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古代言情 > 妖惑 > 第2章&;&;言清姐姐
    云言清说罢,猛地抬头与二人对视,一时之间空气恍若静止。

    “言清,府中新进三等丫鬟,昨日回乡,今日的府门登记便是如此,可是听清楚了。”

    云言清一双眸子闪出诡异的蓝色,直射进二人的眼睛中。

    那二人呆呆的看着云言清,晕乎乎的说:“听清了。”

    云言清得到满意的答案,转身便走进去,嘴角微微勾起。

    景府每日都要记录进出府的仆人丫鬟,这会子算是过了一关吧。

    虽说自己不熟悉景府的构造,但是曾经云太后死去时被云夜派来排查,或多或少也是有点印象,云言清径直走向府中最偏僻的一处庭院,如果没有记错,那里住的是云景尧的妹妹。

    虽然说是偏僻的角落,却也是华丽无比,云景尧怎么会亏待最疼爱的妹妹呢。

    空落落的庭院没有丫鬟仆人只有一个扫地的阿婆。

    “阿婆,奴婢是奚院的丫鬟,夫人念着小姐特让奴婢来候问一番。”

    那阿婆提着扫帚眯着小眼睛看着穿着黑袍的云言清,泯着嘴,心里想着:哪有丫鬟如此装扮,只怕又是想攀附景爷的狐狸,哼,披着不让人看见偷偷想着和自家小姐搞好关系吧。

    “去去去,什么候问,你这样的骚狐狸老太婆我见多了,又打着夫人的旗号在这耍威风,我告诉你,夫人老实她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呸。”

    阿婆吼着大嗓门,吓唬的呸一下。

    云言清黑袍下的嘴角抽搐一下,这个阿婆估计没少驱逐那些丫鬟吧。

    “阿婆,若是不让奴婢进去那便帮奴婢传达一番,好让奴婢对夫人有所交代,阿婆便传:逢乞巧,特邀小姐今晚游船,好让夫人对景王爷有个交代,别是给小姐憋坏了,言微不如见面畅聊,再来一杯清茶一曲九歌不是更好。阿婆,奴婢告退了。”

    云言清裹着黑袍,微微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不待阿婆说话,便已远去。

    留下阿婆呆呆的看着云言清:“莫不是误会人家了……”

    而后,阿婆打扫完院子如同云言清预料的一样去找云月说说话。

    这院子只有两个人,老人总是要找人解解闷,云月这个闷葫芦就成了阿婆八卦的对象。

    “阿婆你来了。”云月一身白衣,轻飘飘的躺在楠木枕上,纤细的手指柔柔的搭在脑袋上。

    微眯着双眸缓缓睁开。

    好一个美人图。

    阿婆看着云月开口:“小姐今日可是有趣的事!”

    “何事让阿婆这样有兴致,该不是今日阿婆在庭院大喊的小狐狸吧。”

    阿婆满是皱纹的脸一红,揪了揪衣角。

    “小姐你就别打趣阿婆了,阿婆嗓门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云月温柔的笑着:“阿婆倒是说说怎么个有趣法。”

    “刚才阿婆我在外面扫地来了个穿着黑袍的人,身材娇小的人,说是夫人派来看小姐,小姐你是知道的这些年多少小狐狸打着夫人的幌子来讨好你,去伺候景王爷,阿婆我想着一定又是什么不识趣的丫鬟,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阿婆误会人家了……好像她留了句话就走了。”

    阿婆挠了挠头,看着云月。

    云月含笑,顺着问道:“留了什么话。”

    阿婆显然就是等着云月的问题,积极的传达:“那丫鬟说夫人邀请你今晚游船,说是刚好是乞巧节邀请小姐出去免得天天在这憋坏了。”

    “我倒不想去凑什么热闹,倒不如在家里喝阿婆泡的茶来的清静。”云月微眯起双眼,好似回味着清茶带来的美。

    阿婆听见自家小姐喜欢喝自己泡的茶开心的说着:“阿婆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名鼎鼎的茶师可不比外面的那些,那丫鬟还说要带小姐去品茶,奏九歌……”

    “九歌!阿婆你在说一遍那丫鬟说什么?”云月猛地睁开双眼看着阿婆。

    “她,她说言微不如见面畅聊,再来一杯清茶一曲九歌不是更好。”阿婆震了震重复了云言清的话。

    说罢,云月挥了挥手示意阿婆下去,阿婆疑惑的看着云月,小心的离开。

    记忆中初见。

    “姑娘此刻喝茶”

    “茶品人,人悦心。畅聊之际可不一定要喝酒才是面。”

    “那倒是,言微不如见面畅聊,再来一杯清茶一曲九歌是妙哉。”

    “你倒是有趣,姑娘芳名。”

    “我叫云言清,你呢。”

    “我叫云月,很高兴认识你。”

    记忆中的朋友。

    “言清,父皇走了。”

    “没事,我在呢。”

    “言清,哥哥他……”

    “我知道,没事,我在呢。”

    “言清,云夜皇兄要把我许配给别人。”

    “不会的,有我在呢。”

    “言清,你去哪里了。”

    “言清姐姐,月儿好想你,你种的花儿开了。”

    “言清姐姐,哥哥已经被贬了。”

    “言清姐姐……”

    回忆如同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充斥着云月的脑子,转眼云月已经泪流满面。

    一个想法在脑子里闪现。

    那个丫鬟会不会就是那个总是说着我在的那个她,会不会就是那个说着没事的言清姐姐。

    云月直起身子来,直勾勾的看着门外,眼眶中的眼泪不听话的一直往下掉。

    笑,带着泪水笑了起来。

    “云清姐姐,是你回来了吗?”