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妖惑 > 第1章&;&;重生
    云国六年。

    皇宫中此时正红烛摇曳,夜色垂怜。

    不论是从延喜殿开始还是从这美丽殿堂的任何一处角落中都能感受到今日的喜气。

    随风舞动的红帘偶尔吹拂过路过的宫人,匆匆的步伐,平稳的端着手中的托盘,从延喜殿中进进出出,每个人脸颊两边都是微红。

    那挡不住的笑容从嘴角泄露出来。

    而另一处却是凄凉骇人。

    那是一个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近来,毫不留情的吹打在犯人的脸上。

    在这寂静的黑夜里,偶尔传来囚犯嘶哑的叫声,冤魂厉鬼,刺痛耳膜。

    一处精致的不像话的突兀的坐落在这个恐怖的地狱。

    里面坐着一名软若无骨的人,披着黑色的大衣,让人看不清样貌。

    明明同样是用铁链栓住,但是这个人却依旧坐的挺直,没有一点点生气,仿佛已经死亡好久的尸体罢了。

    那破落的窗户就在她的面前,好像是故意如此造化的,想让她清清楚楚的看见外面发生的一切。

    是啊,她不仅仅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还听见了那令人刺耳的恭贺声。

    “呵呵。”

    她低笑,嘶哑的喉咙发出一阵阵阴冷的笑声,仿佛是从地狱出来的恶鬼。

    远处缓缓而来一名身着嫁衣的女子,精致的面容化上了微微淡妆,腰上系着一枚铃铛,随着她的走动,发出轻微又悦耳的声音。

    女子越是走进,笑容越是灿烂,眼中的傲慢和兴奋抑制不住的闪现。

    “姐姐,在这过的可还安好。”

    明明悦耳动听的声音此刻在黑衣女子的耳朵中却是那么的刺耳。

    “姐姐,你瞧外面那般景色可是好看!可惜了,到最后这些还不都是我月瑶的,不应该说是我云言清的。”

    云言清!云国第一世家云家的嫡女,传闻是云国的女诸葛,五大国中玄女四绝之首绝。

    月瑶阴冷的说着。

    “云言清你听着,从五年前开始你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玄女四绝了,所以不要在白白浪费力气了,你看,我现在把你这个女诸葛扮演的多好,呵呵。这辈子你云言清注定输给我月瑶!”

    真正的云言清吃力的抬起头,干裂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你以为你代替的了我,当了十年的乞儿就妄想取代我,不过就是个贱种子,你还没有资格。”

    月瑶捏紧拳头,尖锐的指甲毫无征兆的划过云言清的脸颊,本就血肉模糊的面容此刻因为这一手变得更加阴森恐怖。

    “你闭嘴!乞儿又如何,现在的我照样可以不露痕迹的在世人面前演好这场戏,云言清你知道吗,现在的我每天顶着你的容貌,做着你做的事情,我都觉得恶心,可是那又如何。”

    “我的夫君是到今皇上,我的父亲是第一世家云相,我的地位是五国玄女四绝之首,谁见我都要礼让三分,这样的生活就是我要的,而你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随人践踏。”

    绝望,愤怒,仇恨的强烈眼神从云言清的眼眸中闪过,可是,最终还是化做死灰,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云言清开始感到无力。

    低头不语。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那好夫君可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事的人的,不然我怎么可能做的如此大胆,又如此的不惧。”

    说罢,月瑶从手中拿出一瓶药,纤纤玉手微微一松,瓷瓶摔落在地上。

    月瑶微笑,转身离开。

    云言清看着自己面前的东西散发着诡异的颜色,自嘲一般开始笑,逐渐变成撕心裂肺的大笑。

    云夜,我的好未婚夫!

    月瑶,我的好妹妹啊!

    原来,原来这世上最傻的的人是自己啊!什么千秋大业!什么后宫独宠!什么桃花三千!到最后还不是泡沫一把!

    为他挡的那些明枪暗箭,为他出谋划策,为他受尽一切朝堂官员的弹劾,原来到最后都只是为了那个女人。

    什么女诸葛不过就是个蠢的可以的女子罢了。

    看着散发着颜色的药沫逐渐开始发热,云言清知道自己该走了,这药是她教月瑶的没人比她更知道这是什么。

    “哈哈哈哈,月瑶,云夜,你们等着,等着我云言清来索命,我要亲自把你们剥皮抽筋,把我这五年所受的加倍奉还!哈哈哈!”

    一声声撕裂的声音好像地狱爬出来的厉鬼,用尽所有力气不断的诅咒诅咒。

    走出不远的月瑶心里一发毛,转头看向地牢,阴森的让人的想要逃离。

    不会的,不会的。

    月瑶加紧脚步离开,却没看见背后的地牢中缓缓走出一个人。

    穿着黑袍的人一双眼眸紧盯着离开的那抹红色。

    “月瑶,忘了告诉你云言清的一个秘密了,她的母亲是妖,半妖不就是在死亡之时重生吗,呵呵,月瑶妹妹等着,凤凰的浴火重生你要承受的住。”

    晨起,昨日的大婚早已传的满城风雨。金玉良缘的一段佳话。

    “这云言清命可真好,有个世家老爹,有个江湖母亲,还有个天子做夫君。”

    “可不是嘛,这回大婚,皇上可是大赦天下,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唉,听说那前几年犯罪的那几个都放出来了,那岂不是要大乱。”

    “前些年还彻查一番,可惜这次是那个云皇后亲自开的口!”

    “是吗……”

    云言清披着大大的黑袍,站在告示墙前,一动不动一双深幽的看不见底的眼眸细细的看着上面的字,不想错过一点。

    周围人羡慕的话语时不时的传入云言清的耳朵中。

    身上发出阴冷的气息让人不由得想要逃离,云言清闭上双眸,呢喃。

    “命……好?呵呵呵,是啊,真好。”

    也许听见周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云言清猛地睁开双眼。

    环顾四周,百姓都如同避鬼一般离自己远远的,。

    云言清不由自嘲,地狱待久了,自己都变成了爬出来的厉鬼妖孽,已经把人吓成这样了吗。

    五年地狱般的生活让云言清面目全非,披着黑袍躲着阳光。

    提起已是无力的双腿,在百姓厌恶中带有害怕的眼光中渐行渐远。

    黄昏接近,暗阳不偏不离的洒在云言清的身上,让她无处可逃,五年后的她害怕这样的阳光,好像透明人一般被人窥探一样的感觉,自己的秘密,自己卑劣不堪苟延残喘的从前。

    云言清迅速抬起手遮挡阳光,转身逃离那一块地方。

    “该死的!”

    云言清低咒。

    而其实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入人眼。

    只见离她不远处的一座酒楼内,靠窗的一个雅堂中坐着一位男子。

    一身白衣衬得男子恍若嫡仙,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低垂着脸颊仿若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本就男生女相的面容又有着一双妖孽多情的眼睛,偶尔闪过的精明也被快速的掩盖。

    “云言清?不简单啊能从那里逃出来。”

    话落,边上站着的黑衣男子上前轻问:“爷,可要去查?”

    男子双眼一眯,唇角勾起:“不用,她自己会上门的。”

    边上的黑衣男子疑惑不解,转而朝着自家爷的眼望过去,眼中才闪过了然。

    只见云言清走在最边上,看似在逃离那该死的阳光,实则有目的的朝一处走去。

    远离喧嚣的集市,街道的尽头是一座府邸,那里传闻是天子第六个兄弟,云国曾最有权威的太子,云景尧的住处。

    当年上皇去世之时却传位于到今圣上云夜手中,皇宫秘史不容揣测,在没有危害到自己的情况下,传位之谜也就落下了。

    要说这云景尧可是说不完的丰功伟绩,五岁识百家,七岁上阵谋划,除九岁至十岁那年不知去处,直到如今多多少少都是令人仰慕的主,样貌更是首绝。

    这是云言清曾经听到最多的夸赞,虽说曾经为了云夜给云景尧下过套,但是若不是因为其旧疾发作。

    凭她这点小伎俩更本打不到他。

    自己也知晓,他本就无意皇位,倒是云夜视他为眼中钉。

    现在想想果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云言清走上前去,裹紧黑袍,对着门口的那个黑脸说道“这位小哥,可否传个话?”

    黑脸瞧着是个娇小的人,绷紧的身子渐渐放松。

    “你为何人!”

    低眉,勾唇。

    “吾名言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