

    自己也觉着自个儿这态度有些冷漠,顾若曦柔和了语气,挑眉答话,两相转变间,顾若曦娇俏的性子就显露出来,他此时此刻的确觉得顾若曦柔弱明媚的模样很美,可要他直白夸她,他实在做不到。

    自讨了个没趣,宫煜琛同顾若曦寥寥交谈几句,就转身离去,只是在走前,却不忘告知顾若曦,他以后会常来。

    “哼。”

    听到那自以为是的霸道语气,顾若曦闷哼了一声,随即关紧门窗准备睡觉。

    七日转瞬即逝,这七日里,宫煜琛虽然不是天天都前来南侯府,可也差不了多少,正当顾若曦奇怪已经第三天了,宫煜琛竟然还是没有来南侯府时,她得知了一个消息,联想前因后果,即刻得出了答案。

    原来,南侯府的老侯爷过几日要进行六十大寿的寿宴。

    她想着,宫煜琛该是也知道,所以才不曾来。可寿宴当日,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离谱,宫煜琛不仅来了,还异常的高调,一场寿宴,简直成了主角一样的存在。

    宴席当日,南侯府处处张灯结彩,宴会进行之时,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众位宾客觥筹交错,各种祝贺恭贺长寿的祝词不绝于耳。

    陡然见,只见座下离那老侯爷最近的宫煜琛突的站起来,一杯酒举起与肩齐平。

    众人见他面朝侯爷,只是见怪不怪而略带惊奇的以为,这个冷面的王爷,竟也会有如此俗套的一面。

    “左旋校尉此次凯旋升迁,再此,我敬你一杯。”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转向了顾长青和宫煜琛两人,虽然不知道他这一出是什么意思,可鉴于宫煜琛的身份,顾长青不得不站起身来回敬。

    老侯爷向来不拘小节,对于这个插曲不甚在意,反倒是乐乐呵呵的也一道恭贺起来。

    本来是抱着看戏心理的众人见这局势并没有如他们以为的剑拔弩张,反倒是没了兴趣,随意附和着恭祝之后,这个插曲也就算过去了。

    虽然顾长青不好说什么,可顾若曦却是有这个胆子的,她趁着宴席上混乱,悄然走到宫煜琛身边,将他拉至一边。

    “你刚刚干什么要给我爹难堪?”

    没有拐弯抹角,顾若曦很是直白的就将自己疑惑道出。

    在她看来,她爹爹与宫煜琛也没什么过节啊,他怎么就要这样。

    显然,宫煜琛觉得很是阴郁,他方才明明是好意,哪里接就成了给顾长青难堪。

    “顾若曦,别不识好人心。”

    顾若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这明明是强词夺理啊。

    “那也叫好人心,你一席话,叫我爹同被人观望的猴子一样当戏看,是你,你好受吗?”

    这么一说,宫煜琛也觉得自己方才的确不妥。

    这些年来,因为他的声势,从来不敢有人对他有所忤逆,所以他也高高在上惯了,对这些要注意的细节的确不甚在意。

    “我知道了。”

    “什么叫你知道了,明明就是你错了。”

    此时此刻,宫煜琛才明白了孔老夫子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真正深刻含义。

    他不和她多纠缠,只是冷着个脸,再不插口。

    见宫煜琛认错态度良好,顾若曦反倒是消了气,她叨叨了两句,也就不再揪着这件事不放。

    就当他们二人回席时,景王宫景礼却喊住了顾若曦。

    “这位可是左旋校尉的小女,顾若曦,顾姑娘?”

    熟稔的声音顿时让顾若曦打了个寒颤,她周身有些微微的发僵。

    想到前世,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竟然给她喂毒药,以此当成诱饵,用来引宫煜琛去营救,导致最后两人都身首异处,顾若曦就恨得牙根痒痒。

    她不动声色的转身回礼。

    “正是,不知景王大人有何赐教?”

    “哦,你认识本王?”

    见她直接呼出自己身份,宫景礼顿时多了几分兴趣。刚刚他就见顾若曦性格不凡,丹唇凤眼,眉目如画,面容也是不错。

    只是似乎,这个女人同他弟弟,宫煜琛似乎交集不浅,他在印象里,还没有见到过宫煜琛陪笑的画面,可刚才他们的互动却。

    顾若曦实在是不想同他多说一句,可迫于无奈,只能笑着,好声好气的回复。

    “景王大人威名在外,自然是人人皆知的。”

    “小丫头倒是伶俐,不知道,可否愿意来景王府伺候本王。”

    此话一出,风起云涌。

    宫煜琛狠戾地看向景王宫景礼,面色上是一贯的阴鸷。他可还没窝囊到,连一个女人都护不住的时候。

    暴躁因子就在他体内游走,随时有潮涌的势头,就在他想要开口的时候,衣袖却被顾若曦给扯住,他一愣,很是不解的看向她。

    顾若曦不急着解释,只是笑着看向景王宫景礼。

    “小女子怕是无福消受,不过我的姐姐,顾玉妍,对景王倒是一见倾心呢。”

    以退为进,顾若曦留下这话之后,随即就转身离去。

    见顾若曦走远,宫煜琛才冷声开口。

    “她是我的人,皇兄好自为之。”

    言罢,拂袖转身,连背影都是透着一股子寒凉,拒人千里之外的狠厉。

    在宴会之间,宫煜琛却久久没能寻到顾若曦的身影,想着她或许有事,左右人都在,不会出什么意外,所幸就独自畅饮起来。

    另一边,顾若曦想到前世的事情,心生怨恨,难消怨气。

    她走到偏远的地方,从袖带里掏出一瓶鹤顶红,想了想,到底没那个胆量在现在惹事,所以只是岑岑的将鹤顶红放回去之后掏出一瓶巴豆研磨的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