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药妃入怀,我王请自重 > 第29章&;&;顺藤摸瓜
    在南侯府里,给她的房间里放东西还不引人注目,越想,顾若曦越是觉得推理可靠。

    “是。。。的确是。。。”

    见火烧到了自己身上,那两个人一改之前那种从容淡定,四目相视,眉头紧皱。

    “我最后再问一遍,到底是不是。”

    顾长青从未见过女儿这样阴鸷暴戾的语气,他有些惊疑的抬眸望向顾若曦,这个女儿自从回来之后,的确是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顾若曦余光发现了顾长青的动作,她暗暗吸了一口气,即刻收敛了几分戾气。

    “既然如此,爹,不然将他们也收押官府,然后由宸王通知景王,来将他们两人保释出去好了,您觉得可行吗?”

    又恢复了以往乖巧懂事的性子,顾若曦冲着顾长青柔柔一笑,征询意见。对于女儿态度的转变,顾长青收起心思,肃穆点头。

    一听这话,那两个侍卫不约而同的有些微颤,他们本来就不是景王派来的,这要是被关进了牢里,那下半生就完了。

    况且,若是宸王宫煜琛真的通知了景王宫景礼前来,那么事迹一旦暴露,他们可就真的小命不保了。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即刻就被人押解着,同那个莫名闯进南侯府的男人一起往官府的方向去,这场寿宴上的荒唐事终于落定。

    谣言在两炷香的时辰就已经不攻自破,宴会上因为这场谣言而引起的轰动也就自然而然的平息下来。

    可顾若曦此刻却没办法静下心来,她一刻不知背后黑手,就一刻难以安心,虽然她很确信自己的推理,可是到底还是怕出万一,如今的她,已经输不起了。

    “想什么呢?”

    已经没了饮酒的兴致,宫煜琛只是静静的看着顾若曦。此刻已近黄昏,晚霞漫天,顾若曦的脸色在红色夕阳映衬下,红扑扑的,同方才醉酒的状态倒是挺像。

    “啊?没什么,就是想知道,到底谁要害我。”

    “很快就会有结果。”

    宫煜琛垂眸望着地,那眼神却似乎透过地面,在看向别的东西,他眼眸中的戾气四处散逸,顾若曦很快就明白这个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知会衙役了?”

    “哼,不自量力就必须付出代价。”

    他此时的阴狠让顾若曦恍然想起前世被他凌虐的场面,心理上的痛隐隐的过度到了身上,她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果然,她还是没办法跨过那个坎。

    翌日一大早,还在闺房里睡着的顾若曦就被华儿给吵醒了。她睡眼惺忪地起身开门,语气还含着困意。

    “什么事儿啊,这一大早的。”

    “是宸王府派人送来的信件,要我即刻亲自送给小姐。”

    “宸王府?”

    顾若曦的困意在听到宸王府三个字后立马消散了个干净,她揉了揉眼睛,迫不及待的将信件给撕开,里面的字迹的确就是宫煜琛的。

    “凶手就在南侯府府中,小心为上。”

    确定凶手是南侯府里面的人,顾若曦反倒是松了口气,这证明她的猜想推断没有错,也就不存在那个万一。

    “将这信拿去烧了,不许外人看见。”

    “是。”

    顾若曦将信撕成几份,随即丢给华儿,要她火烧处理。

    已经没了困意的顾若曦随即开始梳妆起身,她将诸事串联起来,一个想法应运而生。

    既然已经大致确定,那么如今敌在明,我在暗,顾若曦可不会轻易放过她们。

    早饭在饭桌上,顾若曦似是无意的提起昨日的那桩事。

    “爹,你说如今的人怎的都这么居心叵测,女儿和她们无冤无仇的,他们怎的就要陷害我呢。”

    “这事不怪你,当今世道紊乱,不过若曦放心,爹一定还你一个公道,抓住凶手,必定严惩不贷。”

    顾长青是个一贯温文儒雅,谦谦君子的形象,少有这样说话狠绝的时候。顾若曦看向大夫人,只见大夫人淡然自若地夹菜,精明的眸子里甚至还透露些窃笑。

    依据顾若曦对大夫人的了解,她基本就就可以断定,此次的事情大抵与她无关。

    顾若曦随即又将眼光转向顾玉妍。

    顾玉妍在听到顾长青说严惩不贷的时候,手上的动作明显一滞。她强颜欢笑地对着顾若曦看过来的视线,可到底不如她娘亲那样的世故,顾玉妍很快就有了破绽。

    “呵呵,若曦你总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想起来,昨日我屋里有人掉了一只耳坠,看着眼生,也不知是不是华儿的。”

    因为心虚,顾玉妍匆匆吃了几口就下桌,她借故自己不太舒服,起身回了房门。

    一到屋里,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查看自己昨日带的耳坠,她记得自己昨日应该没有掉过耳坠才是,可是仔细想,记忆又不大清明。

    “玉妍?”

    “啊。

    受了惊吓,顾玉妍不由得失声喊了出来,见来人是自己娘亲,这才捂着胸口松了气。

    “原来是娘来了,可吓死我了。”

    “你怎么了,今日鬼鬼祟祟的?莫不是。。。”

    想到隔墙有耳,大夫人环顾四周后起身将门窗关紧,这才开始发问。

    “莫不是那事是你在暗里搞鬼?”

    “娘,我不过是想惩罚那个狐狸精,可是没想到那个雇来的男人那么没用,才一炷香的功夫就被爹给抓起来了。”

    “你啊,这事要是被捅出来,可就完了。”

    “娘,你要救我,爹说严惩不贷,我还从来没见过爹那么严肃的模样呢。”

    大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女儿,最终也只是无奈的轻叹一声。

    “罢了,娘亲会帮你兜着,切记,不要紧张漏了马脚。”

    “知道了。”

    殊不知,这对话一字不漏的全都入了在门外潜伏已久的顾若曦耳朵里,她就知道顾玉妍那么慌慌张张的回来是心里有鬼。

    果不其然,那事的确是她做的。

    顾若曦迅速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她静下心来仔细思量,却久久没有什么计策能够直接将顾玉妍定罪。

    为此,她只能逼着自己暂且将此事缓缓。

    一想到今早宸王府派来的那封信,顾玉妍似乎有了些头绪。

    为了以防万一,她将房间里面收整好了之后,又在床边射下机巧开关。被泼脏水的事,她可不想再受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