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药妃入怀,我王请自重 > 第32章&;&;大夫人的报复
    妇人将还没干的泪一把擦干净,随即喜笑颜开的接受了桌上放着的银子。

    “这位姑娘,不如一起吃吧。”

    “不了。”

    妇人本来也是客套而已,见她否认,也就随了顾若曦。

    顾若曦起身回了南侯府,见到顾玉妍厢房那处房门紧闭,心里竟是得意起来。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此次小惩大诫,她们最好懂得收敛。

    顾若曦实在是低估了顾玉妍和大夫人不要脸的程度,只因为在这事之后,她们非但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反倒是变本加厉。

    “若曦,爹最近要去邻郡治理水患,那个之前污蔑你的凶手还没有抓到,你最近在府上,不要乱跑,知不知道。”

    饭桌之上,顾长青对着顾玉妍语重心长的交代。

    本来是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顾若曦抬头随意应了一声,却不料余光瞥见了大夫人意味深长的眼神。

    那算计,可都摆在了明面上。

    顾若曦心口一窒,她反思着,自己之前给她们俩的惩罚,是不是着实轻了些。

    翌日一早,顾若曦早早起身,送别了顾长青。当她都回到府内之后,明显就感觉到了不同。

    “华儿?”

    “你在吗?”

    连续喊了几声,顾若曦都没见到华儿的身影,不但除了华儿不见以外,其余的侍从对她也是一副当做空气的模样。

    无奈之下,顾若曦只能自己给自己斟茶倒水。

    本来就习惯了府上的下人对她这个失踪了两年,又是庶出的二小姐的无视,所以顾若曦开始也就没当回事,可是一直到了午饭的时辰,竟然没有准备她的饭食,她这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大夫人她们故意的。

    顾若曦此刻并不担心自己,相较而言,她更担忧华儿,毕竟她到底是顾家的二小姐,大夫人还不敢对她怎么样。

    “你们把华儿关哪了?”

    没有虚与委蛇的客套,顾若曦很是不客气的就冲进了顾玉妍的房里面,当着大夫人的面,直接撕破脸。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发声的是顾玉妍,此刻顾长青不在家,又有大夫人给她撑腰,她胆子倒是大了几分。

    “我再问一遍,华儿被你们关去哪了?”

    狠厉的声色,竟是同宫煜琛有几分相似。大夫人甚为少见顾若曦这样的性子,倒是惊讶。

    她面无表情的看向顾若曦,只是挖苦嘲讽。

    “若曦,你娘死的早,没能好好教你,那大娘教你,下次进门记得先敲门。”

    顾玉妍听见自己娘亲这样说,私下暗自笑了笑,却没敢太过明目张胆。

    本来还压制着自己心绪的顾若曦在听见大夫人拿她娘亲说事之后,彻底的火了。

    怒极反笑,她看向大夫人,眼里蓦然多了几分杀气。

    “我最后问一遍,华儿在哪?”

    被她这样嗜血阴森的笑容给吓着了,顾玉妍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将柴房两个字给脱了口。

    在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之后,即刻捂紧嘴,不敢再发声。

    “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到我底线,那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

    言罢,顾若曦转身拂袖而去。明明那样一个单薄瘦弱的背影,却莫名给了大夫人和顾玉妍极大的震慑。

    屋内,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没有发声。

    “华儿,你怎么样?”

    顾若曦急匆匆的赶到了柴房,她小半天都没有见到她,就知道她肯定是出事了。

    全顾府上下,就华儿这个傻丫头对她最好,难怪顾玉妍她们要这样对她。

    “小姐,我没事。”

    顾若曦将捆着华儿的绳子给拆了,因为勒得太紧,手上到处是淤青的伤痕。

    “华儿,你受苦了,这债我一定会为你讨回来的。”

    “先不说那些了,小姐你还没吃饭吧,方才我听人说了,大夫人不让人给你送饭,我先去帮你准备饭菜。”

    本想拒绝,可一想到华儿也还没吃饭,顾若曦便点头应允了。

    临近黄昏时候,顾若曦在闺房里忙活了一下午。

    “华儿,将边上那个苍耳子给我。”

    “好勒。”

    将十三位药材磨成粉,随即将它们混合装在了一个小小的瓷瓶里,顾若曦看着手上研制成功的毒药,愤懑不已。

    没有给顾玉妍和大夫人丝毫的准备,顾若曦径自来到大堂的饭桌前,手上白帕子粘上从瓷瓶里道出来的药粉,随着绣帕轻轻一挥,随即潇洒转身离去。

    大夫人和顾玉妍全然不明白顾若曦这一遭的目的是什么,见着她匆匆前来,又急速退场,只是相识后大眼瞪小眼。

    一直到快要就寝的时辰,西厢房才传来阵阵哀嚎。

    顾若曦不去理会,只是起身准备熄灯,却不料,竟是宫煜琛来了。

    “你怎么来了?”

    原本还准备熄了烛火,此刻看来倒是没什么必要了。

    顾若曦看向来人,本来准备往床边走的步伐又转了个弯绕道了书桌前面。

    “那边怎么回事?”

    不答反问,是宫煜琛一直以来习惯性控场的态度做法,顾若曦早已经见怪不怪,她在窗边随意往外瞥了一眼,语气淡漠。

    “不过恶有恶报罢了。”

    无需她再多言,虽然不清楚整个的来龙去脉,可也大致明白了个因果。宫煜琛自然而然在顾若曦的床上坐下。

    “过来。”

    命令式的语气让顾若曦心有戚戚,可是她此刻却不想应他。

    “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吗?”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宫煜琛很是不满意,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因为那刻意的蹙眉,越发显得冷若寒霜。

    顾若曦心里是怕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的她因为这些事情,有些心累。

    “你今日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想我娘亲了。”

    顾若曦很少会有这样悲戚哀怜的时候,她似乎是真的累了,见宫煜琛一直坐在她床上,她执拗的不肯上前,只是用手臂垫着脑袋,趴在桌上。

    见着宫煜琛神色存疑,顾若曦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回忆如水一般的涌现,前世的,今生的,混杂在一起。

    “我娘亲是个美人,性子又好,她是我爹爹的结发妻子,在我印象里,我爹爹和娘亲的夫妻关系一直很好。”

    在顾若曦看来,这是件尤为值得骄傲的事,以至于她嘴角不经意就染上了些许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