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药妃入怀,我王请自重 > 第26章&;&;蛇蝎心肠
    酒宴上随着舞姬献舞,气氛一度热忱起来。顾若曦方才教训了宫景礼一顿,此时此刻,心绪畅怀,这一不小心,喝的就有些多。

    “不许再喝了。”

    宫煜琛抬手抢过顾若曦刚想要抬起的酒杯,轻声呵斥。此刻顾若曦已显醉态,她看向眼前的男人,胆子也比平日里打了不少。

    只见顾若曦顺着宫煜琛握住她拿着杯子的手,轻巧的就往他臂弯里躺,宫煜琛显然是被她这个表示亲昵的动作给怔住了,饶是识人无数如他,却也依旧难以判别她此刻究竟是无意的撒娇,还是有意识的勾引。

    轻轻咳了一声,觉得自己着实想的太过复杂的宫煜琛一把将顾若曦的身子给接住。不论真的假的,这丫头此刻是真的醉了,休息会也好。

    虽然宫煜琛想对顾若曦好,可明显的,有人偏生不想如他得意。

    不知是因何故,南侯府里突然出现一群搜查的侍卫,据说是丢了什么东西,现在正在进行排查。

    然而,宫煜琛却一眼识破这不入流的计策,若真的是丢了东西,为什么别的厢房只是随意的翻上两眼,之后就独独往顾若曦房里走去,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搜罗了个遍。

    侍卫从顾若曦房里出来的时候,搜出来两条男子的亵裤,还有一条腰带。

    腰带,一般都是闺房女子给心仪男子的定情信物,由自己亲自编制。当众人看见那条腰带,再联想那两条男子样式的亵裤,不由就产生了很是乱邪歪曲的想法。

    才不消半柱香的时辰,说顾府里的二小姐是个未出闺房就已经同别人上过床,是个破鞋的谣言就传遍了整个寿宴,那么,自然而然也就传到了宫煜琛的耳朵里。

    已经闭眼休息了好些时候,顾若曦整个人的醉意也清醒了大半。

    “他们在说什么?”

    顾若曦才将将清醒过来,此刻还有些迷茫,她睁眼看向围在一起交头接耳的宾客,不由的有些好奇。

    可是问了好一阵,宫煜琛都没有什么动静,更别提要回答她的意思。

    正巧这时,顾若曦就听见了他们的讨论内容。

    “真是个狐狸精,想来这狐媚之术练的不少。”

    “哼,两年不回家,还不知道是哪鬼混去了。”

    “可是我听顾大人说起过,他女儿是在外游学罢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凭空污蔑人家清白。”

    三三两两,窃窃私语,本来还懵着的顾若曦突然就清醒过来。

    她不过睡了一觉,这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顾家的女儿,两年没有回家的那个,那这可不就是在说她吗,狐狸精又是谁给安的名号啊。

    顾若曦腾的站起身来,宫煜琛冷冷的看着一旁的局势愈演愈烈,他体内的怒火也随着情势愈发浓烈。

    还没等顾若曦上前评评理,这边,顾长青就开始动作了。

    他原本在宴席间坐的好好的,见女儿与宫煜琛相处还算融洽,也就没有过多干涉,可不知怎的,突然间就传来谣言说他女儿顾若曦是个荡妇,做父亲的,如何忍得了这样的事情散播。

    所以他当即就动了手。到底是在官场上混迹多年,此刻正是寿宴之间,贸然行动必定会扰乱此刻的寿诞,顾长青与老侯爷招呼一声之后,即刻回了偏殿。

    正是此刻,父女俩相互对视,默契不言而喻。

    没有上前对峙,顾若曦只是安安静静的跟在父亲顾长青身后,跟着他一起朝着偏殿里走。

    见情况发生转圜,宫煜琛没有多待,也跟着一道上前,他倒要看看,这背后究竟是谁在捣鬼。

    偏殿里,顾长青才在桌边坐下,手就重重的朝着桌上拍了一掌,震耳发聩,叫顾若曦在毫无防备之下给惊着了。

    “爹,女儿没有做那样的事。”

    她听着华儿将宴会上传的事情听了个大概,也就明白了这来龙去脉。无论那两条亵裤也好,还是那个看起来精致的很的腰带也好,都不是她带回来的。

    “爹爹自然是相信你的,此次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明白,别人休想不清不楚就玷污了我女儿清誉。”

    顾长青声色坚定,手指紧紧攥着,骨节因为受力而开始发白。

    “嗯,只要爹信我,女儿便不怕。”

    顾若曦笑着点头,此刻已经比才听到消息那会淡定的多。她冷静下来,逐一排查,最后将凶手划在了顾府内人的身上。

    宴席来的人与她素无关系,更多的都是初次见面而已,除了景王有所过节,但是他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手段报复,这对他而言太小儿科了。

    相比于顾若曦的淡定,或是顾长青的克制,宫煜琛明显要暴躁的的多,他手里握着茶杯,若非上好骨瓷制作而成,那茶杯兴许此刻就要断送在他手里。

    “即刻彻查此事,还有,把搜出那些东西的侍卫都带上来,这里面,肯定有所蹊跷。”

    “是。”

    顾长青看向自己贴身的侍卫,下达命令,很快,那两个搜出东西的侍卫就被擒拿上前。

    “说,是谁指使你们去搜查厢房别院?”

    见到嫌犯,顾长青再是温文儒雅也难以压制心中怒气,本来好好的一场宴会,其乐融融,却偏生被他们坏了兴致。

    “启禀顾大人,是景王爷在宴会之上丢了东西,我等奉命查询。”

    “景王爷?”

    如何也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涉到景王宫景礼,顾长青显然是有片刻的怔愣。而顾若曦在听到景王爷三个字的时候,也是一愣。

    难道她刚刚的推理是错的,这一次真的是景王宫景礼要来报复刚刚那一出?可是通过前世对他的了解,他的确不像是做出这样低俗做法的人。

    顾若曦一时陷入了沉思。此刻,宫煜琛更是坐不住,他面上越发冷了两分。

    被他不经意一瞥,跪在地上的侍卫,周身不由得有些发颤,也不知是否因为心虚所致。

    “顾大人。”

    没等在这问出个所以然来,突如其来的一声顾大人打破了现场的胶着气氛,众人纷纷转头,看向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

    只见这个打门外走进来的男人,身材有些臃肿,五官也还算看得过去,衣着虽然华贵,可却难掩暴发户的本质,顾若曦很是嫌弃的看向这个男人,不禁皱了皱眉。

    这个细小的动作很巧合的入了宫煜琛的眼,他原本已经快克制不住的怒火暂且被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