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药妃入怀,我王请自重 > 第30章&;&;声名狼藉
    宸王府外的侍卫认得顾若曦,他们在通报之后,得到允可就让顾若曦进了门。

    距离她离开宸王府的日子已经时隔半月多,再次来到宸王府,顾若曦打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原本打定主意来这里是为了和宫煜琛商讨关于顾玉妍的事情的,可才进来之后才发现这个主意有多么的不妥。

    她明明知道宫煜琛是个什么样性子的人,这要是万一来了就走不了了,那这些天的功夫可不就是白费了。

    再者说,等个几日,或许宫煜琛他自己就在夜里跑南侯府去了呢。

    越想越是慌得厉害,顾若曦还没将从大门口到大殿上的那条道走完,就开始萌发出了要回南侯府的念头。

    身随心动,她深吸一气,闷着脑袋就开始转弯准备回去。

    “顾若曦!”

    怕什么来什么,顾若曦即便不回头也知道那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宫煜琛也没想到,顾若曦竟然会主动的前来宸王府,况且还是青天白日的这个时辰。

    只是一想到之前寿宴上的事情,他大抵就明白了个一二。自从那一日之后,宫煜琛就发现,这丫头的性子,似乎已经吃不得一点亏了。

    倒是有趣。

    冷冷的喊了一声,他不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往大殿里头走。

    可即便无言,顾若曦却还是屈服在了他那不动声色的威压之下,迫于无奈,顾若曦不得不转头,巴结笑着的跟上。

    “所为何事?”

    宫煜琛朝着身侧的侍从一个示意,那厮就很是识趣地端上来一壶刚泡好的茶。

    方才尚书府的尚书大人因为翠香楼里小儿惨死一事,特地前来征询。只因那一日,本来尚书大人都给校尉左旋顾长青定了罪,可最后却莫名其妙的,由宸王宫煜琛插了一脚。

    既然如此,这事,尚书大人便只能找宫煜琛商讨。

    才送走尚书大人,想不到顾若曦就来了,正好尝上了尚书大人没来的及品的上好的雪顶含翠。

    顾若曦端起茶盏,淡淡的抿了一口,清脆甘甜的茶水在舌尖上留恋,果真是顶好的茶。

    “关于你派人送来的信,可是昨日那个男人都招了?”

    “不错。”

    宫煜琛淡然看向眼前突然变得兴奋的顾若曦,不由得有些不悦。

    “他还说什么了?”

    一时兴奋的过了头,顾若曦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在她问完之后,才察觉到室内的气氛有些不对。

    “我不是怀疑你的实力,就是想知道更多罢了。”

    本来是想解释,可却越描越黑。宫煜琛脸上的寒意越发深沉。

    已经基本将宫煜琛的性子给摸透了,顾若曦很是明白,自己此刻万不能摆出个强硬,耍小性子的脾气来,以柔克刚才是正确的解决方式。

    她起身走上前,熟料才靠近宫煜琛,随即就被他拉着,一个栽过去,落在在他大腿上。

    相似的场面,相似的悸动。顾若曦恍然想起来送香囊给宫煜琛的那一夜,他也是如此,霸道无理的就将她给拽着坐在了他腿上。

    她依稀记得,那一天的宫煜琛很好看,对她亦是比平日温柔的多。

    只要他不发狂,对她一直都挺好。

    “除了透露凶手是南侯府的人,再无其他。”

    宫煜琛狠厉的声色在顾若曦耳畔响起,她心底默默唾弃自己真是被美色给迷昏了头,消散自己脑海里的一大片无意义的想法后,她即刻追问。

    “那其余两个侍卫呢?他们可说了什么?”

    谈及那两个侍卫,宫煜琛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很是细微,如果不仔细看绝对难以看清。可此刻因为顾若曦离着宫煜琛很近,只要再往前,几乎就能脸挨着脸。

    也正是因为这抹笑意完整清晰的入了顾若曦的眼,所以她免不得周身有些发僵。他甚少露出这样的笑容。

    “你不会。。。把他们给杀了吧?”

    由得紧张,顾若曦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起来。

    “嗬,自戕罢了。”

    宫煜琛浑身散发着冷气,此刻窝在他怀里的顾若曦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顾若曦对自戕这个说法是没有任何怀疑的,若是有幸受过宫煜琛的凌虐手段,能够自戕,简直都是一种恩赐。

    虽说恶有恶报,但是顾若曦却不觉得他们两个罪该致死。况且现在真相已经浮出水面,那两个人当初说是景王派去的,怕也只是一个托辞,却没能想,一个托辞间接害得他们丢了命。

    想到这里,顾若曦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来自心底的恐惧又渐渐浮上了心头。她虽然很想要借助他的力量,将背后的敌手一个个消灭干净,可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她,真的赌得起吗?

    “哦。”

    不敢再想下去,顾若曦只是冷冷淡淡的应了一声。

    “宸王府的人,可他们得罪不起。”

    宫煜琛对于顾若曦的冷淡,也只是如此回复。

    若是放在之前,对于宫煜琛这样的维护,顾若曦定然会觉得感动,可是一想到他处事的狠厉残虐,顾若曦还是有些发闷。

    想着自己来时差一点就要告诉他,凶手是顾玉妍,她就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虽然她也很讨厌顾玉妍和大夫人,亦是想要好好教训她们一顿,但是无论如何,她们两个都不至于到非死不可的地步。

    若是落到了宫煜琛的手上,怕是九死一生。确定这一念头之后,顾若曦当即就觉得自己解决这件事。

    她笑着,带有讨好的意味,明知故问。

    “真没别的情报了?”

    “本王凭何骗你?”

    “宫煜琛,你对我真好。”

    她柔然笑着,却是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同他拉远了距离。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得赶紧回去才行,凶手还没抓住,谁知道我待会是不是又得多出个情夫来了。”

    宫煜琛觉得她说的在理,也就没有强留。

    顾若曦谢绝了要云星送她回去的好意,只是自己一个人回了南侯府。

    顾若曦回了房间之后,确定房内没人进来过之后,即刻就撤了那些机关。

    此刻离午饭的时辰还早,她也整好趁着这会子的功夫想想,到底该怎样,即可以惩戒顾玉妍和大夫人,又不至于让她们落在宫煜琛手里,直接断送性命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