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药妃入怀,我王请自重 > 第28章&;&;联合演戏
    宫煜琛放下手中茶杯,继而抬手将那片被染红的手帕收起,见着它已经被血迹玷污,索性丢在了桌上。

    虽然他的话依旧还是冰冷,可与他算上前世已经相处了四年的顾若曦却很是明显的听出了他话音里的松动。

    只要她愿意示弱,他必定不会见死不救。

    “小伤也是伤,哪里就不要紧了。”

    先是以怀柔政策安抚此刻还在生气的宫煜琛,顾若曦见没人注意他们,又离着宫煜琛近了两步。

    她伏在宫煜琛耳边,小小声,吐气如兰。

    “我可是宸王府的人,他们欺负我不就是在挑衅王爷你嘛,就说打狗,那也还得看主人不是嘛,王爷忍得下这口气。”

    明明知道她这是为了要他与她演戏而故作娇弱,可宫煜琛偏生就是吃这套,这个女人,倒真是越发懂得拿捏了。

    “说,要本王如何?”

    顾若曦见他同意,笑意掩不住的从眼睛里投射出来,宫煜琛见状,面色不经意又柔了几分。

    附在他耳边低语,将自己的想法都全盘托出之后,顾若曦就往前两步,重新站在了顾长青身侧的位置。

    此刻审判已经是白热化的阶段,顾若曦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打破这个僵局。

    “住在城南?你可有证据?”

    “大人若是不信,可与我前去一观。”

    一问一答,顾若曦早就看穿了这局势,地上跪着的两人和这个男人,怕是一伙的,估计有人早就已经打点好了一切,真的去了,反倒坐穿了他们同居过的谣言。

    她不自在的往后示意了一眼,宫煜琛就起身往前走,自带的王者之气顷刻就将那个满口胡言的男人给震慑住了。

    “你说,你和顾大人的小女,顾若曦共处一室,在城南久居过一段时日?”

    他俯身,嘴角似笑非笑,硬生生将室内温度都拉低了几分。

    “是,不,不错。。。”

    “结巴什么,是觉得本王可怕,还是做贼心虚?”

    宫煜琛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方才喋喋不休,现在却噤若寒蝉的男人,就这样,竟然也敢在他面前放肆。

    “不瞒众位,”他开口,转身看向屋里其余的人。

    “这两年,顾大人的女儿确实是在外留学,若是要问本王如何得知”,他稍稍一顿,随即看向那个也在看他的男人,“无可奉告。”

    短短四个字,霸气无比,众人对这似是而非的解释虽心中有所不满,却没有一个敢显露分毫。

    男人毕竟是拿钱办事,如今事情还没办完,自然是不会轻易退缩。

    他还没有见识过眼前男人的可怕,依旧大着胆子,不要命的挑衅。

    “王爷这样的解释,更是容易要人多虑吧?”

    “哦?怎么多虑?”

    本来是给他以警告,谁知那男子全然没有领会这话里的杀意,只是依着台阶下。

    “王爷,如今若曦不理睬草民,不过是因为我二人之前有所矛盾而已,这是我二人的家务事,可王爷却横插一脚,况且无可奉告四个字,更有点像是强词夺理,故意而为。”

    一席话很好的引燃了宫煜琛的怒火,他竟是没料到,竟然敢有人如此忤逆他。此刻的他,怒极反笑。

    江湖间都知道,你惹谁也不能惹齐国宸王宫煜琛,他若是怒,你必定尸骨无存,他若是笑,那灾难简直无法想象。

    顾若曦很是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她赶紧上前调和矛盾,要是再让这个男人说下去,他能不能活到结案都是个问题。

    “你口口声声说我和你一道住过,那好,我问你,我们关系可好?”

    “自然好了,同吃同住,共处一室,怎能不好。”

    男子对顾若曦挑眉微笑,顾若曦强忍着反胃的冲动,继续设套。

    “那好,既然是这样,那我问你,我最喜欢的颜色是哪些,最喜欢的吃食是哪些,夜里一般几时就寝?”

    “这。。。。”

    没想到她话锋转变的这般快,男子一时有些慌了神,但却还是强撑着镇定。

    “这些琐事,我一介男子汉大丈夫,哪里会记得那般清楚,若曦,快别闹脾气了。”

    没有接他的茬,顾若曦只是将脑袋一转,随即看向宫煜琛。

    “青色,锦丝糕子汤,亥时。”

    随着宫煜琛答案出口,顾若曦反倒是惊讶了起来,刚刚明明是说好了演戏的,怎么,这些都对了。

    若说运气,三个都对,概率着实太小。莫非,他真的都记着?

    见顾若曦怔愣,宫煜琛自己也愣了一下,本来是准备随便说,可是到了嘴边,不知不觉就将这些平日注意到的事项脱口而出,看她神情,想来都说对了。

    “你可知为何宸王能知道吗?”

    没有晃神太久,顾若曦赶紧回神,趁热打铁,现在可是绝地反击的最好时机。

    “为,为何?”

    他就不信,这理由还能生出花来。

    “因为我游学途中,经常遇见宸王,当然,你也污蔑我和宸王有染,但是,你觉得宸王会对我这样一个庶出的女子感兴趣吗?再之,就算感兴趣,那我就是宸王殿下的人了,所以哪里轮到到你这乡野刁民来无理取闹。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污蔑本姑娘。”

    “没人,不。。。我。。。。”

    被反将了一军,男子顿时不知所言,他有些慌张的看向顾长青,却发现那位脸色早已经铁青,若不是家教素养极好,此刻也断不可能对他这样宽容。

    终于认清了局势,可是想到自己之前签订的契约,男子只好三缄其口,闭口不言。

    对此,顾若曦有的是办法。

    顾长青大手一挥,随即就有人上前将男子擒拿,他几度挣扎,到底还是被死死压制住。

    “送去官府。”

    “爹,还有这两个呢。”

    顾若曦指了指跪着的两个侍卫,脸上的执拗不言而喻。

    “你们当真是景王派去搜查的?”

    顾若曦狠厉的看向将脑袋都要低到地上的两人,语气质疑。不怪她怀疑他们,在多次过招之后,她很明白宫景礼不是只出这样低端招数的人,若是他存心要报复,那她决定避无可避,而不是现在这样漏洞百出。

    一想到自己刚回来那天,大夫人和顾玉妍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在听到她学会了制毒之后微妙的反应,她几乎下意识就将这些事和她们两人挂上了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